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鑲金的攪屎棍推薦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汉阳!
今日王京城东北角燃起了熊熊大火,只见倭军将士将一具具尸体扔入火坑之中。
两军统帅则是隔火相望!
城墙上,小西行长看着火坑那边飘扬的旌旗,面色凝重道:“难道他们是胜券在握吗?”
一旁的黑田长政道:“这不可能,我们有龙山仓,暂时无须从后方运送粮草来前线,而他们必须要从辽东地区运送粮草来这边,如此远的距离,他们不可能耗得过我们。”
小西行长道:“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我甚至都认为他们彻底将汉阳城夷为平地,但如果他们后勤乏力的话,不可能还会给我们三日时间,清除城内的尸体,避免我们发生瘟疫。”
他们之前要求跟明军谈判,被方逢时一句话就给怼了回去,在没有日军没有撤离朝鲜之前,绝无谈判的可能。
这惹得日军上下非常气愤,真是给你脸不要脸,有本事你们就打进来,退是不可能退的。
他们在占领王京之后,就控制着王京最大的粮仓,龙山仓,那里可是有足够多的粮食,在王京跟明军耗,他们是占尽便宜。
可这时方逢时又书信给小西行长,休战三日,让你们清除城内的尸体,避免发生瘟疫。
这令日军上下非常困惑。
你们到底有多少粮草,大军囤积在这里,一天的消耗是非常恐怖的,还休息三天,避免我们发生瘟疫。
您们明军可真是天使啊!
因为朝鲜方面习惯于将天朝官员称呼为天使,意味天朝使臣。
松浦镇信突然道:“他们会不会直接从海上将粮食运送过来,我们最近刚刚将附近舰船撤离到全罗道。”
小西行长一怔,立刻道:“立刻派人去沿岸查看。”
黑田长政道:“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我们不能寄望于利用后勤将明军逼退。”
小西行长哼道:“这事你得去问问加藤清正,他到底在干什么?明军兵力明显不如我军,如今他们大军囤积于此,侧翼、后方必然空虚,为什么第二军至今都还未赶来。”
黑田长政也对此表示非常困惑,道:“我再派人去问问。”
这种时候,如果加藤清正还搞什么派系、阶级之争,那确实就有些过分了。
而同时明军等将领也对于方逢时的策略非常不满。
“大人,谁人打仗不烧毁几座城池,我军兵力本就不如敌军,之所以现在能够压制住敌军,都是依靠我们的火炮,而如今敌军龟缩于城内,并且在城内居民区和城外各个据点构建防御工事,如果不将火炮调入城内,我们是无法攻破汉阳城的。”
李如松非常激动地说道。
麻贵也是气愤不过道:“我们上回攻入城中,发现有许多朝鲜人在协助敌军作战,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乎他们。”
如今的明军的处境比较尴尬,归根结底,还是兵力太少,拢共才四万兵马,都还没有日军在汉阳的兵力多,一般来说,攻城肯定要比守城得人多,他们是难以围住汉阳城得。
纯粹就是依仗火炮的威力。
日军也知道打不过,于是全部躲在城内,在居民区构建防御,可见火器改变了战争,刀弓是无法打巷战的,但是火器就可以。
明军上下认为直接调派火炮入城,掩护神机营作战,也别管什么百姓、王宫。
如今那汉阳城主要的两道城门,都是直接拿木板给堵住的,原先的城门早就被冲破了,日军也懒得去修补。明军在火炮的支援下,随随便便就能够攻入城内,但是到了城内,就变得寸步难行。
日军利用大量的掩体,抵消了明军的鸟铳优势。
可如果将火炮调集城内去轰炸,日军肯定就抵挡不住,但是汉阳城和城内的百姓也挡不住,毕竟火炮凭得是覆盖,是没有准心可言的,代价可能就是烧毁整个汉阳城。
方逢时看了眼他们,道:“即便调火炮入城,我军在前进得途中,也必将会损失惨重,而如今我们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只需要面对敌军,而敌军不但要面对我军,还要面对各地的义军,还要面对朝鲜的水师,如果我们相信自己的后勤,那么拖下去对我们更加有利,倘若我们置城内百姓于不顾,那反而会令我们失尽人心。”
吴惟忠点头道:“不错,人心才是胜利的关键。”
李如松不做声了,他可不敢反对这一点,毕竟他们打播州、打洞乌,人心都是起了决定性作用,如今明军在朝鲜是深得人心,明军进入之后,各地的义军就变得更多了。
朝鲜百姓都认为有明军相助,是可以取胜的,不像之前那么绝望,他们开始奋起反抗。
这时,沈一贯突然来到大帐,一脸困惑地问道:“方尚书,建州军那边是什么情况?”
方逢时错愕道:“此话怎讲?”
沈一贯言道:“方才柳成龙找到我,说女真人在江原道、忠清道一代劫掠。”
李如松哼道:“这朝鲜人可真是会胡说八道,忠清道可是在京畿道的后方,如今汉阳城都还未攻破,这建州军怎么跑到后方去了,努尔哈赤是不要命了么。”
沈一贯皱眉道:“但是他们这回言之凿凿,不像似假的。”
李如松没好气道:“他们哪回不是言之凿凿?”
方逢时皱眉道:“派人去问问吧,自从左先锋他们击退加藤清正部之后,好像也没有什么动静。”
李如梅立刻道:“我立刻派人去问问。”
……
日军大帐。
“什么?”
小西行长倏然起身道:“加藤清正部和宇喜多秀部他们正在进军江原道保护我们的辎重?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黑田长政叹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女真人就不是来打仗的,他们就是劫掠的,各部将士得来的战利品被女真人抢去不少,这令我军将士非常愤怒,于是增兵江原道保护我们的战利品。”
小西行长气得都快昏厥过去,哪里还说得出话。
我们在前线抵抗明军,你们在后面保护战利品。
这…….!
原来努尔哈赤在报仇雪恨之后,突然就感到非常迷茫和空虚,朝鲜人如此待他们,就算他自己愿意,他手下的将士也不愿意为朝鲜人卖命,可要是撤军得话,大明朝肯定会找他们麻烦。
到底干些什么呢?
努尔哈赤突然发现日军并非完全控制朝鲜,日军当初进军太快,只是占领重要战略要地,一些乡下地方就没有去,关键各地还有不少义军,连一些次要得道路都不在日军手里,要说去进攻日军把手的战略要地,那得死不少人,但要说趁火打劫,这个…嗯,努尔哈赤就决定干脆我们专门去打劫日本抢来的战利品,向明军就汇报我们打游击战,这一个决定立刻得到将士们的一致认同。
这很爽,拿着明朝提供的粮草,在朝鲜的土地上抢劫倭贼掠夺朝鲜的财富,这么一绕,都不能说我们是强盗。
日本人也没有想到女真大军跑来就干这勾当,也没有说安排主力运送辎重,都是奴役朝鲜人来运送辎重。
而女真方面还有锦衣卫的情报辅助,那可真是一打一个准。
但其实努尔哈赤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就是笼络朝鲜百姓,因为朝鲜到底是在他的后方,他都能够认贼作父,可见他的野心,他是不会跟朝鲜计较,他总是希望能够跟朝鲜搞好关系,避免自己两线作战,只不过他又要安抚手下的将军们。
他就将抢来得辎重,是二一添作五,贵重就全部拿走,并且还拿出一些赏给锦衣卫,没有锦衣卫的情报,他也抢不到这么多,这对于锦衣卫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外快。
大家都不容易。
至于便宜得,又拿不走得,他就直接给附近的朝鲜百姓,甚至于当地的义军,还美其名曰,这是我们女真人支持朝鲜的。
其实全都是日本人从朝鲜收刮来的。
可朝鲜百姓并不知道,这一举动确实博得江原道百姓对女真人的改观。
而且努尔哈赤也是非常有远见,他不但抢辎重,他还要抢人,倭军在朝鲜不但收刮财富,还掠夺朝鲜的工匠,可是建州也缺乏工匠,他们是连这都不放过。
可这对于日本贵族而言,简直就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我们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掠夺财富和瓜分土地,因为我们的太阁大人没有那么多钱赏给我们,如今我们是费尽千辛万苦,将这些战利品都打包好了,准备运回日本,或者直接卖给弗朗机人,结果你们女真就直接来拿现成的。
日军诸部将士,哪里还有心情去支援前线,这到手得财富都被人给夺走了,我们跟大明又是无仇无怨,我们是来干嘛得?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诸部开始支援江原道,刚开始他们还是各保各的,派去人也不多,结果几次被都努哈而赤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再配合埋伏的神机营,全歼日军的追击部队。
在不知不觉中,就损失三千兵马。
他们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强盗,也不是什么义军,这是一支近万规模的精锐军队,是能够同时打劫好几路辎重,如此他们才统一作战。
努尔哈赤对日本人也不熟悉,他不知道对方会如此看重辎重,他就只是想守住咸镜道,给大明一个交代,然后再抢点钱回去,顺便笼络一下朝鲜百姓,如今一看日军好像是来真的,赶紧溜回咸镜道。
你们这也太小气了。
但是这对日军整个作战计划造成非常严重破坏,日军突然派大部队进入江原道,给日军后勤造成不小的压力,其次日军内部也产生分歧,加藤清正就认为先拿下咸镜道,一来可以剿灭建州女真,其次迂回到明军后方,进攻平壤,围魏救赵。
但是小西行长、黑田长政他们都认为,要想夺回咸镜道,必须要速战速决,因为后勤是肯定补给不上的,但是女真人可不是朝鲜人,一触即溃,到时能不能一举消灭他们,也犹未可知。
他们就认为赶紧从江原道南下,直接包抄明军左翼。
可是加藤清正他们认为,我们可以包抄明军侧翼,建州女真也能够包抄我们的后方,他们全都是骑兵,一日之内就到达我们屁股后面,暴插我们的菊花。
而明军方面现在也收到了准确的消息,之前锦衣卫没有汇报清楚,那是因为他们也在赚外快,哪能实话实话,他们给方逢时的情报是女真在打游击战,牵制对方主力,没有明说女真是在打劫。
方逢时派人去问了,他们才如实相告。
而朝鲜方面,他们本来对女真没有什么好感,关键他们认为这些战利品都是我家的,你们女真人凭什么抢走,应该都归还我们,明军就没有要我们的。
可女真人却认为,我们是抢倭军的,又不是抢你们家的,而且我还分了一半给你们的百姓和义军,绝对是仁至义尽。
方逢时发现努尔哈赤牵制日军不少主力,那就由他去吧,于是他让沈一贯去周旋。
沈一贯可是知道郭淡的用意,于是他从中使坏,其实以他的口才,是完全可以解释清楚的,因为努尔哈赤要是不抢的话,那些战利品也会被运送回日本的,如今还分给了你一半,并且后方义军提供了不少支持。
但他没有这么说,他是说目前要依靠建州女真守卫咸镜道,避免日军从咸镜道迂回到平壤,至于战后的经济恢复,我们大明会帮助你们的。
身在平壤的李昖一听,包抄平壤不就是包我么?再加上有大明的保证,于是他就勉强接受。
努尔哈赤就是一根搅屎棍,将整个战局搅得是七零八碎。
在开州与王京的中间,有一座岛,名叫江华岛,乃是朝鲜第五大岛,仁川港口也被这岛包括在内。
根据之前的要求,明朝是要彻底占领汉阳,后勤才能够得到保障,但如今看来,这变得有些不太确定,不过这粮草还是要运过去。
由于之前明朝禁海,只能跟朝鲜陆上贸易,但其实两边都有走私海商,而江华岛就是一个走私重地,许多从明朝走私来的货物,都是从这里周转,因为这里离汉阳比较近,那海峡一步就能够跨过去。
风驰集团给明军后备方案,就是将粮食先运送到江华岛,然后依靠小船从走私通道入境,风险和成本都相对高出一些,毕竟境内还未完全控制,可能会遇到倭军袭击。
但是郭淡宁可冒风险,也必须要节省运费。
朱翊鏐双手叉腰,站在岛上得高峰之上,俯瞰着整个岛屿,然而,下面全是粮队,他不免仰面一声长叹,哀嚎道:“本王是来打仗的,可不是来运送粮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