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混沌劍神笔趣-第兩千八百七十六章 談判

混沌劍神
小說推薦混沌劍神混沌剑神
很快,从青铜灯内幻化出的四件物品便消失不见,青铜灯重新恢复到了从前的摸样。
但剑尘的心情却是难以平静,心脏仍在以远超平常的速度快速跳动着,一根太尊的肋骨,一根太尊的脊椎,甚至是还有半颗太尊的心脏,这三件东西若是流落在圣界,那绝对会引起整个圣界的大地震,无数太始境强者都要争得头破血流。
而剑尘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显然也是非常动心,甚至是生出贪念。
剑尘深吸一口气,强制压下自己内心那激动澎湃的心情,开口道:“青铜灯内的东西,因该远不止这些吧。”
元神状态的暗星大帝深深的看了剑尘一眼,平静道:“不错,青铜灯内的空间中,存在的东西的确远不止这四件,除了这四样东西之外,里面还有一些极为珍贵的稀世材料,以及一些祖先留下的典籍。”
“那些稀世材料由于不具备强大的气息,因此根本就无法幻化出来。”
“至于祖先留下的那些典籍,无非就是一些神通秘术和修炼功法,这些只有我们暗星族才可修炼,外界武者即便是得到了这些东西也是毫无用处。除非他们改修我们暗星族的功法,吸纳灵仙之力。”
剑尘眼中光芒闪烁,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暗星大帝,质疑道:“暗星大帝,你说你需要混元始境的修为才可打开青铜灯内的空间,那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呢?”
“哼,本帝在暗星族中向来一言九鼎,行事作风更是堂堂正正,从来不做你们外界武者那般坑蒙拐骗之事。并且,你伪装坤天的身份潜伏在我族中也有一段时日了,对于本帝的为人,想必你也并不是一无所知,本帝只能像你保证,本帝所言,绝无半点虚假之话。”暗星大帝信誓旦旦的说道,刚正不阿,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此外,木灵族太尊的这些东西在你们外界武者眼中,是足以让所有人陷入疯狂的无上宝物,可对于我族来说,真的是毫无半点作用。因为我族,已经保管这些东西无数年了,从当年灵仙界还未覆灭时,这些东西就已经在我族之手。而如今,灵仙界都已经不知覆灭多少年了,这些在你们眼中称得上无上魄宝的东西,却依旧和当年一样,只能安安稳稳的躺在青铜灯内的小世界内……”
“先不说这些东西我族无法利用起来,即便是能利用起来,我族也并不在意这些,因为我们暗星族全族所有人心中的宏愿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打破这方囚牢,挣脱这方天地,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为了这个目标,我族世世代代已经努力了无数万年,一直到如今属于我的这个时代,也依旧是没有放弃。”
暗星大帝一身刚正之气,目光坦坦荡荡的看着剑尘,继续说道:“外界武者,本帝说了这么多,只是让你明白,本帝所说的一切都完全属实,没有半点虚假。而且本帝,也不屑于去玩弄什么阴谋诡计。”
暗星大帝语气一顿,道:“当然,你如果现在改变主意,同意拿出神兽来进行交易,那本帝可以向你承诺,一旦我族大祭成功,那本帝会将青铜灯内的所有材料全部都赠与你,包括来自木灵族太尊身上的那三样物品。”
“此话不必再提,无论你们暗星族有多少珍贵的东西,哪怕是有太尊传承,也绝不可能从本帝手中换走圣羽。”剑尘直接打消了暗星大帝的一切念想,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仅凭那部分你们暗星族的特产,可交换不到你们暗星族全族的性命,既然木灵族太尊的一根骨你拿不出来,那干脆就用你们暗星族的太尊精血来替代吧。”
“你想要太尊精血?”暗星大帝目光一凝。
“不错,你们暗星族不仅诞生过太尊强者,并且还和木灵族太尊厮杀过,想必木灵族太尊的精血你们因该也有不少吧。木灵族太尊的一根骨就用太尊精血来替代,你们有多少太尊精血?”剑尘道。
暗星大帝一阵沉吟,道:“木灵族太尊的精血我们没有,即便是有那也藏在半颗心脏里,根本拿不出来。不过我族先祖的精血倒是还有一些,但也所剩不多了。”
剑尘眼中光芒大盛,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太尊精血我要十滴,给我十滴太尊精血,从此我与你族的恩怨一笔勾销,不仅是我个人,其中还包括圣羽,我会劝解他,让他不要找你们暗星族寻仇。”
“否则的话,以圣羽的神兽血脉以及天赋,在加上我的倾力培育,他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必然突飞猛进,接下来的千年内必定会给你族带来灭顶之灾,就连你暗星大帝,都不见得会是圣羽的对手。”
“暗星大帝,这个交易你认为如何?”
暗星大帝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反而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外界武者,你也不要总是拿灭族来威胁本帝我,倘若我们无法打破这方天地的囚牢,继续这样永无天日的活下去,那对我族来说,反倒是一种折磨,死亡,或许是另一种解脱。”
“本帝承认,你的确有覆灭我们暗星族的能力,不过当你灭尽我暗星族时,那你也活不了。因为到那个时候,本帝会毫不犹豫的动用先祖留下的最后手段,那就是引爆整个暗星界,让整个世界的所有生灵,包括两界山内的一切,全部都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是修为达到太始境九重天的星空巨兽所化,并且更是充斥了两大太尊的力量,一旦这个世界被本帝引爆,那所产生的威力之大,即便是上品神器也会彻底粉碎,真到了这一步,你即便是躲入暗星神殿内也绝无幸免的可能。”
“到那时,本帝的元神会存活下来,而你,则彻彻底底的形神俱灭。只是让这个世界自爆,当今这暗星界内,除了本帝之外,所有族人也全部都将死去,因此,除非真的到了族人频临灭族的地步,否则本帝是真不愿动这最后的杀手锏。”
暗星大帝目光变得炯炯有神,他十分认真的对剑尘说道:“所以,本帝希望你适可而止,留下暗星族的族人,也是给了本帝一个希望,同时也对本帝形成一种羁绊,让本帝不至于在陷入绝望之下,不顾一切的抛弃所有,去行那疯狂之举。”
剑尘脸色一阵变幻:“这么说来,其实你们暗星族随时都能打破这方囚牢?”
“的确如此,可这又能如何?囚牢打破了,可族人却全都没了,真这么做了,那就是全族的千古罪人啊,将来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暗星大帝满脸悲苦,有着一股深深的无奈。
剑尘沉默不语,他静静的盯着暗星大帝,心中不得不承认暗星大帝是一个合格的领袖,明明拥有打破囚牢的手段,可是为了族人,却甘愿自己跟着一同受困,也绝不做出背叛族人的事。
哪怕是已经被困了无数万年,意志也是没有丝毫动摇。
仅仅是这种奉献精神,就称得上是伟大二字。
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圣界,剑尘相信绝大多数人,甚至是包括一些统领一教的太始境老祖,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另外一种选择。
因为在圣界那残酷环境下,许多人的信念都发生了改变,不会让一些对自己并无大用的弱者,成为束缚住自身的一道枷锁。
“你想要十滴太尊精血,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们暗星族一个条件…不,因该是你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