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910章:除夕慰問讀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身为大明首辅,且即将成为国丈的薛国观,最爱去的地方不是准女婿这里,更不是上朝,而是花楼!
不光是薛国观,次辅吴甡,以及诸多尚书、侍郎,只要兜里有闲钱,全都是此道中人,无一例外。
武将们就更不用说了,不光去逛,只要看上眼的小姐姐,且手里有足够多的银子,二话不说,直接买断!
小姐姐们虽然有些事从教坊司那边入行的,但只要迈过这个门槛,便算是业内人士了,因为改户籍只能通过赎身的方式来完成。
对此,某太子也是乐见其成。老板娘在小姐姐能脱手的时候及时处理掉,便可以培养新人,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等人老珠黄,那就很难找到下家了,被买断嫁人,可是等于有了落脚点,拿得起钱自然都是非富即贵,小姐姐们便无须为自己下半辈子而发愁了。
薛国观等人是非常乐意给镇海伯郑芝龙当导游的,尤其是光顾美女总汇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那就可以免费潇洒快活了。
一天二三十两银子,看似不多,但每周都来,一年累计起来便至少是千两银子之多。
为了给女儿攒嫁妆,薛国观也不得不精打细算,非吃请不来。
有准女婿报销一切费用的话,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准女婿财大气粗,可是比镇海伯郑芝龙还有钱。
仅漠南那一座价值七十亿两银子的金山,太子便占有两成股份。
刨去各项开支,即使最后产出折银仅为三十亿两,太子一人即可分得六亿两银子之巨!
按每岁入账一千万两银子计算,大明自开朝以来,二百余年岁入之和,也才不到三十亿两!
自己这准女婿能赚钱,女儿成为太子妃之后,自然是可以享福的,披金戴银,衣食无忧,定然不在话下。
现在薛国观所要做的,便是帮准女婿花钱,毕竟准女婿兜里的银子已经多得快冒出来了……
郑氏也占有金山的一成股份,想来算是富甲天下了,不过这并非都是郑芝龙一人的钱,归郑氏一大家子所有。
对于某太子的好意,郑芝龙一行人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都说客随主便,到了京城,可不是句客气话。
这“主”的名头太大,客不随主便,在京城就呆不下去了。
为了招待这些贵客,老板娘美女总汇的老板娘周欣儿奉上了自家最为精彩的节目。
麾下的姑娘与小子们也都明白了今番的重要性,太子爷包场,可是不能给演砸锅了。
好在众人的舞台经验经过半年的实战,加之之前都是靠这吃饭的,眼下已然是炉火纯青了。
只要观众敢看,他们就敢演,哪怕为了老板娘的赏银,也得豁出去!
姑娘们主打歌舞,小子们侧重于小品和相声,算得上各有千秋,又相得益彰。
为了庆贺新年,某太子还交给了周欣儿不少新节目,都很能博人眼球。
像歌曲《恭喜发财》、《爱之痛》、《雨之蝶》、《姑娘请笑纳》、《你是我最近的爱》等等,这些都是新推出,在郑芝龙等人前来观看之前,就唱过两次而已。
今天在总汇里表演算是最后一次彩排,除夕,也就是明天下午,一群表演者还会有幸在前朝为皇后、太子以及文臣武将表演。
某太子本打算将大明历史上首次春节联欢晚会安排到晚上,可是担心供电问题,只能安排在下午进行。
晚会上不光有来自美女总汇的表演者,还有靓女总汇,以及京城其他娱乐场所的艺人,几乎是群英荟萃模式。
只要确有本事,不论出处,均可登上春晚的舞台,有了这次镀金,往后在各处表演,便可赚取更多的出场费了。
除郑芝龙之外,郑芝豹等人都没见过这等,比起在东番及福建表演过的歌舞团,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一行人倒是还见识过,但小品与相声对众人来说,决计是新鲜事物,而且喜闻乐见。
“给在座的衣食父母鞠躬!”
“在下亦给衣食父母……”
“你应该叫爷爷奶奶!”
“这还没开始演呢,你就打算占我便宜?”
“我占你便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差这一天!”
“当初我就该听老板娘的话,不应该带儿子上台!”
“咱把话说清楚,虽然你我是搭档,但也得各论各的!”
“你想咋论?为父给你分析一番!”
“要脸不要脸?诸位请看,就这等糟糠模样,还在当在下父亲?”
“咦咦咦!瞧你说的,在下当生父不行,当养父亦可嘛!”
“我的天呐!当初我说相声的时候,你才三岁!”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您这是打算说完这段就入土为安?”
“你个不孝之子!”
“有完没完了?占便宜还当真了?”
就这种插科打诨的节目,可谓是雅俗供赏,最受欢迎,因为说的是大白话,斗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也能听懂。
茶馆里现在相声、说书、唱戏并行,新诞生的相声算是最有观众缘的节目,只要能逗大家开心,那就一定是赚钱的。
不少后生想靠说书吃饭,然而肚子里没啥料,光靠一张嘴也说不出花来,每天只能勉强糊口,不被饿死。
好在太子爷发明了相声,这些后生弄懂了其中的门道,便纷纷开始入行,现在不光是总汇、茶馆,连酒楼、客栈都有相声表演。
若是一个人,能说单口相声。
要是配合默契,便可说对口相声。
三个人组合起来,还能说群口相声。
其中的佼佼者,一天便可落袋一二两银子。
这已经算是不少了,一个月下来便远超之前的收入。
但相声演员嘴皮子再利索,也比不过歌手。
顶级歌手出场,一首歌五两银子也不鲜见。
歌手们所唱的歌曲,九成以上都是由太子爷作词作曲。
由于仙界歌曲十分的上口,听起来又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故而没几个人不仿效。
对此,某太子也不会收专利费,这也算是变相活跃京城的演艺市场了。
有了这些人的存在,各种娱乐场所才能更加的引人入胜。
在闲暇之余,呼朋唤友去看演出,已经成为土豪们的习惯。
不差钱的人都会选择与两大总汇,实力稍逊的也能去同类的场所消遣。
郑氏一行人里,来此地次数最多的反而是年纪最小的郑成功与郑省英。
某太子对这两位的管理,总的来说,并不严格,但很明确。
那就是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该练的时候练,该打的时候打。
到你上阵的时候,你就不能腿软认怂!
等打败了辫子大军,那自然可以潇洒快活了。
通过是役,郑成功的名字也在京城如雷贯耳了。
加上某太子赏了这个门徒不少银子,这位少年英雄自然成了老板娘们眼中的大主顾。
因为郑成功只要前来,便肯定能带着自己班里的战友,通常万礼、甘辉等人一个不差。
他们单独前来,纵使兜里有些闲钱,也很是舍不得。
郑成功就不同了,太子爷的赏银,对他来说完全是零花钱。
作为世子,以后回去可是要继承家业的,那还留着京城这点钱干嘛呢?
一次花上百两银子,对郑成功来说就是司空见惯之事。
再说除了过年期间,平时根本忙于学习与训练,就没时间来这种地方。
过年期间有二十天的假期,那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吃喝玩乐了。
但每天早上的热身运动,也就是跑步、深蹲、俯卧撑、玩哑铃,都得照常进行。
等过完年回来,决计不能让太子爷看到自己居然退步了,那就太过羞煞了……
太子爷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赐名“成功”,寓意成事在人,方可建功!
直白的解释就是有了殷实家底,自己再努力一些,便能建功立业了。
郑成功今年才过了十五周岁,原本某太子打算教授三年,后来改为学艺十年。
能扛下这十年历练,便可受用一生了。
反之也无伤大雅,总好过窝在福建老家坐井观天。
太子爷教授的知识,皆为自己从未听闻过的,不光道理奇葩,而且实战时极为管用。
加之京城如此繁华,各处日新月异,郑成功也愿意三年就离开此地,还要多看看才是。
郑芝龙在心里也立志成为太子爷所说的陆海空三栖猛兽,即陆上为猛虎,天空为雄鹰,海上为蛟龙!
自家原本是靠海吃饭,可自从跟随太子爷学习,郑成功发现父亲对大海的了解,还不如太子爷的一堂课介绍的多。
不光有航海知识,还有天文、地理、历史、数学、物理、化学、风土人情等方面,可谓包罗万象,听过便能让人受益匪浅。
等听过数十节课之后,郑成功已经认为即便是孙武、韩信、诸葛亮、司马懿等人加在一起,也不如太子爷厉害。
只要沉下心来,仔细钻研,真能感觉是寓教于乐,其乐无穷。
但是眼下,郑成功的叔伯们,则沉浸在如梦似幻的场景里不能自拔了。
个别的还打算买一堆马桶回去,用这玩意出恭实在是太舒服了……
看看人家这里的节目、陈设、装修,再想想老家那些,简直是惨不忍睹,不堪入目!
一对比,这就是两个档次的货色。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众人都没吃饭,但总汇这里应有尽有。
只要舍得花钱,一桌摆上几十个菜都不成问题。
而且老板娘周欣儿有很深的人脉,在其他娱乐场所吃不到的奶油蛋糕,这里也有售。
确切的说,只须消费到一定的金额,老板娘就会遣人送上这款美食,让客人开心一下。
对包场的贵客来说,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每桌都有,人手一块。
最重要的客人管饱,在原材料充足的情况下,想吃多少都可以,总汇的厨子已经会做此等美食了。
郑芝龙等人身前的桌子上,有熟食、有炒菜、有甜品、有酒水,还有各种零食,边吃边看,何等快哉!
现场各流程都处于厂卫的监控之下,生怕有人下毒,让太子与郑氏的关系急转直下。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第910章:除夕慰問
服侍贵宾的人都是老板娘周欣儿信得过的,一个生面孔都没有,这样她才能放心。
一旦发生意外,甚至出现死人的情况,莫说赚钱,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由于监控与举报的措施一直在并行,故而发生意外的几率微乎其微。
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更不愿意被别有用心之人给坑死。
三个月小时的演出非常顺利,某太子虽然没驾临欣赏,但听到厂卫的报告,也就心里有数了。
翌日是除夕,某太子也不能睡懒觉,还得照常起来,穿戴整齐,用过膳之后,便要去后邸各处问安。
之后带着御林军巡视城防情况,顺便慰问过年还要在城头上执勤的官兵,此时是要买人心最佳时机,绝对不容错过。
白天,太子巡视老城,首辅巡视中城,次辅巡视新城,晚上各级将领均需在岗,登城巡逻,以防万一。
城外加派骑兵巡逻,城内一二类街道均有驻军与厂卫的巡逻队,所有衙门都有当班人员负责值守。
某太子不相信皇太鸡会带着他的辫子军在这时候卷土重来,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使得万年船。
从晚上八点开始,至大年初一早上六点,所有城门均需关闭,没有东宫的谕令,任何人等不得打开。
经城头吊篮出城之人,当须以东宫路条为凭,方可被官兵放行。
某太子巡视老城也不会全都走一遍,不然光内城周长就有二十三公里,走一圈下来,非累个半死不可。
主要就是看看阜成门至德胜门一线,这是之前辫子的主攻方向,如今经过初步修缮,某太子还得亲眼看过才能放心。
余下的部分,便由各位文臣代劳了,武将们负责夜班,让其上午巡城,也好消化食物,空出肚子,等下午好吃点好的。
士兵们看到太子爷在除夕居然能亲自登城视察城防情况,自然是备受鼓舞,感激不已。
某太子也不是空手来的,凡是在除夕执勤之人,不论职位高低,一律可领一斤鱼或肉。
这都是事先做熟的,在哨位上用锅热就能吃了。
当兵杀敌,过年还吃不到肉,那某太子首先就不算称职了。
算上先后抵达京城的孙传庭与隶属于洪承畴麾下的马科所部,京城及周边驻军已经超过十万之巨。
一次犒赏将士十余万今鱼肉,总量看似挺多,但只要准备充分,便难不倒某太子。
城内本来就养着从周边收集来的不少牲畜与家禽,而且冯铨从漠南凯旋而归,还带回来一千头牛与五千只羊。
山东巡抚颜继祖自打收到京城大捷的消息之后,便遣人向某太子大量上贡,别不是名贵之物,就是速冻海鲜。
天津那边担心某太子事后算勤王不利之账,也已有所表示,除夕之前便总计送来高达上万斤海鲜与河鲜。
加上此番郑芝龙送来的上千车贡品,让某太子应付犒军便容易许多了。
太子爷带鱼和肉来慰问大伙,士兵们当然开心不已,说明众人都没瞎眼,算是跟对人了。
杀敌的赏银如数发放到位,除夕还得到了关怀,太子爷往后定然是一代明君。
在场的一群人自动忽略了远在南都的那位皇帝!
没钱,还不体恤将士,自然在将士们心中没啥存在感了……
这便是缺谁,谁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