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飛越泡沫時代 斜線和絃-740. 揮舞菜刀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快到晚上十点钟,中森明菜家的厨房又冒出烟火气来。
这个闹了好大一通别扭的桃浦斯达,到现在肚子还空空的。晚上工作时,忙着在心里发面团,电视台的便当也没吃几口。这会儿大闹了一通,肚子更是咕咕叫。
岩桥慎一看她这副肿着眼皮、委屈巴巴的模样,要去给她煮点东西吃,结果被立刻拒绝。
“慎一你厨艺不好。”中森明菜不假思索。
用这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说这话,就有一种微妙的、岩桥慎一试图用黑暗料理欺负她的感觉。
“行吧。”他那点单身汉厨艺确实值得这一句。
因为做饭不好吃而被桃浦斯达女朋友拒绝吃他做的饭。但从另外的角度来说,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是中森明菜还没有跟他和好的信号。
中森明菜走进浴室。过了一会儿出来,洗了脸,重新整理了头发。走近了看,眼圈儿通红,前额的发迹有一点被水打湿了的痕迹。这副模样,叫人看着又爱又怜。
看着她,岩桥慎一的感觉,就像是怀里抱着只白手套小猫。小猫软和和的,他的心也跟着变得柔软。他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她小小一只,像只小猫似的。
“慎一你呢?要不要吃?”中森明菜问。
岩桥慎一晚上跟南野阳子在外面吃过饭,肚子并不饿。
“也行啊。”他不假思索,“刚好有点饿了。”
中森明菜后退一步,瞄了他一眼,扭过头去,走进厨房。岩桥慎一也跟着她过去。于是,不短不长的一道流理台,中森明菜在里边,岩桥慎一在外边。
两个人一时半会儿谁也没说话。岩桥慎一瞧着她挥舞菜刀,瞧着她转过身去照料锅子,瞧着她认认真真的表情,还有米奇围裙背后细长的、像尾巴似的带子。
“我很喜欢你。”他突然说。
中森明菜抬起头,眨了眨眼睛。
“非常喜欢你。”岩桥慎一和她把话说开,“所以,也明白你是在用什么样的心情处理那首歌。”
中森明菜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
他这个人,要说点不好意思的话,就严肃的不得了。
“结果,却对你说了那样的话。”岩桥慎一也看她的脸,小心说了句:“对不起。”道歉的话说出口,想起她的话来,又补充道:“道歉是道歉,但不是在敷衍你。”
中森明菜叫他给逗笑了。
挥舞菜刀,似乎让她的情绪也慢慢恢复。
“我有那么吓人吗?”她盯着他看。
岩桥慎一摇头,“是我自己这么想。总觉得,要解决问题,就得先把话说开,告诉你我的想法。”
现在,两个人摆明了各想各的。要把事情给进行下去,至少先得弄清楚各自的想法,再去找个合适的办法。要不然,还是在试图用自己的点子说服对方,把自己的想法强加过去。
吵也吵了,闹也闹了。
让她撒完气,听过她的想法,岩桥慎一心里大概也有了点主意。
“那好。”中森明菜听着。
锅子开了,咕嘟咕嘟响。她扭头把火关小,又转过来,继续和他面对着面。
“首先,明菜你的想法是没有错的。说实话,能听你那么说我很高兴,而你对歌曲的理解、还有对声音的处理能力,也都非常厉害,让我刮目相看。”
岩桥慎一的夸奖真心实意。但话头立刻转开,“但是,也想请你理解,我也并不认为我的处理方式有问题。企划开始以后,有许多要考虑的地方,放在这个合作的背景下,过于强调个人风格的处理方式,会打破合作的平衡,就会非常的难办。”
“所以,问题并不是出在我和你谁对谁错上面。”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看着他的眼睛,“所以,对慎一你来说,是用你的方式来处理,对你、对这个企划要更有好处吗?”
“从企划的角度来说是这样。”岩桥慎一回答。
顿了顿,“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考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说出来,“这支曲子非常好,畅销的概率非常高。把它当作单曲主打来制作,会红的。”
要是红了,中森明菜上一张单曲的颓势,还能趁机挽回。
从出道就被安排如何才能畅销的中森明菜,不可能听不明白岩桥慎一的话。
她心情复杂,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但绝不是因为岩桥慎一有想要帮她挽回声势的想法而感动。
“慎一你不愿意看到我走下坡路啊。”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你还有很多可能性,在舞台上还有很多的潜力。”他确信。
中森明菜笑起来,“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张素面朝天、像只小动物的脸,跟舞台上完全是两个人,“是天才。”
岩桥慎一不仅喜欢她,也打从心里欣赏她。因为知道中森明菜拥有的才能,所以希望她能一直在舞台上闪着光。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心里一下觉得不是滋味。认定她是天才,却做了简单粗暴的命令他心中的天才放弃自己的想法听他指挥的事。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隔着流理台,伸过手去,推了他的肩膀一把。一边打他,一边笑道,“少来了。”
岩桥慎一收下她推的这一把,看她笑,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其实,”中森明菜瞧着他的脸,“我也并没有那么在意过气这件事。”刚哭过的眼睛又干又涩,她眨着眼睛,“当然,不再受欢迎、在排行榜上的名次下降,肯定很失落。”
不管怎么说,也是拼着一股劲儿从平民百姓家的女孩冲到一线,又在顶点停留了那么久的人,面对走下坡路,要说心里无所谓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的话,不再受欢迎了,说不定也不全是坏事……”她目不转睛看着岩桥慎一,没错过他听到自己的话以后,显得困惑的神情。
瞧着他的脸,中森明菜回过神来,意识到差点说了不该说的话,心里忽然觉得难受。也不知道是胆怯,还是迟疑。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
她一下打住话头,露出个调皮的笑容,“没办法,只能这么想嘛。毕竟,没有总是在顶点的人。不管是百惠桑,还是我喜欢的圣子桑……”
“啊!”
中森明菜抽动鼻子,转过身去。光顾着说话,忘记了还在煮着东西。
岩桥慎一瞧着她手忙脚乱的背影。
确实,强如山口百惠也会走下坡路,她宣布结婚引退时,销量和人气距离巅峰期已经拉开不小的距离。如果不是引退在了恰当的时机,也就不会成为如今的传奇。
至于松田圣子,折腾一大顿,现在也早就过气了。
即使是中森明菜,也总会过气。
话是说的没错,可是,岩桥慎一觉得刚才说着那些话的中森明菜,她的笑容叫人看在眼里,没办法跟着她一起,没心没肺的一笑了事。
……
刚才还嫌弃岩桥慎一厨艺不好,结果,现在就把稍微烧焦了的饭菜端到餐桌上。
中森明菜带着点心虚,若无其事的准备蒙混过关,“啊~肚子快饿扁了。”她说着,率先拿起筷子,“我要开动了!”
岩桥慎一看在眼里,觉得她好笑。
肚子不怎么饿,他挥动起筷子来,就没什么动力。
“果然不好吃吧?”中森明菜瞧在眼里。
岩桥慎一摇头,“还好。比我煮的要好吃多了。”他开玩笑,“如果刚才是我在煮饭,光顾着说话忘记了的话……”那画面可太美了。
中森明菜跟着他的描述想象那情形,哈哈大笑。
“慎一其实肚子不饿吧?”中森明菜单手托腮,看着他。
岩桥慎一没回答是,也没回答不是。
中森明菜突然提起旧事,“我很讨厌吃胡萝卜,最讨厌的就是胡萝卜。不过,小的时候,为了被家人夸奖是好小孩,会一边说着‘最喜欢胡萝卜’,一边把胡萝卜快点吃下去。”
“嗯。”
岩桥慎一觉得,像是她小时候会做得出来的事。想着她小时候忍着讨厌把胡萝卜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似乎就能体谅,为什么她长大后如此固执己见、讨厌的事坚决不做。
似乎,和中森明菜恋爱,需要不断去试着体谅。
但反过来,对中森明菜来说,也是一样。
一种相互之间的体谅……
“所以,我很清楚那种硬着头皮做不喜欢的事的感觉,也不希望慎一你为难。”中森明菜和他说,“尤其是为了我为难。”
不论是肚子不饿却说饿,还是放弃自己的想法配合她。
话说出来,她自己有点可惜似的,嘟起嘴,“其实,本来心里想的是,故意装成没有发现,把你的肚子给吃撑的。”
没有真的去做的坏主意说出来,她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
岩桥慎一也笑,“原来还打过这么坏心眼的主意吗?”
“歌曲的事……”中森明菜想把话题转回来。
“不过,”岩桥慎一似是无意的打断她,“我也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时,不要感到为难。不要明明讨厌胡萝卜,却还要说喜欢。”
“虽然我也不喜欢胡萝卜,”他说,“不能说着会替你吃掉,然后把你盘子里的胡萝卜都挑到自己的盘子里。不过,我们还可以选择都不吃胡萝卜。”
“嗯。”中森明菜点头,答应着。
“所以,歌曲的事。”岩桥慎一把话题转回来。
结果,又被中森明菜把话题给抢回去,转到别处,“下次我们再进录音室,还会再吵起来吗?”
岩桥慎一摇头,“不知道。”说不定下次会互骂“八嘎呀路”。
“大家看到我们再见面时,都心平气和的,不知道会怎么想。”中森明菜觉得这样的联想怪有意思的,“说不定会夸我们职业意识高。”
“但也说不定吓一跳。”岩桥慎一自然而然,陪着她说傻话。
中森明菜看着他的脸,“我问你哦。”
“嗯。”岩桥慎一听着。
中森明菜目不转睛,“如果被录音室里的人看出来了的话,要怎么办才好呢?”问题问出来,又急切地阻止他回答这个问题。
“还是不要说了,万一你说‘有办法’,那我到时也许会忍不住,在生气的时候扑上去动手。”
岩桥慎一笑她,“你也知道自己喜欢动手。”
一提这个,中森明菜瞪起眼睛,又显露出她纸老虎的风范。不过,怎么看怎么虚张声势,不多时就没了威风,小眼神一下下戳他,也不知道是撒娇还是试图萌混过关。
“歌曲的事。”岩桥慎一再一次提起来,“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吧。一起商量,探索,找一个都能接受,相互认可的演唱方式。可以吗?”
不管是一心想着如何制作企划的岩桥慎一,还是一心想把感情倾注其中的中森明菜,其实都过于强调自己,而忽视了对方的想法。
既然打从心里认可中森明菜的天才,那么,就不要把她粗暴的排除在外,让她听自己指挥。
也许正像她说的那样,要是只听他的指挥,那样的歌要多少有多少。要是不需要中森明菜的想法,那也就没有了邀请中森明菜的意义。
单纯为了完成她“合作”的愿望,然后忽略她的想法与感受,这样的合作也没有意义,不够真诚。不论出于什么样的想法,都应该重新考虑。
既不是急切地表达爱恋之情,也不是粗暴的完成合作的愿望,相互尊重,一起探索,共同找寻那个平衡,这才是“合作”这件事的真意。
“嗯。”中森明菜点头,答应着。
想了想,又有点内疚,“我也应该考虑慎一你的立场……”
这张企划专辑对岩桥慎一的职业生涯意义非凡,如果能成功,一定能让他在业界扬名。中森明菜会为他工作顺利、前途宽广而高兴。
假如自己能够帮得到他……他把话一说开,中森明菜就不能控制自己不这么想。
“但是,”岩桥慎一像猜着她在想什么,和她约定,“不喜欢的胡萝卜,不要一边说着‘喜欢’一边飞快地吃到肚子里。行吗?”
中森明菜瞧着他表情认真的脸,忽而一笑。
“不好吃。”她说,“我把饭菜煮坏了。”
她自己吃着也不怎么样。
“要不然,再换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岩桥慎一和她商量。
中森明菜摇摇头,“早知道就和你一起做了。”
她把手伸过去。岩桥慎一会意,拉住她的手。
“我相信你。”中森明菜说,“所以,和你在一起,什么也不怕。我什么也愿意试一试。”
两个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