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kk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小閣老-第一百六十八章 金陵盛會推薦-wkx9b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在原本的历史上,俺答封贡的廷议一共举行了两次。第一次的结果是反对议和,隆庆皇帝或者说高拱不满意,又下旨重议。
第二次高拱做足了工作,才终于勉强和反对派打平。按规矩,这种情况要恭请圣裁,皇帝就把决定权交给了内阁,这才通过了封贡互市。
赵昊寻思着,估计高拱已经提前算过票了,约摸出廷议时胜算不大了,才会让偶像召唤自己入京的吧。
不然这二位,估计都不怎么想见到他吧。其实赵公子也一样……
但封贡之事,他是不会作梗的。不管之前是个什么情况,俺答封贡之后,持续二百年的明蒙战争终于画上了休止符。此后近百年,双方再未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不管方法如何,和平终究还是实现了。
当然,蒙古老哥不再那么暴躁了,也不只是因为能通过贸易,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了。还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也得到了极大的安宁……
万历六年,俺答汗与三娘子共赴青海察布齐雅勒庙,会见西藏喇嘛索南嘉措,皈依了藏传佛教,并先后在归化城等地建立寺庙。
在其扶持下,喇嘛教开始在蒙古广泛传播,继成功驯化了野蛮成性的藏人后,又把蒙古人变成了念佛虔诚,爱好和平的乖宝宝了。为中国的边疆安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虽然觉得这样太便宜俺答了,但赵公子要面对的敌人太多太多,能少一个大敌总是好的。等将来西山岛兵工厂造出马克沁来,大家就彻底是一家人了。
所以这一把,他会支持高胡子的。再说如果走向另一条路,赵公子会丧失对历史进程的把握的。失去大预言术的赵公子,恐怕会变成折翼的天使,会栽得很惨的,而且是脸朝下那种……
異界混混 木易
債妻傾嵐
不过封贡事件的后遗症也十分严重,因为它几乎是在高拱一意孤行的推动下实现的,严重破坏了大明朝堂少数服从多数的集体决策传统。高拱再度成为了众矢之的,和朝臣尤其是言官们尖锐对立。
在众人的攻击下,高拱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报复,整个人也变得越发膨胀乖张,难以相处。朝堂不太平,官员走马灯似的下台,就连内阁都被他清空了,仅剩一个噤若寒蝉的张偶像……
所以赵公子是不愿意去趟这浑水的,他宁肯当缩头乌龟,也要躲得远远的,捱过这二年再说。
可偶像岳父相招,就是天上下刀子也得去啊……
赵公子只能勉为其难的叹口气,问道:“崇明岛下一班船队什么时候出发?”
马秘书赶紧翻看一下记事本,禀报道:“九月廿五日中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知道公子记性差,她又提醒道:“今天是九月廿一。”
“那后天一早出发来的吗?”赵昊问道。
“可以顺长江而下,直抵崇明岛,应该赶得及。”马秘书闻弦歌而知雅意道。
公子是要参加了莲台仙会才肯出发……
~~
第二天,就是莲台仙会的日子了。
帝战 紫墨星辰
一大早,通往小仓山的各条街道,便已被前来凑热闹马车花轿,塞了个水泄不通。小仓山管理公司和上元县的官差,不得不拦住所有车轿,管你什么身份,身家如何,都得步行入内。
唯有入围今日仙会的八十一位女史,可乘坐专门的花轿由状元街直入芙蓉池畔,通过安保严格的木桥,登上鲜花锦簇的湖中水台。
那水台有两层楼高,顶上是宽敞的舞台,内里设有若干房间,供女史们候场,以及存放营造舞台所用的各式道具。
为了今日这场盛会,小仓山管理公司是下了血本了。仅仅为了妆点这个水台,就采购了十万支鲜花。菊花、桂花、秋海棠,月季、紫薇、木槿花……上百种锦簇堆艳的鲜花,把个水台妆成了花的海洋,让人们仿佛回到那个叫‘春’的季节。
情深如舊
仅仅看着这水上花台,就已经让观者终生难忘了!
芙蓉池中,环列舟舫如堵墙,那是得到请柬的来宾们,在船上一边吃酒,一边观赏水台上女史们的表演。
池畔一家家酒楼青楼上也都早早满座,客人们命店家卸去包厢的窗扇,从高处观看也别有一番滋味。
当然大部分士子百姓,都只能站在湖边,翘首以望了。不过小仓山的商业已经十分发达了,临近芙蓉湖的商业街、美食街上便有琳琅满目的各式干鲜果品、肴馔汤点、肉圆糖饼出售。还出租桌围坐褥、酒壶杯箸给占据山坡抑或池畔好位置的宾客,让他们能得到更好的观赏体验。
船上、楼上、山上坐着的这三拨有钱人,俗称‘三上有雅’,因为只有他们才有雅兴,购买十两银子一支的金花,一两银子一支的银花,来打赏女史们……船上楼上的金主有钱,打赏金花主要靠他们。山上的宾客也有点小钱,虽送不起太多金花,但胜在人数多,聚沙成塔,一朵朵银花攒起来,同样不能小觑。
可惜最有钱的那位金主是地主,不好抢了宾客们的风头。是以赵昊只吩咐为每位登台女史送上金花百朵,不偏不倚的保证她们最起码的体面就算了。
呃,百朵金花是一千两银子,八十一位女史就是白银八万一千两,足够东方不败李卓吾买下拙政园了……
人们不禁纷纷赞叹,赵公子真是惜香怜玉的佳公子啊。怪不得这些年,秦淮女史们争相想要梳笼了他,都没一个能得逞,也不知最后谁能啖到他的头汤。
但赵昊其实多虑了。
能从活地狱般的教坊司中出落起来的女史们,可不是光靠美貌才艺的,她们的心机手段无一不是出类拔萃,除了开车熟练外,还深谙各种套路。没一个是真正的白莲花,剖开了一看都是七窍玲珑心。
尤其能入围决赛圈的这八十一位女史,大都已经在秦淮河小有名气了,其中又以清倌人居多。想要梳笼她们的恩客多了去了。
自从决定要参加莲台仙会起,她们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起来。请恩客们吃饭软语相求,放下架子撒娇,给大爷唱曲,随老色胚揩油……总之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换他们今天刷火箭……哦不,买很多很多的金花投给自己。
恩客们被哄得五迷三道,自以为这下可有表现的机会了,无不腰缠万贯而来。轮到自己支持的女史登台表演时,便在雪浪那厮的煽动下,疯狂的购买金花送上台去。
非但不同女史的支持者们在拼命较劲,同一个女史的不同支持者之间,居然也在较劲。你送五百朵,我就送六百多!你送一千朵!我就送一千零一朵,总之要在自家女史的土豪榜上排第一……也不知当了第一有什么福利?
但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自身的素质不行,光靠托儿刷,是带动不起广大看客慷慨献花的。
不过不用担心,昨日初选时,九十九位经验丰富的花榜考官,已经细细筛选过一遍了。
要知道,自两宋起,开花榜品名妓就风行一时。到了国朝,风月行经过百年沉寂后,如今心学大兴,士人得以从理学压抑中挣脱出来,变本加厉的形成了纵欲之风。社会风气日尚奢靡,狎妓宴饮成为风流之举,能与名妓交往更是光彩至极的人生成就。
虽然起初品藻名妓乃无聊时的游戏,但经过以唐寅、王世贞为首的一代代文人骚客的广泛参与,使之成为了一种风雅时尚,并制定出了整套的评判标准:
一曰品,诗文典则出众者胜;
邪性總裁強制愛 米多多
Miracle三班
二曰韵,气度丰仪脱俗者胜;
三曰才,琴曲调度上佳者胜;
四曰色,样貌颖秀拔群者胜。
此‘品、韵、才、色’四者缺一不可,这种标准拔选出来的女史,各个秀外慧中,身怀绝技。此时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博君喜爱,那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哪个都不会让看客失望的。
在一片狂热的气氛中,看客们彻底头脑发热,恨不得把身上的犊鼻裈都换成金花,投给自己支持的女史。
待到中午时,决出了能登上金钗册前三十六名。而花台上累计收到的金花、银花,折成银两已经超过两百万两了……
不过这些钱也不会全到女史手里,因为主办方会跟她们三三分账,三成归女史,三成归小仓山,三成归红楼诗社,还有一成,则归上元县和应天府平分了。
不然怎么敢折腾这么大?
“这怎么好意思呢。”坐看十万两银子入账,老县令张东官都快乐颠儿了,对一旁的赵昊眉开眼笑的直搓手道:“要是这莲台仙会一年一开就好了。”
“哈哈,没区别的,一年一办的气氛可差远了。”另一边的华伯贞笑道。今天他也投出去五万两,不过都送给一位叫蒋玉兰的清倌人了,可谓下了血本。
星锤学院
唉,这得卖多少袋水泥啊……
说起来,这条最大、位置也最好的画舫上,居然把赵公子在江南的朋友圈基本凑齐了……除了年纪太大的华太师、王梦祥,在家居丧的徐邦瑞,还有发誓再不为妓女花一分钱的项元汴外,几乎都被邀请来了。
可见美女的吸引力就是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