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這是我的星球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五章 山河變分享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夏归玄的道心自然不会因为错过了什么就后悔。
但意思明了……焱无月已经摊牌,现在不想和你继续不应有的暧昧,要保持距离。
是觉得“我们不合适”也好,是觉得“当时只是荷尔蒙”也罢,还是觉得“你已经和我闺蜜确定关系了,我就不该继续勾搭”,或者觉得“你是我的父神,我们不能有这类关系”。
或者兼而有之。
想要挣开天道,往坏处想,是修行到了一定层面的必经之路;往好处想,未尝不是另一种“可以和你做些什么”的迂回。
不管哪种原因,确实不能像当初那样把玩了。
夏归玄看着自己的食中二指,总觉得上面还有曾经的水渍残留,晶晶莹莹的。
也不知道现在作为纯火之灵的她,还有没有这玩意……
算了。
他平静地回应:“其实挺好的……曾经我就觉得,焱无月是个刚烈飒爽的将军,不是一个成天纠缠在感情和欲望上的女人。不过稍微有些怅然……”
焱无月转头看他。
夏归玄笑笑:“你是我临此世以来,第一个对我勾勾搭搭的女人,虽然那是一场试探引发的乌龙。”
焱无月有些小好奇:“该不会是……我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潘多拉……是一个小地方神灵造出的女人,带给人间欲望和诱惑。”夏归玄忽然笑道:“和你的属性居然意外地有点接近。虽然你诱惑的不是人间,只是我。”
焱无月觉得这么说还真有点意思:“诶,不会真有潘多拉吧?”
“有……”
“和你有关?”
“那个神国被我灭了。”
焱无月:“……”
夏归玄长身而起:“所谓神灵,很多时候只不过是一种象征和寓意,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无需较真。”
焱无月下意识跟了起来:“你要去哪?”
“……我就是蹲腻了起来站站。”夏归玄看了她一眼,笑容有些玩味。
焱无月瞬间脸红似血。
一个无意识的举动,一个下意识的问话,把之前想撇清的事情又弄得有些缠夹不清。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姬叉-第二百二十五章 山河變鑒賞
分明还是惯于跟在他边上,看他的行事而行事吗?
那之前说的那些话,便立刻如同嘴硬。
夏归玄并未借机“发起攻势”,反而道:“你若要脱离我的框架,反倒比商照夜她们简单。”
焱无月怔了怔,就见夏归玄脚尖点了点地底:“世间火焰,属性很多……普通一个行星上的火焰之源远远没到包罗万象的地步。追寻宇宙虚空之火,太渺茫难寻,反倒是其他位面之火或许是你此时可以追求的。若是包罗诸天,当然挣脱了我的框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笔趣-第二百二十五章 山河變讀書
焱无月咬着下唇,半晌才道:“你……你勾搭我。”
“哈?”夏归玄莫名其妙:“有病?”
“哼。”焱无月撇撇嘴,低声道:“谢谢。”
其实焱无月知道,夏归玄有那么点好为人师的小毛病,大抵是到了一定程度的强者都有这种毛病,随手提携指点之类的,未必是真在做暖男来感动人,甚至自己都没意识到。
但这放在她刚说想挣脱他的框架的背景下,那就显得特别有气度,很迷人。
这恐怕也算独属于夏归玄的吸引力,其他强者可未必有这种气度,毕竟利益相关,可不是谁都能这么豁达。
如果让商照夜知道她的想法,想必会点个赞。
夏归玄自己没意识到,兀自在沉吟:“说来如今罗维去了大夏,除了这个洲际传送门之外也在研究位面迁跃的事情,不妨让他帮你定向找找,近位面是否有合适的火焰之界。”
焱无月犹豫道:“这国家之事,用作我的个人提升私事,不太好吧?”
夏归玄摇摇头:“这就错了,开拓多位面,本来就是国家之事……这个世界太过潦草,没有天界与幽冥的世界,本身就是不完整的,故神裔证道艰难,也是有所缺失之故。就算不提这个,光论附属位面的开拓,既是另一种维度的纵深,也是不同的资源基地,这一点大夏人类的认知太浅了,建议你们可以与神裔合作起来。”
顿了顿,又叹息道:“如果有多位面纵深,当初千棱幻界也没那么容易入侵的。泽尔特如今也有这个缺陷,如果我们先补上,那就是实力颠覆的契机。”
焱无月眼里有了些战意,那是一种将军拓土的渴望,甚至超越了她自身提升的意愿:“我知道了,会提交军部参议。”
…………
焱无月一面向军部汇报新的想法,一面还驻留王宫,和闺蜜“谈判”一些两国合作细节。
而如果有人在云端俯瞰,会很清晰地看见,几天之内,苍龙星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变局。
其实当初元首伏诛、大夏政局翻覆,虽然影响极为深远,实则在大体上看去苍龙星都没多大变化,人类依然过自己的日子,神裔潜修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简直像个“不值一提的小局”。
即使银河舰队出征泽尔特,大胜而归,也只是抵定了新元帅的崇高威望,便于进行他的控权和军事改革,可见的变化依然不显于外。
而从神裔之地的变局,才是真正的大变局开始,因为真正占据苍龙星主要面积和人口的,本来就是神裔原住民。
一旦它们有了王、并且这个王引发的动静还特别“全民”的时候,倘若在天空卫星观测,几乎能清晰地看见四方云动,整颗星球仿佛都“活了”起来。
原先无措的、潜修的、心灰意冷的,都不知道躲哪里的一群修士“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占地盘的占地盘,下秘境的下秘境,到处斗法、比武、赌局、论道,仿佛回到了神裔最辉煌的百家争鸣之期。
消失已久的各家“宗门”纷纷重立,连龙鳌都建立起了一个“海天宗”,各自传道。
无论是宗门还是族群内部,各自996、007连轴转,修炼氛围热火朝天,各家自己定了各种鼓励与竞争细则,上下一片蓬勃。
其实初始是有些混乱的,拿绩效来管一整个国度,这个国度还比较特别,是个人修行为重的群体,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不适应性,本来并不能如此生搬硬套。
但一切在当初父神“一念生万物”的庞大资源支持下,在两大无相强者的全力支持之下,短期的矛盾和混乱全部被掩盖,一场全民修行、全民扩张的大运动就此掀起。
“其实个人修行的世界,并不需要别的,追求变强本来就是本能。”魂渊正在对商照夜道:“二十余年至今,大家缺的只是一种规则共识而不是一团乱麻,无论是旧日帝王,还是如今搞笑般的新王,其实都一样,只要有就可以。”
商照夜道:“此其一也……陛下做到了先王做不到的一件事情……”
魂渊看向她目光的落点,那是人类工程师正在建立信号基站。
更远一些,有修士正在布置传送阵。
魂渊道:“你指的是人类的技术合作?当年也有。”
“我指的是信任,以及……”商照夜微微苦笑:“陛下自己如饥似渴地,想要这些。她说没有手表玩、没有饮料喝,她要死了……除了这位陛下,谁能这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