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臨淵行》-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相伴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两个性灵一路沉降下去,沿途加固井壁,抵御混沌海水的冲击之势。
大地深处传来隆隆的震动,突然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滔滔的天地元气冲天而起,伴随着天地元气一起涌出的是苏云和鱼青罗的性灵。
天地元气四下涌出,与空气摩擦而生云雾,伴生雷霆,忽而大雨倾盆,浇灌太硕世界的山川大地。
苏云和鱼青罗的性灵穿飞于云雾之间,雷霆与他们共舞,而下方,苏云右手牵着鱼青罗的左手,左手揽着她的左肩,欣慰的看着这口先天之井。
鱼青罗右手拥着他的腰肢,靠在他的肩头上。
……
两个月后,苏云与鱼青罗成亲,在帝廷帝都举办婚礼,宾客云集,上至天后、仙后,皆派人前来道贺,下至元朔的故友叶落李牧歌,也亲自前来贺喜。
期间还有些小插曲,师帝君也派使者前来,献上一口血红的棺材,道:“升官发财!”为苏云夫妇道贺。
帝廷各路豪强纷纷大怒,便要斩了师帝君的使者。
苏云哈哈大笑,止住众人,顾左右而笑道:“师帝君小家子气,将来这盒子便是师帝君的容身之地,不可毁掉。”
还有梧桐也派人前来贺喜,送来了一只腕铃,以及一根桂枝。
这礼物送过来时,苏云不知,却被莹莹看在眼中,不由脸色大变,急忙命玉太子藏起来,不能让苏云看到。
玉太子不解,莹莹面色凝重道:“这是人魔来坏士子道心的法器!这腕铃共有一对,是戴在魔女的脚腕上的,那魔女光着脚,还光着腿,专专的勾引人!”
玉太子疑惑道:“大老爷,就算如此,这腕铃便勾引人了?”
莹莹冷笑道:“士子道心薄弱,被魔女用脚勾出弱点来了!倘若看到腕铃,必然想起梧桐的脚来,想起梧桐的脚,便想起她光滑的腿,便想梧桐这个人了,必然把持不住。因此不能让他看到。”
玉太子道:“这根桂枝呢?总没有问题吧?我听谪仙柴绕峰说,广寒山下的桂树,乃少见的异宝,得一枝条都可以炼成了不起的宝贝儿。人魔用这桂枝做贺礼,并无不妥吧?”
莹莹摇头道:“这就是魔女的险恶和可怕之处。若是贺礼,桂枝上是没有花的,方便炼宝。这树枝上有花,说明是有花堪折!而且,月桂代表着相思,魔女用这月桂来勾士子的性灵呢!倘若士子见了,肯定把持不住!”
玉太子忍不住道:“主公见了腕铃,把持不住,见了桂枝,又把持不住,主公的道心真的这么差?不见得吧?”
话虽如此,他还是将这两件宝物收起,免得被苏云看到。
宴席过后,帝都中还在举行庆典,有巨大的花车行驶在街道与长桥之上,花船游行于天空的高楼广厦之间,还有神仙绽放神通,形成各种明亮的异象,要热闹到下半夜才会收场。
苏云与鱼青罗游览帝都,热闹了一番,返回甘泉苑,这里已是夜深人静。
两人坐在新房中,便要就寝,苏云瞥见床头放着一本书,捡起看时,却是白圣人的所著的《阴阳大乐赋》,苏云笑道:“这必是莹莹的手笔。小丫头有着古怪爱好,难免有诈。”
鱼青罗起身,搜寻一番,道:“四周无人。”
苏云心中微动,高声道:“蓬蒿何在?”
人魔蓬蒿的声音传来:“主公,蓬蒿在此。”
鱼青罗吓了一跳,那人魔蓬蒿潜伏在附近,她竟然没有察觉。
有口皆碑的小說 臨淵行 起點-第七百八十三章 樂府八弄,狼子野心熱推
苏云道:“我与主母要就寝,将甘泉苑闲杂人等赶出去。”
“是。”
蓬蒿的声音传来,然后便听到鸡飞狗跳的声音,只听应龙叫道:“我是柱子上的雕龙!是雕龙,不是真龙!”
“我是壁画,为何抓我出去!”墙壁上传来白泽愤怒的叫声。
“我为主公挨过打!不能这样对我!”相柳叫道。
“拽我干嘛?拽我干嘛?主公主母完事后不饿吗?把我炒一炒便能垫垫肚子!”
……
过了半晌,甘泉苑中这才安静下来,蓬蒿的声音从房外传来,道:“主公把手中的莹莹老爷请出来。”
苏云吓了一跳,只见手中的《阴阳大乐赋》嘭的一声化作莹莹,气呼呼的往外飞去,怒道:“我就知道我的克星是人魔!蓬蒿这混蛋,居然连我都拆穿!”
鱼青罗也是吓了一跳,莹莹伪装成一本书,她居然没有看出来,可见伪装的修为愈发精深了。
她舒了口气,悄声道:“夫君,那么此时四周无人了吧?我为你宽衣……”
“且慢。”
苏云目光闪动,道:“蓬蒿。”
蓬蒿在门外道:“主公吩咐。”
“你走。”
“是。”
蓬蒿怏怏离去。
苏云笑道:“现在四周无人。”
他催动神通化作一口无形大钟倒扣下来,将新房罩住,免得外人闯进来。
是夜,固然无人闯来,却听得钟声响个不停,也不知发生了甚么事。
莹莹、应龙等人只好去街上看花灯,赏花车,又去花船上玩耍一遭。花船上有戏台班子,都是学艺有成的灵士,吹拉弹唱,好生热闹。
那吹箫的,婉转幽啼,忽而快速的高亢起来,花腔一个接着一个往上抛,抛的人耳朵忙不过来。
那弹琴的,嘈嘈切切,轻挑慢抹,音律也是一阵一阵的像是波浪往前涌,又渐渐快了起来。
琴声快到极致处,那古筝又自铿锵的响起,镇压琴音,厚重,沉稳,一下接一下,极具穿透力。
忽而鼓声又响了起来,先是小碎鼓点,夹杂在筝的音律中,但渐渐地便咚咚震响,直达性灵深处,似乎连性灵都被震得酥软酸麻,身上鸡皮疙瘩都绽了出来,却说不出的爽快。
还有那胡笛、扬琴等乐器,被这些灵士玩出花儿来,各种手段都运用出来,听得莹莹等人有些痴了。
忽然,各种乐器合奏,宛如龙凤齐鸣,又似三千神魔乱舞,各种道音迸发出来,端的是异彩纷呈,让人仿佛直冲云端!
待到一曲过后,惊得呆了的众人这才啪啪鼓掌,掌声雷动,久久不息。
莹莹站在应龙的肩膀上,应龙挤过人群,询问道:“你这是什么曲子?”
管事的认得应龙和应龙,不敢怠慢,连忙道:“这是《大乐府》的曲子,有阴阳八弄,这是第一弄。”
莹莹笑道:“原来是乐府,我还以为是乐赋。既然是第一弄,那想来还有几弄,奏来。”
管事的赔笑道:“哪里能一口气奏完八弄?就算是神仙也活活累死了。客官,容我们歇一歇,养精蓄锐,再慢慢奏来。”
莹莹等人听完乐府八弄,已经天色大亮,人们也都渐渐散了。
苏云和鱼青罗起床,洗漱一番,再看彼此,只觉比从前更加好看,心中的爱恋爱怜恨不得能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
过了半个月,苏云和鱼青罗携手前往后廷,拜会天后娘娘,天后娘娘见鱼青罗资质非凡,越看越爱,便笑着说要收鱼青罗为弟子。
鱼青罗欣然,当即便拜了天后为师,天后娘娘感动莫名,此为一段佳话。
自此,鱼青罗便常往天后这里走动,言行举止间对天后娘娘毕恭毕敬,以师待之。天后娘娘也是颇为欣慰,难得走出后廷,前往帝都,也常与苏云来往。
明堂洞天,仙相百里渎召集能工巧匠,日夜铸炼雷池,整个明堂洞天火光冲霄,将天空映得通红。
雷池关系到决胜之战,因此百里渎极为重视,亲自镇守此地。不过他虽然不在仙廷,但依旧掌握天下事,各地的大小消息都要送到明堂洞天,他来亲自审阅。
这日,百里渎看到苏云成亲的消息,面色凝重,命人再探。
又过一段时间,苏云夫妇拜访天后娘娘这件事也传入他的耳中,百里渎叹了口气,道:“苏某人要称帝了。”
左右皆不明白他为何做出这种判断,有谋士道:“逆贼苏云,托庇在邪帝名下,名义上是邪帝太子,以此成事。他若要称帝,便须得与邪帝割裂。邪帝,帝绝之尸也,虽死而盛名犹在,追随者众多。逆贼苏云,肯舍得这个身份吗?”
百里渎道:“他让夫人拜在天后门下,是一步好棋。天后为了自己的地位,必然倾力扶持他。他原本无力走出帝廷,得天后之助,便有了向外拓张,吞并天下的力量!这一步棋,将他的势力盘活,非同小可!再过几日,朝中的晏天师必然会来信,信中所说,与我的判断一般无二。”
谋士们有的信有的不信。
又过多日,仙廷有使者前来,带来四大天师的首座天师晏天师的信,信中道:“苏逆将称帝,与邪帝决裂,仙相不可不察。”
仙相百里渎以此信遍示众人,众人叹服。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天船洞天。
帝绝余部仙人云集于此,老仙相碧落驱逐这里的仙廷仙兵仙将,占领此地,打起帝绝的旗帜,号召天下群雄响应,征讨逆帝步丰。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帝绝时代的仙廷深得人心,有着不少追随者,因此动乱的这些年,隐藏在七十二洞天中的那些帝绝余部,以及仙廷中隐居避世的散仙从仙廷下界,赶赴天船,渐渐形成一股势力。
仙相碧落名声犹在,智慧也是过人,在各大洞天布下眼线。
这日,仙相碧落得知苏云夫妇拜会天后,夫人拜天后为师,便不由得面色一沉,忧虑重重。
他匆匆起身,来见邪帝。
当年太古禁区,“帝倏”重创帝丰,苏云险些将帝丰斩杀,帝丰在太古禁区修养五年这才敢回到仙廷,不料刚到南天门,便被埋伏在那里的邪帝摘下了心脏,将他再度重创。
此时,邪帝蕴养这枚帝心已经有许多年,修为日渐提升,渐渐有重回当年巅峰的架势。从前,他体内有许多异种性灵,尤其是尸妖帝昭时不时冒出来,侵占肉身,但这几年随着他的修为恢复,帝昭出现的次数便越来越少。
“仙相,何事匆匆?”邪帝询问道。
仙相碧落迟疑片刻,躬身道:“陛下,苏殿即将称帝。”
邪帝转过身来,眼中锋芒四射!
“苏云,乡下雏儿,优柔寡断。”
邪帝目光锐利无比,落在碧落佝偻的身子上,冷冰冰道:“其人善于借势,脚踩七条船而不翻,来回纵跳,已经忘记了雄心壮志,成跳梁之人。他敢造反称帝?”
仙相碧落身子躬得更低:“左右不过两三个月,苏殿必然称帝,举起大旗。”
邪帝目光幽幽,似乎有劫火在燃烧:“小儿狼子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