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298章:大樂團任務分享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柴院交响乐团在国内的首场演出非常成功。
一直以来,随着俄罗斯的经济不断下滑,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日渐降低,俄罗斯的艺术影响力也日渐没落了。
欧美的艺术,再次成为了主流,成为了鄙视链的顶端。
但俄国的艺术,在国内的影响依然根深蒂固,而今天,托卡夫斯基以一首燃炸的《1812序曲》,再次在国内的古典爱好者心目中,刷新了存在感。
在《1812序曲》之后,在托卡夫斯基的指挥之下,柴院交响乐团又是几首不同的柴可夫斯基的作品,将气氛一次次推向了高潮。
舞台下,谷小白却有点纠结。
对谷小白这种拥有完美听觉的人来说,托卡夫斯基指挥的虽然好,柴院的演出虽然不错,但是却依然有着很多的短板。
他到底该不该聘请托卡夫斯基当自己的巡演乐队指挥呢?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轻轻一震。
谷小白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就看到弹出来一个提示框:
“系统任务‘组建大乐团任务’激活,发现可选指挥候选人。”
“候选人:伊万·尼卡诺尔维奇·托卡夫斯基。
指挥能力:传说级-
作曲能力:高级
特殊技能:乐器通才(可以熟练使用几乎所有的乐器)
综合评价:虽然名声稍逊,但他确实是在世的指挥家中,极具潜力的一个。因为年龄和偏执,他的状态开始下滑,并钻入了牛角尖,如果继续下去,他的状态将会继续下滑。但若是调教得当,他依然拥有问鼎当世最优秀指挥家的潜力。
系统建议:建议围绕该候选人组建大乐团,以在碧海骑鲸巡演中,完成S级演出。”
“是否接受‘组建大乐团’任务第一步:‘调教老司机’?”
谷小白看得眉头直皱。
调教老司机是什么鬼?
系统你这到底是跟谁学坏了!
而且,托卡夫斯基这样的水平,就已经是顶级的指挥家了吗?
总感觉并没有优秀到哪里去嘛!
其实,谷小白是小看了托卡夫斯基。
一方面,柴院交响乐团只是一个学院的交响乐团,里面的成员大多年轻,技艺还缺少沉淀,其实算不上世界顶尖。
再则,最近托卡夫斯基状态也没有恢复到最佳。
而且,就算是最顶级的艺术家,也不可能每一场都能呈现出最完美的状态。
谷小白看着手机上的那个提示,然后又抬起头,看向了舞台上,正在指挥安可曲的托卡夫斯基,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下了确定:
“接受任务!”
超棒的小說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298章:大樂團任務閲讀
“组建大乐团任务开启。”
“‘老司机’托卡夫斯基,曾经是年青一代中最璀璨的新星,但却在最光芒万丈的时代,遭遇了苏联解体,随后俄罗斯的艺术逐渐没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逐年降低。极度热爱俄罗斯艺术的托卡夫斯基,抱着俄罗斯的艺术遗产不肯放手,却逐渐变成了抱残守缺,偏激而排外的模样,使得他在指挥艺术上止步不前,甚至开始退步。”
“这些年来,他对艺术的热情已经消退,甚至在上台之前,都需要使用酒精来激发自己的感情,酒精激发了他的热血,却也麻痹了他的感官和感情……”
“尊敬的宿主,请用社会的铁拳,打破老司机的固执和执念,打破他的舒适圈,让他重新拾回激情。”
谷小白看着任务描述,深深吸了一口气。
再抬头看向了略有些癫狂的托卡夫斯基,心中的想法也有些改变。
某种程度上来说,谷小白对托卡夫斯基的执念,其实非常感同身受。
俄罗斯虽然自称是一个欧洲国家,却一直难以融入欧洲的圈子里,作为曾经世界的两极之一,现在GDP却只有中国一个省份的水平。
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曾经记得苏联辉煌的老艺术家,面对现在俄罗斯艺术影响力的没落,自然是不甘心的。
而现在,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场碧海骑鲸海上巡演,一场名为谷小白的风暴,已经让中国的文化开始输出全世界。
但俄罗斯呢?
恐怕将会越来越没落下去。
可见的未来,都不见得有翻身的机会。
明明拥有辉煌的文化,却偏偏被主流的世界排除在外,这种感觉,中国已经感受了很多年。
当然了,即便是现在,俄罗斯和中国相比,处境也好很多。
毕竟中国和目前世界主流的文化完全是两个圈子,所有的影响力都要重新建立。
但祖上阔过,现在破落,这种感觉比一穷二白还难受。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是谁经济发达,谁影响力大,谁的艺术就高贵,谁的艺术就是主流。
谷小白巡演,也不能抛开交响乐团,直接用民乐团代替。
毕竟那才是主流。
但感同身受是一回事,想要做任务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是自信如谷小白,这会儿也有点犹豫。
我去,这个任务有点难啊。
让我去打击一个在古典音乐界成名已久的大指挥家,系统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音乐圈也是有鄙视链的。
在这个圈子里,古典音乐是站在顶端的。
不论是欣赏门槛还是难度,都是最顶级的。
而流行音乐,则站在这个鄙视链的最底端。
谷小白虽然同时还是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但摇滚乐在古典音乐的面前,也只是一个弟弟。
而且,看这家伙五六十岁了,又不是朱于湖这种年轻人,一个打击不好,心梗了怎么办?
那可完蛋了!
得,无论如何,先试试能不能把这家伙雇来吧。
现在这水平也勉强可以用用了。
演出结束,郝凡柏和谷小白在后台见到了托卡夫斯基。
“什么?雇用我?不,我不给资本打工!我这辈子,大概都会留在学院,教书育人了!”
“也是,你这种水平,也没资格和我合作巡演。”谷小白昂头。
简单到直白的激将法,却让托卡夫斯基火冒三丈:“孩子,你可知道我玩音乐的时候,你爷爷可能还没出生呢!”
“活到现在这个年龄,还只有这种水平而已,有什么可骄傲的!”谷小白撇嘴。
“切,我的艺术,你不懂!”说完这句牛气哄哄的话,老司机不再理会谷小白,转身嘿嘿一笑,问旁边的王海侠:“那个,侠,分析纯的酒精还有没有……”
“呃……”王海侠道,“你喝这么多酒精,不好吧……”
这可是咱家未来的指挥啊,喝死了怎么办……
“老子连防冻液都喝过!”托卡夫斯基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