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我來護道讀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殇图神符罕见至极,勾画的符纹数量,不知多少万亿道,便是符道神师也需要寻觅天材地宝炼制符纸。
又花费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才能炼制出完整的符箓。
而且,炼制失败的概率极高。
无月将殇图神符用出,可想而知,今日杀风云霸、轩辕青、商弘之心是何等强烈。
无月和殇图神符的压制,逼得默先生根本无法继续去催动攻击神阵,无瑕再顾大头布娃娃,只得全力以赴控制护舰神阵。
无论是无月,还是大头布娃娃都很清楚,凭殇图神符是破不了旭风神舰的护舰神阵。
但却可以牵制住默先生,为大头布娃娃破阵塔外围的阵法和神纹争取到时间。
“分光冥影!”
大头布娃娃笑声不绝,响彻天地。
它头顶上方,出现满天冥影,全部身穿黑色铠甲,有的驾战车,有的举战旗,有的骑冥兽,爆发出绝世无匹的战威。
这支冥影军队,铺天盖地的攻伐过去,冲向阵塔。
“嘭嘭!”
古老的天纹被触动,一时间电闪雷鸣,神力汹涌,将冲过去的冥影撕裂成碎片,化为一缕缕黑烟。
大头布娃娃手指在身前一划,念道:“天地相隔!”
只是划出一条线,却形成万里宽的空间屏障。
很显然,它不敢轻易触碰天纹爆发出来的毁灭性力量,只能操控冥影大军,前赴后继的开路,消磨天纹。
这个时候大头布娃娃终于腾出手来,准备彻底磨灭风悬的精神意志和神魂,低头一看,却猛然大惊。
风悬的头颅和身躯居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大头布娃娃惊到无以复加,居然有人可以无声无息,从它面前,将一个半死的神灵救走。就算刚才它的注意力不在此处,也不至于毫无察觉才对。
“好一个青萍子,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得很。”
大头布娃娃看到遁至远处的道士,心中愤怒至极,但,嘴里却笑声响亮。
也不知到底在笑,还是在怒。
张若尘一只手抓着风兮,一只手抓着没有头颅的风悬,快步狂奔,只想离那个大头布娃娃越远越好。
修为差距太大,生不出任何对抗和偷袭之心。
风悬将自己的头,提在手上,焦急的道:“青萍子道友,我们怎么能逃呢?怎么逃依旧在旭风神舰上,一旦护界神阵被攻破,现在做的一切都失去意义。不如回去,与噬地拼了,或能有些转机。”
张若尘道:“怎么拼?在那种层次的精神力强者面前,道友你连自爆神源都做不到。既然留在旭风神舰上是死路一条,我们冲出去。”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我來護道分享
风兮凝看向站在远处黑暗虚空中的霜城魔,道:“没用的,冲出去也是死。不如留在神舰上,与大家共存亡。”
“没错,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有气节。”风悬道。
护舰神阵是阻挡外界的力量进入神舰,不会阻挡神舰中的修士冲出去。
黑暗神殿显然是想斩尽杀绝。
霜城魔显化出巨身神躯,如同盖世魔头一般站在虚空,任何逃出去的修士,都会被他的剑气击杀,化为黑暗中的血雾云团。
“轰隆!”
远处,在大头布娃娃的攻伐之下,默先生终究没能挡住,七十二层阵塔垮塌,化为一片废墟。
“怎么会这么快?”
张若尘、风兮、风悬皆心脏猛跳,齐齐回头看去。
阵法中枢被毁,护舰神阵的光芒快速消散,无法抵挡从上空压下来的殇图神符。
一股灭世气息,笼罩在神舰中每一位修士的身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位风族大圣,被神符的力量,压得趴到了地上。
潋曦是半神巅峰,在神符的压制下,依旧还能保持站立,但,双瞳中毫无光亮,只剩无边的萧索。
连神灵都一位位陨落,做为圣境修士,岂能幸免?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 ptt-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我來護道鑒賞
在这种层次的毁灭力量面前,任何挣扎,都显得可笑,没有任何意义。
轩辕青目光向天外看了一眼,像是在等待什么,自言自语:“终究还是来不及吗?一场浩劫,真的是一场浩劫!”
继而,她那美丽绝伦的声音,变得凄然而冰冷,扬声道:“黑暗神殿的诸神,我轩辕青今日立誓,必然斩尽在场所有。”
“你都要死了,怎么还能如此狂妄?不对,你是昊天之女,无月大人是舍不得杀你的。嘿嘿!”
人皮灯笼将战斧举过头顶,凝聚黑暗之力。
轩辕青气息衰弱,黄泉花的毒素已是浸入神源,凝固血液,身上的白色神光变得暗淡,盯向人皮灯笼,眼神视死如归,没有任何惧色。
“无月!”
一道震耳欲聋的神音怒吼,在神舰最顶端的地方响起,形成的音波,将赵无延和晴空剑王掀飞出去。
赵无延的坐骑赤犼鬼兽惨叫一声,化为鬼雾,魂飞魄散,掀起一片浓烈的沙尘。
“噗!”
晴空剑王口吐鲜血,飞出去数十里远,触动十七座阵法,身体被神火烧得焦黑。
便是修为强大的人皮灯笼,也倒退出去,人皮上出现七道剑痕。
三大高手的目光,汇聚到风云霸身上。
此刻的风云霸,一丈丈升高,浑身神焰燃烧,宛若一根通天火炬,抬头看向从上方落下来的骷髅形态的殇图神符。
他气势浑厚,凌乱的头发变成赤红色,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道:“无月,本座今日带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风云霸的身形外围,出现一柄万丈火焰巨剑的光影,冲天而起,与急速落下来的殇图神符对碰在一起。
万丈火焰巨剑似有斩天之威,将殇图神符都一分为二。
神符碎片化为无数火球,飞入虚空。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我來護道鑒賞
“纯阳焚身术!好!好你一个风云霸!”
便是以无月之能,面对施展纯阳焚身术的风云霸,也要避其锋芒,立即远遁。
万丈火焰巨剑紧追而上,一剑从后方劈出,顿时将半个黑暗虚空都照得明亮至极,打穿无月的所有防御手段。
远远望去,像是肉身都爆开了!
但,很快又重新凝聚,继续遁逃。
张若尘惊诧无比,道:“四爷这本事了不得啊,为何不早些用出来?”
风兮脸色前所未有的痛苦,眼眸中,泪水如珠帘一般落下,完全收不住。
风悬这位活了多年的神灵,也声音发干,道:“一旦施展纯阳焚身术,一刻钟后,身体包括神源和神魂,都将焚燃殆尽。我想,四哥应该是才刚刚将体内的黄泉花毒素压制下去,然后便以求死之心,欲要斩无月,为我们争一条生路。”
张若尘心情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虽说此前自己差点死在风云霸的剑下,可是,对风云霸此人,却是佩服至极。
因为他所行之事,是张若尘很多时候都做不到的。
是张若尘很少见到的那种刚正不阿的人物,将正邪拧得极清。
张若尘自认为,自己不算什么绝对正直的人,手中沾有无辜者的血,也有不择手段之时。但却希望这世间,多一些像风云霸这种能够坚守正道,能够与阴邪坚定不移划清界限的人。
张若尘相信,风云霸若是要独自逃走,是有脱身的概率。
他没有退,没有逃,依旧是勇往直前的挥剑,哪怕燃烧了自己,却也要为神舰上的修士,争一线生机。
“父亲!”
风岩嘶声大吼,身上爆发出五彩色的光华,时而是肉身,时而是泥身。
无尽的黑暗虚空中,出现一片劫云。
天地规则急速向劫云汇聚,使得劫云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大,内部蕴含的能量,急速增长。
风岩冲出旭风神舰,与神舰上的修士拉开距离。
“这个时候渡神劫,有意义吗?就算渡劫成功,也只是一个下位神。”赵无延长笑一声。
人皮灯笼身上神光闪烁,黑色长发下两颗明亮的眼球变得炙热无比,兴奋的道:“传说居然是真的,传说是真的……哈哈,传说娲皇生前使用五彩泥捏出一个泥人,存放在风族的五彩石谷,泥人在多年后,自行诞生出了灵智,拥有盖绝天下的战力,修炼达至天尊境界,封号纯阳。”
“纯阳天尊晚年回到了五彩石谷,身体重新化为一堆五彩泥。风族使用这些五彩泥,捏出泥人十二个,希望在多年之后,再有泥人诞生灵智。”
“本以为是传说,没想到今日见到了真正的泥人。这可是娲皇留下来的五彩泥,是纯阳天尊的一部分,堪称纯阳天尊的第二世,得之必有无穷妙用。”
风悬紧盯远处站在劫云下的风岩,激动的道:“还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原来四哥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岩儿身上。只要岩儿渡过神劫,必能唤醒纯阳神剑的器灵。”
“纯阳神剑的器灵,是从纯阳天尊时期活下来,一直处于假死沉睡的状态,躲避元会劫。器灵若是苏醒,霜城魔根本不可能压制得住,一剑可焚大神。”
站在黑暗神殿顶端的这些强者,显然对纯阳神剑是有一些了解。
正在追杀默先生的大头布娃娃,以精神力传音:“击杀那个五彩泥人,莫要让他渡过了神劫。”
赵无延从神舰上腾飞而起,身后出现千亿只厉鬼,化为一片辽阔的鬼云,杀气腾腾的,冲向劫云下方的风岩。
风悬急切,道:“我们得去助……岩儿……”
话还没说完,黄泉花的毒素爆发,他浑身僵硬,连自己的头颅都提不住,如同西瓜一般掉在地上,滴溜溜的转动。
张若尘按住欲要冲过去的风兮,道:“我去吧!你去,一拼之力都没有,纯粹送死,我至少还能拼一拼。”
脚踩神灵步,张若尘手持青萍剑,眼神绝然而凌厉。
此刻他爆发出来的速度,竟比太乙大神赵无延还要略快一分。
风兮怔怔失神的看着张若尘的背影,并不是惊奇于他会冲出去迎战赵无延,毕竟在她心中,青萍子道友和她父亲是同一类人,是能够毫无私心的救人,能够为了心中情感在火种大会上拔剑,能够为了拯救一界生灵而搏命的顶天立地的男子。
让她失神的原因,乃是,青萍子道友一直都是以“贫道”自称,以“道友”相称,刚才称的却是“你”和“我”。
赵无延看见从另一方向追来的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道阴冷的笑意:“先前没有杀死你,你倒是主动送死来了!”
“哗!”
玄幻小說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我來護道讀書
月牙形的战刀,挥斩出去,将空间撕裂出一条破碎的路。
张若尘只感觉整个宇宙都向内坍塌,压迫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身体甚至都无法移动,显然是被赵无延的战意锁定,无法躲避。
这一刀,可比先前那随手的一击强大太多。
赵无延比张若尘交手过的任何一个太乙大神都要强,而且强大得多。
在这生死危急的关头,张若尘的心,突然变得平静下来,沉浸到一种天下仅我的奇妙境地,顿时明悟。
风悬曾说,做为男子,本质属阳,想要阴阳平衡难如登天。
但,人的心,却有求生和求死两种选择。
求生是阳,求死是阴。
在张若尘决定留下,在看见风云霸施展纯阳焚身术一心求死,在决定要迎战赵无延,助风岩渡神劫……,这每一刻,张若尘的心境都在从求生,向求死转变。
而且是自然而然的转变。
决定迎战赵无延,救风岩的那一刻,他是真的丝毫都没有犹豫,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明知可能会陨落,也要冲上去硬撼一场。
体内一阴一阳两股力量,便在这一瞬间达到微妙的平衡。
张若尘缓缓抬起手中的青萍剑,身后一道太极两仪图印自动显化出来,似直径只有十八丈,但,又像是一百八十丈,一万八千丈……,甚至无边无际。
“哗!”
一剑挥出,将赵无延劈来的月牙形刀光击碎。
这一剑,显得轻描淡写,丝毫力量都没有用一般。
看了看手中之剑,又摸了摸空无一物的虚空,张若尘眼神含笑,继而又变得冷锐锋寒,大步向前。
每走一步,他身上气势都倍增,迎向赵无延,道:“今日风岩渡劫,我来护道!”
不仅是他背后出现太极两仪图,脚下、头顶、四方,阴阳二气无处不在,图印遍布虚空的每一个角落。
在场修士,无人不惊。
……
这章四千字,算大章了,又有底气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