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看書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世界到底怎么了?”
一个月后,世界还在轰隆隆震动,龙女王的火之歌还在吟唱,人类渐渐习惯,不再惊慌,可心中的疑惑一点儿也没减少。
有些人开始自己寻找答案。
魔龙提利昂与骑着魔龙的琼恩决定到四极之地一探究竟。
黑暗魔神差不多被龙女王赶尽杀绝,相对而言,四极中那儿更安全。
于是,他们离开奴隶湾,往东方一直飞,飞呀飞,跨越玉海,飞过亚夏,把连绵不绝的破晓山脉甩在身后……
“黑暗世界哪去了?”他们飞了两万公里,恁是没找到黑暗之地。
“这是新大陆吗?一个活人,一根草都没有,全是荒山与大地。”琼恩疑惑不解。
“不应该啊,过了亚夏,不超过五千公里就会进入黑暗世界。我曾经进去过,还准备寻几条地狱犬当看门狗。”魔龙提利昂难以置信道。
“还继续飞不?我支持得住,翼龙与魔龙却需要进食。”琼恩问。
提利昂想了想,道:“我们往北飞,理论上,那里是颤抖海,海里有食物。”
果不其然,他们又往北飞了数千公里,就开始遇到大大小小的岛屿。
不过侏儒这会儿也不确定自己还在不在颤抖海了,因为他从没在世界地图上见到这片区域。
“咦,你看,那里有人迹!”又飞了一个月,侏儒终于在一座小岛上看到炊烟与茅屋。
“真的是活人!我们快去问问,这里是哪儿。”两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见到智慧生物,叔侄两都非常激动。
“七神在上,这,这,他们怎么在这儿?我们到哪儿了?”落在茅屋前的空地上,看到那些跪在魔龙前磕头的斑纹人,提利昂又茫然,又震惊。
“你认识他们?”琼恩奇道。
大概四五十人,无论男女,都肌肉结实,手臂垂到膝盖,前额倾斜,有巨大的方形牙齿与平坦宽阔的猪鼻。
最具特色的还是皮肤上的棕色与白色条纹。
提利昂眉头紧锁,缓缓道:“如果我没记错,他们应该是索斯罗斯的土著。
十多年前,大黑曾经用彩笔在纸上绘制过这种人,龙女王叫他们斑纹人,或野猪人。”
“索斯罗斯的土著,为何会在颤抖海?中间还隔着一个厄索斯大陆——如果南方陆地全是厄索斯的话。”琼恩震惊道。
“我不知道!”提利昂苦恼地挠头。
“吼吼吼……”正在一人一魔龙对话时,已经有斑纹人祭司开始跳舞,然后砍手挖心,血祭之力凭空落在魔龙提利昂与琼恩头顶。
“哎呦,他们果然在向我们血祭!与龙女王说的一摸一样。”侏儒又惊又奇,还露出回味无穷的饕足之色,“额啊,好舒服,比搞雪女都更畅快。
我还不是半神,竟然也能感应到血祭之力。斑纹人的信仰好神妙!”
“只有邪神才吸收血祭之力,你做什么?!”琼恩急道。
“你觉得我这种人,与邪神有多远的距离?”提利昂不以为然,继续昂着头,猛吸从天而降的红雾。
琼恩无奈,却用领域,把自己头顶的血雾燃烧殆尽。
“额呵呵呵……”魔龙提利昂身子打摆子似的颤抖,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舒畅呻-吟。
良久,他回味无穷地叹息道:“太爽了,太美妙了,那种感觉……琼恩,相信我,若不试一试,就等于白活了一半。”
“我不想当邪神。”琼恩摇头道。
“切,你一个缚影士,还敢在这儿装圣徒。”魔龙摇头晃脑,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迷糊,嘴上也开始不把门,“这世上除你那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姑姑,哪个神灵不接受血祭?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连你信仰的旧神也非常喜欢血食。
吸一次,至少抵得上三个月的修行,魔力提升——欧,NO——”
妙趣橫生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推薦
“老妹,不要啊,圣母慈悲,不——”魔龙侏儒正得意忘形,就忽然惊恐哀嚎起来。
“嚯嚯嚯……”魔龙挣扎嚎叫,附近的野人吓得惊呼后退。
“怎么了?”琼恩大惊,泰莎染红的头颅蹦出一根根湿腻的龙虫,龙虫仰天嘶嘶,恐怖异常。
“呜呜呜,不,不要啊,怜悯,慈悲,不要啊!”魔龙提利昂哀哀哭泣。
“出什么事了?咦,你的实力……”琼恩神色一凝,惊奇道:“怎么降低这么多,你现在是几级圣骑士?”
“一级,我失去圣母眷顾,从五级大骑士降低为一级初级骑士,差点连圣骑士之印都破了。”魔龙提利昂缓过气后,沮丧道。
如果圣骑士之印破碎,他就不能再控制泰莎,人龙合一自然解除。
最终,丹妮还是手下留情,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琼恩眼睛一亮,“因为血祭?”
“我单知道自己是个王八蛋,是邪神胚子,可以忌心不忌口,却忘记了圣骑士的身份。
七神教义中,血祭是禁忌中的禁忌啊。
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相伴
十多年的努力,一朝尽丧!
太亏了,这次的放纵,代价太大了。”魔龙侏儒跺脚哀叹。
“嘿嘿嘿……”琼恩不厚道地笑出声。
经此一事,侏儒魔力大损,合体后的飞行速度降低三分之一,两人探索世界的进度也比之前慢了一大截。
又两个月,世界的震动渐渐平息,他们来到一片无垠大海,整整四十天,没遇到一个岛屿。
幸亏魔龙与翼龙都能游泳,可以停在海里休息。
海中鱼类少,深海却有大货,只海怪,两人就遇到七八只。
“咱们这是到哪了?”侏儒茫然道。
琼恩抬头看着烈烈大日,疑惑道:“这些天,每天的时长都不是一样,你注意到没?”
侏儒呆了呆,仔细回忆片刻,震惊道:“你不说,我差点忽略过去。为什么会这样?
即便冬夏日照时长不一样,但算上夜晚,白天夜晚加在一起,都是24小时才对。
昨天好像只20个小时,一个月前,是不是有一天只十七个小时?
太夸张了,我竟然没发现。”
“太阳是怎么运转的?”琼恩拧眉道。
侏儒道:“听说太阳的老家在破晓山脉,也就是我的鹿鼎公爵领。
当年你姑姑册封我王爵时,还笑着说,可以将公国改名为‘霓虹’,日出之国。”
“太阳从破晓山脉升起,所以,破晓山脉东方的土地一片黑暗,常年处于阴影中,这很合理。”琼恩点点头,思索着道:“太阳会在傍晚,消失在落日之海。
我们维斯特洛是最后见到太阳的地区,被厄索斯人称作‘落日之地’。
可太阳怎么从落日之海回到破晓山脉的?”
“啊,我想到了!”侏儒灵光一闪,大笑道:“长夜前异鬼都在哪?”
“永冬之地!”琼恩脱口而出,继而若有所思,“异鬼怕太阳。它们能住在永冬之地,就说明那里没有太阳,而永冬之地只是四极之一。”
“对,四极之地应该不在主物质界内,也许有亮光照射到那儿,但太阳本身并不会进入四极之地。
所以,破晓山脉是物质界与黑暗世界的分界线,而在西方落日之海,也应该有一条分界线。”侏儒道。
“可这并不能解释我们现在的处境啊!”琼恩无奈道。
“不,能解释的,”侏儒缓缓道:“太阳从破晓山脉出发,走了一天又回到原点,运动轨迹应该是什么样的?”
“圆形……”
“我们一直往东,与太阳升起的方向相反,会不会也在走一个圆?“
“这……”琼恩眉头紧锁,“这不合理,世界难道是个球?我们住在球上?太荒谬了。”
“咦,前面有一座岛,岛上还有点燃的灯塔。”侏儒叫道。
……
“what?这里是孤灯堡?铁群岛的孤灯堡,我们快回到维斯特洛了?“
半小时后,古老城堡的石头庭院里,侏儒与琼恩同时惊呼出声。
其实在看到衣着熟悉的岛民时,他们就隐约有了猜测,再听见他们嘴里熟悉的通用语,猜测已成现实。
即便如此,当吉尔伯特伯爵告诉他们,这里是法温家族的孤灯堡时,两人还是震撼当场。
“两位公爵怎么来到这儿了?”老伯爵疑惑道。
侏儒与囧都是维斯特洛的大明星,孤灯堡虽然处于维斯特洛最西边,可他们并非封闭的孤岛。
铁群岛每次有什么集体活动,他们都不缺席。
事实上,老伯爵还带领三个儿子与五十多个领民,参加了最后的大决战。
只老头一人,就斩杀了七八个尸鬼。
当然,作为维斯特洛的一份子,孤灯堡也在长夜期间得到很多来自丹妮莉丝环带的粮食与蔬果。
“我们从奴隶湾出发,根据正午太阳下的影子确定方向,始终往东……”侏儒缓缓将两人的经历说了一遍。
“不对呀,我们探索过西方落日之海,别说40多天的巨龙航程,我们游了几年也没游到厄索斯大陆。
事实上,除了灰暗的海水,西边什么也没有。”老伯爵连连摇头。
“游了几年?”提利昂莫名其妙。
琼恩环视厅内一众法温族人,笑道:“法温家族得旧神赐福,有好几位易形者呢。”
吉尔伯特也笑了,点头道:“放在过去,我们都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现在好了,旧神与七神合并,超凡者也不再是怪物。”
提利昂想起早年看到的关于孤灯堡法温家族的介绍,恍然大悟道:“传说法温家族的人能变化成海狮、海象,甚至海中霸主狼斑点鲸,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公爵大人可知道为何孤灯堡叫孤灯堡吗?”吉尔伯特伯爵问道。
“因为无论白天黑夜,你们城堡上的灯塔都会点燃。”侏儒立即道。
“为什么连白天也要点灯呢?”吉尔伯特又问。
“这……”侏儒面色一变,“难道白天也需要灯塔指引方向?”
老伯爵缓缓点头,叹道:“你们也许在天空看到了,孤灯堡并非孤岛,附近还有十几座小岛,那里有矿山,有专门牧羊的山涧,也有农民在某座岛屿的峡谷开垦农田。
我们铁种喜欢劫掠,可这里除了自己人,抢劫谁呀?
所以,我们有正常的生产生活,需要时常往来各个岛屿,也就需要灯塔确定位置。
在长夜之前,继续往西,会发现天空与海水都是灰色的,阳光似乎照到不了那边。
有时候,灰色的影子也会在白天笼罩孤灯堡附近的海域,也不晓得灰影什么时候来,干脆就一直点燃灯塔。”
“现在灰影没了,我们从西边来,那里的太阳与这儿一样。”琼恩道。
老伯爵一摊手,无奈道:“你们有什么疑问,找我没用。太阳是龙女王召唤出来的,吟唱火之歌的也是她,大地到现在还不停震动,一定还是因为她,找到她,什么谜团都解开了。”
“龙女王比传说中的神灵还强大,她此时可能在重铸世界。”他的长子盖尔斯叹道。
侏儒瞥了他一眼,思索着道:“也许,我们能顺着维斯特洛大陆,往北飞。如果能再次回到韦斯特,就说明世界成了一个球。如果不能,则说明我们的世界是一根蛋卷?“
“这……”琼恩迟疑不决。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侏儒笑道:“也许,完成探索之后,我能写一本关于世界原貌的书。”
吉尔伯特摇头,神色复杂道:“你写的书没人会看,看了也不信。”
“为什么?”侏儒奇怪道。
“你只是管中窥豹,龙女王却亲手改造了这个世界。换成你自己,你相信你看到的,还是相信她说的?”
“呃……”
话虽如此说,闲得没事做的琼恩还是同意了侏儒的计划。
两人只在孤灯堡休养两天,就告辞法温一家人,沿着维斯特洛海岸线,一路向北。
等过了长城,两条魔龙才进入大陆。
囧还记得自己的神圣誓言:终生不再踏入七国一步。
塞外也是维斯特洛的一部分,却不再属于七国疆域。
“北境温度升高很多。”侏儒惊疑不定道。
“夏天来了嘛!”看着身下熟悉的景观,囧心神不宁,不经意就回想起当日自己与耶歌蕊特在山洞温泉池里……
景色依旧在,生死两茫茫。
“不对,琼恩,假如世界是一个球,赤道线在哪儿,你注意到没?”侏儒惊叫道。
“赤道?”琼恩呆了呆,随口道:“如果真有赤道,应该在多恩、里斯、瓦兰提斯与奴隶湾附近。”
“是的,长夜之前应该在那,但现在不一样,赤道在往北移动,七神在上!”侏儒猛地惊醒,难以置信道。
“琼恩,你亏死了,现在赤道线穿过北境,你明白这代表什么吗?”
“what?”琼恩还是不太明白。
“曾经荒凉寒冷的北境,将变成富裕温暖的奴隶湾,或者河湾。
连老婆都养不起的苦逼熊岛,也会成为新的青亭岛。
从今往后,北境将不再有一片雪花,这里将是七国最富饶的土地!而北境那么大,未来七国的政局……”
“龙女王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能让王国局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才是真正的神灵之力啊!”侏儒震撼道。
“你确定吗?“琼恩惊疑道。
“你之前没感受到温度与光线的变化吗?”
“我……”
他在想心事。
侏儒道:“你看太阳与太阳下的影子,如果影子往南北方向偏移的角度越小,说明位置越靠近太阳的正下方。
现在还不确定太阳正下方的那条线会不会改变,我们就假设它不变,那么,那条线就是赤道线。
我们现在已经来到塞外,可你看影子,往北方偏移的角度并不大,这说明我们距离赤道不太远。”
放在地球上,侏儒的话肯定不对,太阳与地球的直射角度是随季节变化的,故而有南北回归线的划分。
可这个世界……有没有回归线,得看丹妮的心情。
她若嫌麻烦,懒得把星球拨歪,赤道线与太阳直射纬度永远重合,那北境的麻烦就大了。
每天都被太阳直射,气压低,雨云堆积,大规模降雨,而赤道之外失去水分,则可能大规模沙漠化。
极端环境,无论干湿,都不利于人类生存。
“青亭岛会不会被冰封?”琼恩古怪道。
“应该不会,你看我们在赤道附近飞了一圈,用了四个多月,你说世界该多大?
如果世界真是个球,半径应该不低于五万公里……咦,奇怪!”侏儒面色一变,再次惊叫出声。
“又怎么了?”
“重力在降低。”
“重力?”琼恩没看过奴隶湾大学院的物理书。
“我是巨龙,能清晰感应到每次拍打翅膀的力度,现在同样的速度,飞得更轻松了。你可以试着在龙背上跳几下。”魔龙提利昂道。
琼恩没像个傻子一样,在龙背上跳动,而是闭上双眼,集中精神力感应法则的变化……
良久,他震惊道:“你的感觉没有错,可为什么会这样?”
“据说,海拔越高,重力越……”看着远方与大陆齐平的海洋,侏儒说不下去了。
塞外的冰雪也开始融化,远离长城万里之后,理论上他们会进入永冬之地,但此地也融化出斑驳黑土地。
“重力比七国时降低了一半,而且降低速度越来越快。”又过去半个月,他们距离临冬城至少五万公里。
此地被厚厚的冰雪覆盖,阳光能照进来,但很稀薄,且白天时长越来越短。
“咱们似乎在靠近北极点。”侏儒道。
“嗷呜————”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阵波涛般的狼啸。
似乎不止一只狼。
伴随声浪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血色云雾。
血煞之气中,还数之不尽的恐怖亡魂虚影。
“前方有绝世凶魔!”琼恩大惊。
他坐下魔龙开始踟蹰不前,而魔龙提利昂几乎在带有恐惧气息的威压下一头栽倒。
“此乃鬼门关,阴司之所在,凡人止步!”低沉威严的声音似雷霆,响彻整个世界,震得山巅积雪轰隆滚落。
“鬼门关?”琼恩茫然。
“法克,我听出来了,旺财,是不是你?”侏儒暴跳如雷,“狗东西,连二老爷都不认识了?”
如泰山压顶压过来的恐怖神魂一滞,染红天地的血云与怨魂一扫而空。
“呵呵,这么快就被您认出来了……两位老爷,我不好出门,你们请过来说话。”魔物讨好地奉迎道。
威压消失,两条魔龙再次往前飞,直直飞了三四个小时,将近六百公里,终于见到一片连绵山脉,最高峰差不多四千米。
山峰被大雪覆盖,但葱葱郁郁的鱼梁木几乎占满方圆几十里的山头,红色的手掌树叶,白骨似的树干,比十里桃源更梦幻,美丽中又带着些阴森与诡异。
而就山脚下,斜向下洞开百米高的圆形窟窿,好似死神的嘴巴,森森阴冷黑雾从洞口逸出。
三层楼高的三头犬就站在洞外。
“伊里斯,泰温,攸伦,见过二位老爷!”三个脑袋依次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趴在地上摇头晃脑地行礼。
“shit!你还真用这个名字啊!”侏儒与琼恩都面色扭曲。
“嘿嘿,多谢二老爷赐名,只有这三位绝世凶人才能镇得住鬼门关。
当然了,‘旺财’是主上的恩赐,我也万万不可抛弃。一个在家里用,一个出门在外时,对外人用。”旺财笑呵呵道。
“鬼门关是七层地狱的入口?”琼恩张头往洞内看去,黑黝黝,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没看到。
“是呀,打败异鬼王,我就北上来到这。”泰温犬点头,攸伦犬好奇道:“两位老爷来鬼门关做什么?”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 線上看-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推薦
“咚咚咚——”魔龙提利昂用自己的脑袋,依次敲了旺财三个头一下,骂道:“你知道是老爷来了,还敢装神弄鬼恐吓老爷?”
“来到这儿两年多,见到的尽是死人,好不容易遇到活人,还是熟人,我忍不住想装个逼。”中间的泰温犬讪笑道。
“咚咚咚——”魔龙侏儒又敲了它三下,恼怒道:“敢在老爷面前装,你现在胆儿很肥啊!”
“算了吧,打狗也要看主人。”琼恩瞥了红头泰莎一眼,“而且,你现在也打不过它,它有资格在你面前装。”
“没事没事,老爷生气,可以随便打。”
旺财却很有自知之明,明白家犬总不如家人的道理。
魔龙侏儒用竖瞳端详它一阵,疑惑道:“你现在怎么变这么强,隔几百公里都能弄出一大片血云,威压更是大的可怕。
就在两年前,鏖战异鬼王时,你却被它一招冰封。”
旺财抬起爪子,在半空画了一大圈,“这附近都在地狱范围内,而我被主上册封为鬼门关守关天神,可以借用一部分地狱的力量。
你们来到这儿,就相当于进了我的神国。为了装这个逼,我损失了好几百个神术位呢!”
“法克!”侏儒又敲了它三下。
琼恩皱眉道:“你不仅能借用地狱之力,本身还有三条法则之歌。”
“唉,那都是主人从我老祖体内剥离的,原本就不完整,我又资质驽钝,只能用,还不能自己起头。
甚至不能离开地狱,离开后,那些不属于我的法则会慢慢消散。”旺财无奈道。
“你知道龙女王最近在做什么吗?”琼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