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六百九十二章 多重概率疊加體分享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别担心,我没事,不是你的缘故,它一会儿就会长出来的。”
雷宗超看出孟超的讶异,温和地宽慰道。
果然,说话间,他的左手尾指再度长了出来,渐渐将白森森的指骨包裹住。
孟超很确定,这不是细胞再生。
因为他并没有看到伤口自愈,应有的血丝、肉芽和痂壳。
雷宗超的尾指像是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只是,比刚才更“淡”了一些,看上去有些模糊。
孟超使劲眨眼,定睛观瞧,还是觉得,雷宗超的尾指就像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烟雾,随时都会再次烟消云散。
至于他的嘴角,虽然血肉再度出现,却同样呈现出半透明的虚无感,透过血肉,仍旧能依稀看到里面的牙齿。
“雷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孟超彻底糊涂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六百九十二章 多重概率疊加體看書
“如你所见,我正在死去。”
雷宗超观察着自己的左手尾指,表情无悲无喜,平静道,“或者说,在某种概率上,我已经死了——你刚才是否看到好几个不同的我,有些遍体鳞伤,有些鲜血淋漓,有些高度腐烂,有些甚至化作一团枯骨?”
孟超瞪大眼睛,用力点头。
“那都是处在‘不同可能性’中的我。”
雷宗超解释道,“你知道,无论在昔日探索太古遗迹之时,还是和丧尸、怪兽厮杀之时,还是吸纳狂暴无匹的灵能,试图突破生命极限之时,我都有无数次九死一生的经历。
“从概率上讲,我能活到今天,实在是侥幸中的侥幸。
“倘若再重复一次,不,再重复一百次,我都没信心能复制这份幸运。
“或许,在另一种可能性里,我早就在太古遗迹深处惨死,化作一团枯骨;或者被丧尸和怪兽重创,以残缺不全的模样,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又或者走火入魔,变成畸形扭曲的怪物。
“而你所看到,眼前的我,就处在这么多重概率的叠加状态,而且,随着不断燃烧生命,施展出超负荷的力量,我的死亡概率正在逐渐增加,就像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掷一次骰子,点数超过临界,我就真的死了。”
“……”
孟超满头雾水。
觉得自己几年大学好像白上了。
根本听不懂雷宗超究竟在说什么。
“怎么会这样?”他只能干巴巴问。
“目前没人知道,或许,这就是太古文明的诅咒。”
雷宗超叹了口气,道,“我们熟知的地球人和地球文明,是三维碳基智慧生命和三维文明,最大的特点就是‘固定’和‘唯一’,我们是生活在单向度时间线和单一空间里的生命体,我们的时间长河只能向前流逝,我们也只能出现在三维空间的单一坐标点上。
“如果我们想要从三维空间的某个坐标,移动到另一个坐标,就需要消耗极大的能量和极长的时间——像是将龙城连同它的数千万人口,从地球表面移动到星海彼岸的另一颗星球表面,这样的技术,在三维文明的概念里,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但太古文明不同。
“根据我们从太古遗迹中发现的蛛丝马迹,太古文明极有可能是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四维文明。
“我们眼中缓缓流逝,一去不复返的时间长河,在太古文明眼中很可能就是一条凝固的冰河,可以自由跨越和溯源而上。
“在我们看来,广袤无垠的星辰大海,在太古文明眼中,可能就是一团压缩到极致,内外都布满褶皱的小纸团,只要有一根足够细,足够锋利的尖针,就能瞬间刺穿、沟通几百个相隔亿万光年的坐标。
“太古文明可以在不同时间线和坐标点之间轻盈跳跃,同时存在于几个、几十个、几百个时间和空间,是多重概率叠加起来的生命形态,我们无法理解,充其量只能观察和感受。
“几十年前,我曾经和金万豪还有金千禧一起在太古遗迹深处冒险,有一次,我们误入一座变幻不定的迷宫,迷宫里的通道随机变化,还布满了杀机重重和机关和陷阱,但这仍旧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当我们在迷宫里转悠了好几天,始终找不到出路之时,却发现一直有人悄无声息,跟在我们身后,三五米的地方。
“当时,我们三个都吓得毛骨悚然。
“要知道,那时候我们虽然还很年轻,却已经通过太古遗迹的磨砺,修炼出一身强横无匹的超凡力量,怎么可能被人尾随好几天都没有察觉?
“而且,无论我们多快转身和回头,始终看不到跟踪者的真面目。
“迷宫深处,漂浮着若有若无的迷雾,和笼罩龙城的迷雾一模一样。
“跟踪者隐匿在迷雾深处,始终和我们保持三五米距离,我们进,他们就退,我们退,他们就进,就像是某种……和我们割裂,却又纠缠在一起的影子一样。
“到最后,金千禧破解了迷宫的核心机关,我们终于能锁定跟踪者的真身,并第一时间发动最凌厉的攻势。
“我将其中一名跟踪者打落陷阱,然而,在对方被陷阱深处的金属獠牙吞噬时,借着幽暗的光芒,我才勉强看清楚,跟踪者竟然是我自己!
“时至今日,我都没搞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在我们踏入太古遗迹的迷宫,经过每一处分岔时,我们体内就分裂出了两种、四种、八种、十六种……无数种可能性。
“在某种可能性中,我们成功破解了迷宫的机关,逃出生天。
“但在另一种可能性里,我们却跌落陷阱,粉身碎骨。
“第三种可能性,是我们蜷缩在迷宫深处,活活饿死,腐烂,化作一团枯骨。
“而当我们离开迷宫时,所有生生死死,非生非死的可能性,又都凝聚到一起,叠加在这具身体里。”
雷宗超用模模糊糊的左手尾指,指了指自己浮现出交叉十字眼刺青的身体。
这番话在孟超心底掀起万丈狂澜。
倒不是说,孟超完全听懂了雷宗超的理论。
而是他发现,这套理论可以完美解释龙城穿越和自己重生的事情。
“难道,所谓的重生,就是概率的波澜,是从一种可能性,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吗?”
孟超心中,喃喃自语,“太古文明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呢?”
“没必要太纠结这个问题。”
见孟超流露出沉思甚至痴迷的表情,雷宗超摆了摆手道,“现在的我们,距离太古文明的层次还有十万八千里,强行寻找所谓的‘真相’和‘答案’,就像让小学生去做大学考题,只会误入歧途,浪费大量时间、资源和精力,对解决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关于我的伤势,你可以简单粗暴理解成,我在太古遗迹探索时,中了一种慢性剧毒,力量越强,毒性越重,经过几十年的日积月累,毒素终于深入肺腑、骨髓和脑域,到了该还账的时候。
“所以,我才只能终日龟缩在这间用‘夜摩星’堆砌的屋子里,浸泡在富含灵能和营养物质的基因原液中,用这种方法,勉强控制住生命磁场,维持最后一线生机。”
孟超心想,阿吉说对了。
雷宗超的“伤势”,果然比金万豪更严重。
甚至,他不是身受重伤的问题,而是在某种概率上已经死了。
金万豪的暗伤,可以通过“返老还童”来解决。
但就算把雷宗超周身细胞统统更新一遍,怕是也无法阻止他在概率上,无限趋向于死亡。
前世记忆中,的确如此。
传说中的武神,陨落在怪兽战争的最后一刻。
今生,想要逆转雷宗超的宿,孟超怕是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想到这里,孟超愈发不解:“雷师,既然如此,为什么……”
为什么您还要冒着死亡概率大幅提升的风险,将生命磁场激荡到极限,为我洗髓伐经,令我醍醐灌顶呢?
“不用觉得奇怪,孟超,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你的存在——远比你想象中更早。”
仿佛看出他的疑惑,雷宗超微笑道,“就在你传授高中同学们经过改良的《莽牛劲》,并且帮助燕横波研发《波纹劲2.0》的时候,我就知道,龙城又出现了一名了不得的后起之秀。”
孟超又是惊讶,又有些尴尬。
想想也是,雷宗超何许人也,传说中的武神,就算绝对战斗力不如巅峰时期,眼光却愈发老辣,自然能看出来自未来的《莽牛劲》和《波纹劲》,蕴藏着何等恐怖的潜力。
只不过,在雷宗超眼中,“传火老人”的小把戏,怕是不能蒙混过关的。
自己很难用“天赋异禀”,来解释这两门未来武道的来历。
孟超有些纠结,雷宗超却大手一挥,并不纠缠细节:“我能从无数死亡概率的叠加中活到今天,最重要一点,就是我不多管闲事!
“我不在乎你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只在乎你是否能用这份力量,为龙城,为同胞,为我们的文明多做一些事情。
“现在看来,这两年你一直做的很好,而由你掀起的武道新浪潮,无论升级版的《莽牛劲》和《波纹劲》,还是极限流的全新战斗模式,都为龙城人开辟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崭新道路。
“就凭这一点,我也应该竭尽所能,助你一臂之力,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