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推薦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这一变故惊呆了跟着过来的人,然而就连洛轻舞都觉得有一点莫名其妙。
转头看向一旁看戏的南宫冥:“夫君他们这是在干嘛呢?”
南宫云则是将洛轻舞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你想想当初在清河镇的时候,我们俩干了什么?”
精彩都市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笔趣-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熱推
洛轻舞回想起那一次南宫民把赵无延和欧阳朵都弄晕的事情,自己还给欧阳询打了个电话。
“他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今天找机会收拾赵无言吧?”
“我去,欧阳询看起来,平时偏偏玉公子怎的心眼儿这么小?”
“不过他们俩打起来确实很好看,你说他们俩谁会赢呢?”
南宫冥笑着道:“当然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夫君一样这么宽容大度吗?”
一旁的南宫博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爹爹还真是时刻不忘夸赞一下自己,来贬低别人呢。
现在妖精叔叔不是都已经成亲了吗?还需要这么防备吗?
不过能看到爹爹一如既往的疼爱良心,南宫博庭也笑弯了眼。
那一白一红,两个身影打得不可开交,一个手持剑,一个并未拿剑,但是一直都属于退避的那一方。
赵无言皱眉喊道:“欧阳询你今天发什么疯没事儿拔什么剑?”
“好你个赵无言,居然还问我没事拔什么剑,当初在清河镇的时候你们都做了什么?”
“你以为我答应让妹妹嫁给你就不跟你算账了吗?我这是新仇旧恨连在一起,你就不要再退上了,今天你要不跟我打个痛快,我是不会让你将我妹妹接走的。”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討論-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分享
赵无言抽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说大舅子这样的日子,你确定我们俩打下去不会误了吉时吗?”
“现在我妹妹还没被你接走呢,少叫我大舅子,今天我就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一下你。”
赵无延觉得这样寻现在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平时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现在怎么就这么胡搅蛮缠。
分明就是抓住你机会,想要公报私仇,想着欧阳朵那小丫头还在等着自己去接她,赵无言也不再回避一个纵身,跳到了跟着的侍卫面前拔了一把刀,就和欧阳询打了起来。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讀書
两个大帅哥打架,衣角翩翩,那叫一个盛世美颜。
让京城的这些人看的眼睛冒金光,尤其是那些女子时不时的就开始尖叫。
不知道何时一行人自发的为赵无言这边叫好,而另外一行人,则是为欧阳询叫好。
毕竟赵无延是属于那种邪魅型的,然而欧阳询一直都是风度翩翩的温柔公子。
自然也是俘获了不少的少女心,如今两个大帅哥打起来,那岂不是让人家大饱眼福吗?
就连一些老太太老阿婆都开始自发的喊了起来:“赵公子加油,赵公子加油!”
“欧阳询加油,欧阳询加油!”
“无言公子你最帅,无言公子你最好看。”
“无言公子我要给你生猴。”
“赵无言你倒是使劲啊,你今天不是吃了挺多吗?你是没吃饭吗?”
原本还挺淡定的赵无言听到洛轻舞这句话的时候,差点脚下一个踉跄。
“洛轻舞我警告你啊,现在不要在那里幸灾乐祸,你现在不是应该帮我赶紧将新娘接回来吗?”
其实洛钦我真的很想帮赵无延,但是南宫明确记仇,当初他去接洛轻舞的那天,可没少受这妖精的为难。
现在有人为难他了,南宫冥才不要帮忙呢,更不要让洛轻舞去帮忙。
赵云看到南宫冥不动声色拉着洛轻舞的样子,也忍不住骂了起来。
“南宫冥,你这个死腹黑,你现在是在记仇吗?”
欧阳询一下子挑开了赵无言的剑,很是不屑的道:“你难道忘了他与我是八拜之交?现在他来帮你才奇怪了吧?”
说着对赵文言勾唇一笑,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笑容,让赵无言预感到了不妙的事情要发生。
好看的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讀書
果然,下一刻就是见欧阳询停在了围墙上,转头看向南宫冥:“兄弟,你难道现在不应该过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吗?”
“怎么说我们俩也是兄弟,你不可能看着我一直跟他打下去,反正我们俩也分不出个高低,不如你来助我一臂之力如何?”
赵无言积极的回答:“不如和你们这样是以多欺少。”
然而他欢迎跟我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就站在了围墙之上,与赵无言对立。
“我倒是觉得帮一帮兄弟没什么,毕竟我也很想与赵公子过过招呢。”
赵无言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面,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他可以肯定这两人绝对是提前商量好的,说不定欧阳询突然的爆发就是因为南宫冥在后面的挑拨。
死腹黑果然还是那个死腹黑,就算是再过一百年,他依旧是那个与自己斗嘴的死腹黑。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七章:趙無言迎親被爲難鑒賞
我在下面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怎么觉得赵岩和南宫民的cp感那么强呢?
哇塞,这三个***在一起实在太养眼了,当然了,最好看的那一个是自己家的。
苍天啊,大地啊,上辈子我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吧?将这么帅气的男人给自己,而且这么帅的人都是自己身边人,怎么看都觉得下饭啊。
一想到这儿洛轻,我觉得自己还真有点饿了,早上一直忙着招呼客人,还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正伸手捂自己的肚子呢,边上就有一个托盘伸到了洛轻舞的面前,后面还放下了一个凳子。
回过头就看到南宫博庭微笑着看向自己,勾唇一笑。
“娘亲既然是吃瓜群众,我们没有瓜也不合适,不如我们先吃点瓜,嗑点瓜子慢慢看?”
洛轻舞挑挑眉:“没想到你准备倒是很齐全,不过正合我意,不愧是我儿子。”
接下来在赵无言奋力抵抗的时候,看到下面一个又一个的桌子上面不断的开始摆上东西,简直成了一个看台。
合着这些人,完全将他们三个人的打斗当成戏在看。
心里顿时就更加不好了,自己都是造了什么孽啊?
怎么认识的都是一群奇葩?大声对着洛尘喊:“你家伙也不来帮我吗?洛尘小心以后我收拾你啊?”
洛尘这么一喊,抬着头无辜的道:“妖精哥哥,毕竟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啊。”
“再说了,我就是上去十个也打不过姐夫的,我还是识相的在这里替你呐喊助威吧。”
洛天铭一闪身站到了围墙之上:“需不需要我帮帮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