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首席醫聖-第942章 一黑頂十粉相伴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被宋澈连珠炮的嘴炮狂轰了一通,胡培军整个人都处于宕机状态了。
他瞪大眼珠子,惊奇又错愕的审视了宋澈许久,最终,从紧咬的牙关里挤出来一句话:“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下一刻,他就迅速压制住了沸腾的情绪,反而轻笑一声,道:“宋老教出了一个好徒孙啊!这一次,算我着相了。”
胡培军一生峥嵘,从情绪到心性的境地,都早已锤炼得炉火纯青了。
因此,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
他从不会为了无意义的事情操心烦忧。
而眼前宋澈的态度,已经堵死了他威逼利诱的计划,无论他如何发怒都无济于事,倒不如豁达点一笑置之。
另外,对于宋澈看似愚蠢又高明的主意,胡培军同样是抱着不苟同却也理解的态度。
只能说,大家的道不同,追求也不同。
他走的商道,从卖药方专利,到利用长生术牟取更大的利益,都遵循着商人逐利的天性。
宋澈乃至宋老头他们,则是纯粹的医道,从治病救人到传道授业,都是遵循着奉献的原则。
有鉴于此,在对于长生术的追查到使用,彼此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分歧。
“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了,那只能各凭本事见真章了。”胡培军有了决断。
宋澈莞尔道:“你是想把你儿子赶鸭子上架去争么?”
“再说吧,走一步是一步,我只能说我一定会保住胡家的饭碗。”胡培军自然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备用计划。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胡芝书那嘹亮的公鸭嗓们:“宋兄弟,吃饭咯!”
“……”
……
在余庆镇吃完饭,宋澈谢绝了留宿的提议,独自驾车连夜回到了天州主城区。
回到了他和徐医生的那个家。
房子就是之前文雅娴留给女儿的嫁妆,经过简单的装修,就作为小两口的婚房了。
装修没有过于富丽堂皇,简约风的格调中,处处流露着清雅和温馨。
不过宋澈一进屋,就被浓重的油烟味吓了一跳。
他暗道不妙,赶忙一溜烟冲到了厨房,果然就看见烟雾中,徐医生正在手忙脚乱。
宋澈二话不说,一边将徐医生拉到身后,一边熄灭燃气灶,又把油烟机的功率开到最大,就拉着徐医生躲到了外面。
关上厨房门,将屋内的窗户全打开,又开启了新风系统,宋澈这才缓了一口气,扭头看到脸上残留着油烟的徐乔恩,不由的哭笑不得。
之前订婚后住在一起,立志要成为贤妻良母的徐医生,在工作之余又多了一个钻研的领域:厨艺!
奈何,她的天赋点似乎已经全加持在医学领域,无论如何钻研食谱,结果不是把菜烧糊就是把屋子熏糊。
最好的几次结果,菜是烧成了,但要么太淡要么太咸,连调料都能加错,吃得宋澈可谓欲仙/欲死。
到后来连徐天禄和文雅娴都被惊动了,千叮嘱万嘱咐,让女儿没事少进厨房。
现在平时,要么是宋澈下厨,要么是文雅娴过来烧饭做菜。
但一想到未来有了孩子,这个小家庭的生计该如何维持,大家只能报以无限的担忧……
“行了,你不用说了,也不用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徐乔恩一看到宋澈促狭的笑意,就知道自己免不了又要遭到无情的嘲讽,当即沮丧着小脑袋要往洗手间走。
宋澈连忙拉住她,笑着道:“我的小姑奶奶,我不是说过了嘛,今晚你先回咱妈那儿吃饭,每次您下厨都是闹得乌烟瘴气,我都得吓得心惊肉跳的,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下一代着想,没出娘胎就开始吸油烟了。”
徐乔恩拧了一下他的胳膊肉,杏眼圆睁的嗔道:“你是担心我呢,还是担心孩子,刚订婚完,这么快就嫌弃上了。”
“当然是担心你了,你想啊,如果孩子吸油烟吸得脑袋发懵,出生后呆头呆脑的,最后辛苦受罪的还不是你。”宋澈一本正经的道。
这次徐医生直接改拧宋澈的乌鸦嘴了,忿然道:“你平时油嘴滑舌也就算了,居然连孩子都挤兑上了,有你这么咒自家孩子的嘛!”
“哎呀呀呀,娘子饶命。”宋澈咧嘴求饶,其实根本没用力,故意装着痛不欲生。
“下次再说我和孩子的坏话,直接用针线缝上这张烂嘴。”徐乔恩气咻咻的抽回手。
但樱唇依旧翘得老高,一副傲娇模样,仿佛在赌气:“我也是宝宝,宝宝生气了,很难哄的那种”。
宋澈乐了,将她搂进了怀里,笑道:“凭咱俩的基因,生出来的孩子肯定长得又好看又聪明,这点大家都是公认的。”
“聪明是好,但也不要太聪明了,有你一半的机灵劲就差不多了,否则家里再多一只小猴子,我这当妈的真得操碎心了。”徐乔恩没好气道,但翘起的嘴角,分明流露着充满甜腻和期许的笑意。
显然她已经在勾勒未来一家人的幸福生活了。
宋澈的一只手也不自觉的放到了徐乔恩微微凸起的肚子上,内心一时间百转千回。
……
宋澈发誓,此生最大的使命,就是要保护母子俩的周全。
他绝不容许有任何人或事对徐乔恩母子不利!
有人敢,他就敢拼命!
但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宋澈的控制。
正如胡培军的分析,他在不经意间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医圣门长生术的探秘被重启,已然吸引了众多豪强权贵的关注。
胡家、龟苓堂、天参堂还有宋澈,只要是和此事有关联的人,都被各方势力密切关注着。
有些势力会选择按兵不动,有些势力会选择拉拢合作,还有些势力,可能会采取威逼利诱!
宋澈越接近这个医学宝藏的秘密,他和周围亲友们的危险系数就多一分,那些豺狼虎豹们,为了在这个医学宝藏中分一杯羹,一定会使出各种能用的手段伎俩!
利益使人贪婪,长生叫人疯狂,在这般情况下,无论用多大的恶意去揣摩人心都不为过。
至于退出……迟了!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就注定捂不住了!
就是宋澈现在肯将爷爷传下来的金菊花戒指送出去,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的!
因为他可能是目前最接近这口医学宝藏的关键人物!
后退无路,那么只能一往无前了。
这档节目竞赛必须要赢!
龙骨更必须要拿到!
不过在做这些之前,宋澈必须先妥善保障好徐乔恩母子俩的安全。
于是,他拨通了华无双的电话。
“如果我拿到龙骨,寻活到传说中的长生术,我愿意优先和你的华丰药业合作发展这个项目。”宋澈开门见山的道。
华无双沉默了一会,很淡定的反问道:“条件呢?”
“保护好我的老婆孩子,我不想牵连到她们分毫。”
“可以,我跟办公厅联系一下,跟保卫局申请调派几个精英,一天24小时护卫在你老婆的周围。”
华无双很爽快的同意了:“不过,你觉得自己有几成把握能赢下这场竞赛,据我所知,这次竞赛考验的可不仅仅是你们这些选手的医术实力,更不是比拼谁的名气大,而是得看运气。”
不怪华无双突然对宋澈能否夺魁打了个问号。
《杏林里》节目,主要是给观众们呈现中医选手们的日常和技艺。
至于比试高下的竞赛环节,沿袭了时下许多综艺节目的规则,用计票来裁定。
谁的票多,谁就是胜者。
那么问题来了:票是谁投的呢?
很简单,在观众们和专家们的手里!
节目流程和规则,骞志飞和汪冰冰已经跟宋澈详细阐述过了。
在跟踪拍摄每一个医生选手的日常工作中,栏目组都会选择一个富有代表性并且病人也愿意公开的病例。
通过这名医生选手在病例治疗中的表现,给观众们和专家们投票评比。
投票的观众代表,是栏目组从报名的热心观众里随机抽取的,一共一千人,人手一票。
而评委专家,则只有三个人。
据说会邀请国内最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担任,至于是何方神圣还处于严格保密中,估计是为了避免参赛的医生提前走后门拉票。
要知道,这三个专家评委,每一个人手握的票,都相当于一百张观众票!
换言之,即便某位医生选手在观众投票环节的票数比较落后,但只要获得了某位专家评委的青睐,都可能反超胜出!
乍一看,相比之前竞争中医公会话事人的【望闻问切比试】,这一套比试流程相对简单粗暴直接了许多,但是悬念也更大了。
这时候,就不是谁的医术高明、谁就能稳操胜券了。
主要得看观众缘和专家缘!
简称人缘!
“我觉得我的人缘应该不差吧。”宋澈自我评价道,只是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太确信。
“如果说这一千名手握投票权的观众都是你的粉丝支持者,那我姑且也会给你投一张信任票,但你能确保这一千名热心观众里,不会有你的黑粉?”
华无双道出了一个很致命很残酷的风险:“别忘了,恨你的人可是很多的,其中不乏有钱有势的大佬,比如曹宪民、郭溪系。而且沐春风、吴元山还有胡家,他们也都是财雄势大的主,我觉得这一会,他们已经发动一切可动员的人力跑去栏目组的官网报名了。”
“假设他们花钱雇佣一万个人报名,即便最终只有一百人获得了投票权,也将会极大的左右比试结果,而且他们还可以花钱买通各路媒体造势,甚至搞负面舆论攻击你和其他选手,进而影响观众们的投票选择,到时候你势单力薄的怎么招架?”
闻言,宋澈不由惆怅的叹了口气。
这就是所谓的一黑顶十粉吧。
自己的黑粉貌似不要太多。
他忽然有些理解时下娱乐圈的怪象了。
人气最旺、粉丝最多、身价最高的明星,未必是演技歌唱实力最好的,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只会瞪眼撅嘴卖萌傻笑的三无人员,关键得看有多少脑残粉在背后买单了。
这年头,就是一头猪,只要站在了风口上都可以被吹上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