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比武招亲现在开始,有想要比试的赶紧上来。”凰久儿眸光淡淡的往台下扫去,并不犀利的眼神仿佛毫无杀伤力,但对上她这眼神,却没由来的心里一颤。
“你是谁?为什么站在台上,今日是城主大人比武招亲,此刻站在台上的应该是城主大人才对,你在上面捣什么乱。”
凰久儿淡睨着说话之人,唇畔勾起一丝笑,笑的有点漫不经心又意味深长,“何时说过城主会亲自跟你们比?”
自始自终都没说话好吧。不要太天真,即便是他亲自跟你们比,你们也赢不了,除非他放水。
“你……你这是耍赖,城主比武招亲,自然得城主亲自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熱推
“城主比武招亲,规矩自然是城主定,要不你去问问城主大人,看看他愿不愿意跟你们比?”凰久儿似笑非笑,将这个抉择扔给了墨君羽。
丫的,这个家伙出尔反尔,她不介意坑他一把,他要是想自己来,她倒乐意在一旁看戏。
超棒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熱推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展示
说话的女子,将眼神转到墨君羽身上,眸光氤氲着雾气,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竟有几分楚楚可怜。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展示
“城主大人,她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您让她代替您比武的?”语气委婉,声音柔和,跟刚才同凰久儿说话的仿佛是两个人。
丫的,这女人是演戏出身的吧,刚刚对着她可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转眼间,就装出被人欺负的模样,是想博人同情吗?
真是够虚伪的。
凰久儿心中鄙视的不行,也随之将眼神放到了墨君羽身上,一副看戏的小表情,让墨君羽哭笑不得。
他眸光一动,宠溺的对着凰久儿一笑,“久儿,别闹了,好好比,千万不能输了,嗯?”
没有正面回答那女子的话,但这比正面回答还要让人难堪。而且他自始自终都没正眼瞧过那女子一眼,仿佛当她不存在,忽视的绝对,忽视的彻底。
那女子只感觉自己的脸烧的火辣辣的疼,这比亲自打脸还要丢脸。
而且城主大人那语气,宠溺的味道,明显的让人嫉妒,好像这场比武就是让她解闷的,随她怎么玩。
只是,比武有输有赢,只要她赢了这个女人,城主大人就是她的了。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们还想反悔不成?
凰久儿真想丢个白眼给墨君羽,这家伙是给她拉仇恨值了吧,说的这么暧昧不清的,她真怕被这些女人的眼神给瞪死。
瞧瞧,这些女人是什么眼神,如狼似虎的,真以为她会怕了他们不成。
偏偏,墨夫人又还兴奋的挥舞着小拳拳,“哎呀儿子,你说的太对了。久儿,你加油玩,伯母给你打气呀!”
凰久儿差点要给这对母子给跪了,好好的一场比武怎么搞的好像是她在玩过家家一样。
她敛住心神,眸光朝台下望去,眼神顿时犀利如雪山上的千年寒冰,冷的让人战栗。“没人上来的话,我可就要宣布比武结束了,毕竟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我来跟你比。”之前说话的那女子一马当先,颇有几分豪气的跃上比武台。
只是,脚刚落地,小腹上就遭人踢上一脚,整个人倒飞出去,跌了下去。
凰久儿动作迅速,在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将人给踢了下去。连她怎么动的,人又是怎么摔下去的,都没看清楚,只听到一声“啊”的叫声响起,再一看,上台的女子就四叉八仰的躺在地上,那姿势真是好看的可以。
“下一位!”凰久儿轻飘飘的嗓音随之响起,眼神是看都沒有看那女人一眼。
上台到下台,再到宣布输赢,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啊啊啊!久儿,你好厉害,踢得好,踢的妙,踢得呱呱叫。”墨夫人高兴的蹦起来,一副迷妹模样,闪着星星眼。
墨家主无奈的摇头,真是越活越像个孩子。
卷卷跟大虎也不甘落后,他们可是公主忠实小跟班,怎么能输。
“吱,公主威武霸气,打花他们的脸,崩掉他们的大牙,挫断他们的骨头。喂狗喂狗。”
“吼吼,公主这一脚真是出其不意,我要向公主学习,以后咬人就用这一招。”
只是,大家听不懂这一虎一兔的话,只听到他们的叫声,一时竟觉得有些聒噪,特别是那只猫,叫的猫不像猫,虎不像虎,难听的要命,耳朵都要被荼毒聋了。
星儿颇为嫌弃的跟他们拉开了些距离,两二哈,真丢人,他绝对不能让人瞧出他跟他们有关系。
苏子陌将身子撑在方几上,往莫空大师那边靠了靠,“莫空大师,久儿姑娘刚刚怎么做到了?她离那女人少说也有十来米吧,怎么眨眼就到那女子面前,然后眨眼又回去了。难道我眼瞎了。”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鑒賞
莫空大师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看了半响,终于丢给他一句话,“你确实眼瞎。”
苏子陌:…
而墨君羽拖着腮,沁着一丝浅笑,那笑如三月的春风,那姿态懒散畅意,那如水的凤目里倒映出一袭白衣飘飘的女子,那就是台上的凰久儿。
另一边观众区,被踢下台的女子,躺在地上,微愣片刻后,急忙爬起来,一脸的愤怒,指着凰久儿,“你作弊,你耍无赖,这局根本就不算,都还没开始,你就将我踹下来了,你不守规矩,胜之不武,我要重新比试。”
凰久儿笑了,笑的意不达底,懒懒的睨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讽刺道:“上了比武台,就意味着比赛开始,你自己没有这个自觉,反倒怪别人速度太快,这是不是本末倒置,颠倒是非啊。”
“可,你也不应该连声招呼都不打,太没礼貌了。我不服就是不服。”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次机会,怎么能还没开始就结束。她不服,绝对不服。
“怎么,还要让我请你坐一坐,喝杯茶,再同你唠嗑几句,才算开始啊。你若不服,去问问城主,让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凰久儿怎能将话扯到墨君羽身上,丢给他一个问题,再让他答一答。
想要独善其身,坐着看戏,想的倒挺美的。
问城主?就城主刚刚那态度,问了估计也是白问。
台下的女子算是想明白了,这是又想让她伸出脸被人打,可是她又不甘心,沉默一瞬还是将眼神慢慢的转到墨君羽身上。
反正已经被打过一次脸了,再打一次又有什么区别。要是万一城主大人答应了呢,好歹也要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