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回二零零五 txt-第一千零一章 自信還是自負?熱推

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重回二零零五
见学弟情人的眼神清澈,娇嗔过后的秦恋筠没有穷追不舍,而是说起自己在北美那边听到消息。
住着豪宅,拥有着保镖团队和菲佣,秦恋筠凭借着锻炼出来的交际能力,很轻松地就结识了曼哈顿的几位富家小姐。
出入派对,参加宴会,秦恋筠不是没遇到那些年轻又帅的外国帅哥追求,但在她眼里,没有一个所谓的青年才俊能比得上她的学弟情人。
听着那阅人无数的北美名媛,周安安瞬间没有了什么兴趣,但不能轻易结束这个话题,若不然转移话题的迂回计策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他是对那异国风情的美女有心,却对已经被很多钥匙开过的锁没有任何兴趣。
“好像是……”
听着情人学姐说起她亲身经历的身边琐事,再印证一下他脑海里所存不多的北美印象,周安安颇有一种了解新闻实际内幕的感觉。
两人聊着聊着,便从泳池聊到了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还有主卧的洗手间,以及那柔软的床上。
“总裁,那位周总中午出现在港城,有半天时间呆在瑞士银行,之后在晚间七点半带着一位美貌女子逛街。对方在瑞士银行的客户等级太高,没办法直接查探消费金额,目测估计消费超过千万……”
“马上让北美那边的团队全部进行结算……”
听到助手的汇报,原本在看着文件的阮承海猛地抬头,继而快速吩咐道。
“好的。”
虽然想说现在北美股市持续下跌,沽空的形势一片大好,但是熟知老板性格的助理没有任何废话,麻利地点头称是,转身出去通知北美团队。
“跑得这么快,是发现了什么吗?”
等助手离开之后,阮承海起身来到落地窗边,看着脚下京城市中心的繁华灯火,眼神里若有所思。
这次悄悄地跟着对方的手段操作,虽然前几日在北美联邦政府出台接手两房的时间前后,损失了不少,但算下来也有小三倍的收益。
若是前些天坚持沽空,估摸着起码有五倍的收益,北美佬真是太弱了,联邦政府出面救市都没挽回投资者的信心。
谁能想到有联邦政府托底的两房,竟然直接跌到了退市的边缘,8号那天可是坑了不知多少中小鱼,不少大鳄也是伤筋动骨,还好他当时稳了一手才没有把收益都填进去。
由于这次操作投入的资金不少,不仅之前几次的投资失利被抹平,整个青画投资第三季度的业绩可谓是极为耀眼,估摸着拥有股份的那些蛀虫们知道后都要笑醒了。
当然,现在第三季度还未结束,青画投资第三季度的业绩报表还没出来。
到时候,最多也就是两倍的收入,也能让那些躺着数钱的大老爷们满意。
其余大部分的收益,肯定要归入他私人的青海投资账户里。
为他人作嫁衣裳,从来都不是他阮承海的风格。
这次还真是多亏了那位被俞家大房记恨的小子,差不多,是时候和对方见个面了。
想到这里,阮承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备用的五星手机,短暂地开机之后,给那唯一一个存着的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滴滴滴……”
手机铃声响起,下意识地去看那个五星手机,阮承海却发现响起来的是自己平时使用的私人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是俞家大房侄子的名字。
仿佛知道对方打来是什么事,阮承海慢悠悠地喝完手中的咖啡,等铃声响了30秒之后,才不慌不忙地接了起来:“喂。”
“阮大哥,你让北美那边开始结算了?现在沽空的形势不是一片大好吗,怎么就……”
电话一接通,荆无忧就啪啪啪地说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这么快得到消息会暴露埋藏在北美操作团队中的卧底。
不同于俞家那些躺着数钱的老大爷们,几次三番差点把自己的公司搞上市的荆无忧,对于北美现今的股市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
如此大好形势,眼看收益就要向四倍迈进,最初投入的2亿要变成8亿,他就想不通作为主导的阮承海为何要开始结算。
他还想着赚个10来亿之后,届时等自己的无忧科技借壳上市,有足够的资金操作,暗中提升公司股价,狠狠再捞一笔呢。
“股市有风险,见好就收。”
没有说什么让对方独自操作自己的资金,阮承海简单直接地回答了对方的疑问。
最好的解释,就是没有解释。
“也对,阮大哥稳重是好事。”
双眼眯了眯,荆无忧想到其中的风险,确实也觉得可以收手了。
从善如流,向来是他做生意的准则。
最主要的是,他自己的投资嗅觉是不错,但和常年执掌数十亿基金却鲜有败绩的阮承海相比,还是相差比较大的。
就像前些日子,北美联邦政府出手托市,换做是他的话,肯定让人加大杠杆,全部做多,那可就损失惨重了。
这点自知之明,荆无忧还是有的。
若不然,他一个别人眼中的纨绔子弟,为何能积累下上十亿的身家。
“你的8亿,是转到汇丰银行账号还是国内的工行账号?”
见对方没有纠缠,阮承海接着问了一句。
“汇丰银行吧,你也知道,我的无忧科技要借壳上市了。资金放在港城那边,到时候省很多麻烦。”
听到阮承海说起的数字,荆无忧微微愣了一下,心里大喜之余,顺便解释了资金转到卡里的原因。
按照现在的情况而言,他当初的2亿,最多涨到6.6亿到6.8亿之间,对方一开口就送了一个多亿,人情可是不小。
“好,到时候上市遇到什么问题,随时跟我说。”
“谢谢阮大哥了。”
挂断电话,阮承海想着荆无忧前倨后恭的模样,忍不住洒然一笑。
他额外给了对方一个多亿,除了对方是俞家大房那么最合适的盟友,还因为对方大致知道这一次操作的利益,之后跟青画投资董事会汇报第三季度收益的时候可以让对方闭嘴。
荆无忧在北美的操作团队里安插了人,阮承海早就清楚,却假装不知而已。
适当地不做提防,可以有效地取信对方。
只是,那个姓周的,收到他短信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回应都没有?
是自信,还是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