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帝奶爸在都市 起點-第1004章:陳長生,諸天遊歷者展示

仙帝奶爸在都市
小說推薦仙帝奶爸在都市仙帝奶爸在都市
几朵云点缀在蓝色的天空上,一望无际,碧蓝如洗,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爸爸你看,那是什么?”秦海蓝小朋友忽然大声喊道。
顺着女儿指引的方向望去,张临渊看到了悬浮在半空中闪烁的光球,颜色各异,没有一种是相同的。
“那些都是巨灵神一族得到的晨曦仙域的大道赏赐。”
每杀死一个巨灵神族人,就可以将蕴藏在他/她血脉中的道则剥离出来,至于能够剥离出什么样的道则,就全凭个人的运气了。因为修士是不可能根据某个巨灵神的攻击招式来判断他/她感悟了什么样的道则。
青衫和虚无将那些陷入疯狂的巨灵神全部斩杀,隐藏在他们血脉中的道则自动显露出现。最后在这片由晨曦仙域大道分身的世界中显露出来。
“青衫,你可看得清那些道则的完成性?是否有缺陷?”
青衫闻言,抬头望了好一会,道:“回陛下,所有道则都是完整的,并没有存在缺陷。”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仙帝奶爸在都市 ptt-第1004章:陳長生,諸天遊歷者分享
“这就奇怪了。”张辰嘀咕一声,低下头开始思考。
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他的面前,那就是连续出现的两个古迹都与他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而且产出的东西大部分都相同。
也有可能是产出,但是被别人提前弄走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之前在半岛国家的陵寝里面发现的夺天之萃。
就算不提那些不确定的生气,张辰能肯定这些悬浮在半空中的道则是全都被人收走了的,连权星也只是运气好,找到了巨力神像的真身,才得到了巨灵神家族修真族群的控制权,实际得到的东西并不多,全都是依靠坑杀那些修士得来的。
如今,这些被人收走的东西又一次出现,是否意味着是全新的,还是说从原本的拥有者体内剥离了?
剥离了还好说,如果没剥离,给出一份相同的全新的道则,那就有点值得让人深思了。
想了想,张辰说道:“你的木属性已经臻至圆满了,将那些木属性道则全部吸收吧,看有没有具体作用。”
青衫闻言点头,抬手一招,悬浮在半空中,闪烁着青绿色的光团全部涌入他的身体,另外的带有空间属性的道则也悄无声息消失,是落入了虚无的身体中。
两个下属在相关的主修行属性上已经接近圆满了,现在他们缺少的只是一份心境感悟和契机罢了。
很快,两人的反馈回来了,那些道则是真的有用,也就是说,现在结果偏向于张辰猜测的第二种,出现在蓝星上面的古迹,会提供全新的物品,无论是道则还是绝对的稀世珍宝。
但下一秒,张辰又犯难了,他最难受的就是有好东西出现在自己面前,却得不到。
他只是运气好,才解决了陵寝和巨灵神修真遗迹群,从女帝那里得来的信息,整个银河星系都会以等比例扩大百倍,蓝星也会跟随扩大,出现在上面的古迹肯定是多不胜数。
而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无法将这些东西全部收入囊中,真的是难受啊!
“算了,我们还是去巨力神像的巢穴吧,把这座古迹的控制权拿在手里面再说。”
就算再烦,这一趟的目的也不能忽略,张辰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捷足先登,毕竟丰厚的利益放在眼前,会让人做出冲动的行为。
光团之上的天空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真正悬浮在半空中的堡垒。
藤蔓搭桥,空间凝固,张辰等人拾阶而上,一步一步走入宫殿中。
一片死寂,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进入第一座堡垒,小丫头情不自禁的捂住嘴巴:“好臭呀,为什么这么大的风都不能把这些难闻的味道给吹走。”
在半空中就感受到了狂风的力量,秦海蓝同学本以为这座堡垒很正常,但没想到会这么臭!
“这是那些野兽的巢穴,长期在这片空间活动,跟随道则烙印在了这片房间里,想要消除也可以,拿下这座古迹的控制权限,就可以将所有的烙印清楚。”
“咦惹,谁想出来的这个方法啊,恶趣味真严重。”小丫头皱皱眉头,捂着鼻子看向张辰。
张辰一脸为难,这还真触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些修真古迹是怎么来的。他倒是了解那些修真洞府的来由,但洞府跟古迹完全是两码事。
继续往前走,途经一座座室内情况不一样的石堡,一行人绕了一长串道路,终于走到了巨力神像的房间,看到里面矗立的人影,张辰心底一沉。
“阁下是?”
“哦,竟然不说我盗取了你的机缘,还有心情来问我,永恒仙帝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
那身穿着褐色长袍的长发男子笑着转身,道:“哦,是了,是因为你身边的小丫头才选择隐忍不发作的吧。”
张辰目光一凝,声音开始变得低沉:“你到底是谁?”
“哎,年轻人,你的实力都被世界树给封印了,就不要这么嚣张嘛,对待比你年长的长辈,应该给点最基本的礼貌吧。”
“长辈自然应该给礼貌,但你我素不相识,如今你又有夺取我机缘的嫌疑,我该如何相信你?”张辰继续反问。
那人嘿嘿一笑:“终究还是只没了牙齿的老虎,换在以前,你早就出手了,不会跟我絮絮叨叨这么多。”
“你不会以为你身边的两个保镖能拿下我吧?”
“唔,让我看看,一个是世界树枝丫的化身,嗯,还算不错。另一个来头就差了点,虽然出生于特殊的空间族群,但你为什么要背叛家族了,你知不知道,虚空族很快就要出现在百族战场了。一旦他们出现,你应该很清楚你自己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神秘老者的一番话,直接将隐身在次元空间里的虚无给惊吓出来。倒是青衫一脸懵逼。
他现在的想法是这个老者说的世界树枝丫化身到底是不是在指他?
而知晓这两个秘密的张辰已经无法再镇定下来了,眼中充满了好奇的目光,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能夺取这座古迹的控制权,却迟迟没有动手,你知晓我的实力被封印,也知道我两个下属的来源,还是不动手,你到底想要什么?”
“自然不是要钱,也不要盖世功法,更不要仙帝果位。”
说到这,那长发男子仰天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诸天游历者呀。”
“诸天游历者?”
“是的!”
天有九重高,天外还有天。一个个星系文明按照既定的规律散落在这片宇宙中,看似遥远,却终究有联系。
作为这些闻名世界的唯一联系纽带,世界树,自然会有人发生这个秘密。
长发男子叫做陈长生,一位误入了百族战场,因缘际会成为了诸天游历者。
“原来是这样,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肯定已经游历了漫长的岁月,敢问前辈现在的年龄。”
陈长生嘿嘿一笑,道:“臭小子,你肯定把注意打到我身上了,才会叫我前辈。”
“怎么会呢,我这么善良阳光,正值向上的好青年。”
“少来,我可以亲眼看着你成长起来的, 你的性格是怎么养成的,你杀了多少人,抢夺了别人多少次机缘,被别人抢夺了多少次机缘,睡过多少女修士,其中又有多少是愿意的,不愿意的,我都一清二楚。”
“哎哎哎,前辈可不要凭空辱人清白啊。”张辰赶紧喊停。
他现在是真的心虚了,要是这老家伙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被女儿听到了,那他这个伟大父亲的光荣形象就轰然崩塌了,想要重新搭建起来难上加难。
“你不把注意打在我身上,我自然不会拿你开刀。”陈长生笑着说道:“不要怀疑我的脑子,我可是亲眼见证了不少东西。”
“我看到过一个文明从诞生之初再到繁荣昌盛,最后没落。看到过族群的厮杀,看到过行走在黑暗中的三个人,看到过愚弄历史,伪造证据的坏蛋,也看到过无私奉献,舍己为人的伟大存在。”
“那前辈知道我的封印如何解除吗?”张辰趁机问道。
陈长生斜睨了一眼,说道:“我都是被世界树害成这样的,死不能死,想要活得精彩也不能活,就只能这样被动的承受一切,逐渐变成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
“不过这么久了,我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
“每一次我的逗留,所做的事情,所碰到的人,都是有原因的,就跟今天,我们在这里碰面,说了这么多话一样。”
“陈爷爷,那你知不知道这古迹是谁弄出来的?”小丫头也学她父亲那样,跟着发问。
陈长生笑眯眯的看了秦海蓝一眼,道:“无论哪个文明,古迹都出自一个人之手,就是我刚刚所说的行走在黑暗中的三个人其中之一。”
“至于是谁,等时间到了,你们自己会知道的。”
“好了,我的时间到了,我该离开了,祝你们好运。”
陈长生刚准备转身离开,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身屈指一点,一团光芒径直飞向了张辰的眉心。
“这是你的造化,告诉那丫头,不要乱动了,现在乱动,以后惹出来的代价她承受不住的。”
“希望我们还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