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918章 老祖宗上課,大佬臣服,喊666(5400字。2合1)展示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荒大人是半步皇者,修为高深莫测,传闻曾经还和柳长生交过手。
他的实力强大,毋庸置疑。
可此刻,却一副讳莫如深,不敢多言的神色,并严厉呵斥了银老鬼,提醒他莫要多问。
“多谢荒大人提醒,晚辈明白了!”
银老鬼脸色一变,拱了拱手,闭嘴不敢再言。
其他的大成王者,也在互相传音议论,一个个都面色变幻不定。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老祖宗在天有靈笔趣-第918章 老祖宗上課,大佬臣服,喊666(5400字。2合1)相伴
而后排座位上。
那些星耀级的大佬们,也在彼此传音。
柳五海和柳六海是半步王者,那些大成王者的传音他们听不到,但星耀级高手的传音,却被他们清晰听见。
“六海啊,老祖宗此举,是不是真的有三分天下,而后一统的心思?”柳五海问柳六海。
柳六海不答反问道:“你还是不是老祖宗最爱的崽?”
“我不是,你是!”柳五海眼珠子一转,急忙回道。
柳六海闻言笑了,道:“那你是不是老祖宗最爱老祖宗的那个崽?”
“是!”柳五海眨了眨眼。
柳六海当即到:“既然是,那就不要问为什么,老祖宗让咱们做什么,咱们就做什么。”
“天大地大,老祖宗最大,相信老祖宗准没错!”
“哦!明白了,还是六海你看的透彻!”柳五海一幅明白了的模样,点了点头。
讲台边。
杨守安大野牛怪假寐,一幅睡着了的模样,其实是在修炼《古修士炼体神功》,锤炼他的肉身天门。
刚晋级星耀初期,他需要巩固修为,不能懈怠。
这时候。
耳边陡然传来了两道声音…….
“杨组长,你好,我是白磷部落的百里守约。”
“我是玄天圣地的玄道子。”
杨守安睁眼,血月之眸扫了教室里的百里守约和玄道子一眼,却发现他们在和其他人说话,却又在和自己传音。
这份嘴技,的确牛逼,不愧是可以坐在学前班听课的大佬。
“两位道友好,不知有何见教?”杨守安回道。
“皇选中了我们三人为大组长,不知你有什么看法?”百里守约问道。
“没什么看法!”杨守安回道。
对于不熟悉的人,他的态度很冷漠。
百里守约冷哼了一声,不再问了。
玄天圣地的玄道子又传来了声音:“之前在时空长河,听你呼救,称皇为老祖宗,杨组长,你和皇的关系……..”
“没什么奇怪的,你们就当做我是皇养的一头牛。”杨守安言简意赅。
“呵呵~”玄道子笑了,笑声也很冷。
“玄道子道友,别问了,这小辈就是猖狂,不知天高地厚,载几个跟头,他就明白了。”百里守约给玄道子传音,却故意也给杨守安传来。
在警告杨守安要尊重前辈。
显然,两人都认为杨守安在敷衍他们,心有怒气。
杨守安没有再回应,继续修炼。
有老祖宗的护体神术,他不惧任何人,掌握有柳叶邪器,他有把握可以瞬间斩杀玄道子这样的星耀级后期的老牌强者。
所以,他有恃无恐。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教室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是老祖宗柳凡来了,还未走进教室,皇的威严和气机已经弥漫而来,让所有人都一阵惊悚,感觉仿佛一头史前大凶从门口正在走来。
空气都凝固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柳五海这个班长,第一个腾的站起,大声喊道:“全体起立!”
“唰!”
教室里,三千大佬全部起立,然后同声喊道:“老师好——”
“请坐!”柳凡摆摆手,大家都坐了下来。
他扫视众人,眸光威严又深邃,微笑道:“这是诸位同学们来听的第一堂课,作为奖励,我现在给大家传授一门神术。”
“这门神术,大家刚才都见过了,就是放逐神术!”
此话一落,教室里每个人的眼睛都瞬间亮如神灯,呼吸急促。
放逐神术,是柳长生晚年创造的神术,威能强大,他们都非常动心。
若能学到,以后对敌之时,绝对可以作为压箱底的手段。
柳凡道:“为了领悟这门神术,我特意让自己被这门神术席卷,飘荡于时空长河,进而深层次感悟,这才有所得。”
“现在,我就教给大家。”
说着话,柳凡抬手,掐诀,晶莹如玉的手指,修长又有力,可以让女人尖叫。
“注意看我手势,是这样的起手式!”
柳凡说道,掐着法印抬手,画弧线,有一种奇特的韵律和波动在弥漫。
教室里的大佬,包括荒大人,都瞪大了眼睛,同时用神念感应,仔细的看着,学着,领悟着。
这可是柳长生当年的放逐神术啊!必须用心学!
只见。
柳凡的手指尖,有细密的法则线条垂落,而后结网,缠绕,进行复杂的排列组合。
“是时间法则,空间法则!”
众人都认出了这些法则,面色如常。
因为这一手,他们也可以做到,很简单。
这时候。
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的线条进行复杂的排列组合,却又遵循着某种奇特的规律,渐渐地,柳凡手指上光芒一闪。
一道符文形成了。
“时空符文!”
教室里,众大佬依旧面色平静,只是眸光深邃了许多。
柳凡继续演示。
五根手指上,有五道时空符文凝成,而后,开始有时空的力量在汇聚,越来越大,形成了时空风暴。
五个手指头上,出现了五道时空风暴,时空风暴轰鸣旋转,互相融合到了掌心位置,猛然变成了一道白光。
“轰”
手掌心所在的虚空,猛然塌陷湮灭,成为了黑洞。
远远望去,柳凡站在讲台上,举着手,手在黑洞中悬浮。
而手心中,却有一道白光在闪烁。
“这白光…….刚才是怎样形成的?!”
教室里,开始有星耀级初期的高手疑惑,没有看明白。
扭头看向其他人,发现很多和他修为相当的人,也都一脸茫然。
而星耀级中期的高手,也在沉思,只有前排的那些大佬,依旧神色如常。
神念感应下,三百六十度视角,就算坐在后面,也可以看清前面人的神色。
讲台上,柳凡手指上的时空风暴演化白光的这一幕,开始有人看不懂了。
但大家继续学习,观看。
柳凡出声道:“注意了,这是很关键的一步!看——”
说着话,手掌猛然一个旋转。
霎时间。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柳凡手心里的白光汇聚,仿佛金属钠遇到了水,一阵噼里啪啦。
看起来像是煮水,实则是时空法则在演变。
向着一个未知而神秘的方向演变。
教室里。
众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
法则演变,这可是超过了天道的规则,已经接近王者的手段了。
教室里的星耀级高手,无论是前期中期或后期的老牌高手,都觉得眼睛发晕,有些看不懂了。
白光是由时空符文变化而成,此刻却在急速演变,最后猛然沸腾,一股陌生的法则气息,从柳凡的手心里出现了。
“衍生法则!时空法则的衍生法则!”
银老鬼低声道,他看懂了。
柳凡点头,一边维持手中的神术,一边说道。
“衍生法则,源自天道法则,却超脱天道,也可理解为新法则。”
“自创新法则,这是星耀晋级王者的必经之路,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谁能明悟,谁就距离证道王者不远了!”
教室里,一群星耀级高手们闻言,都浑身大震,兴奋起来。
尤其是那些星耀级后期多年的老牌高手们,更是一个个无比激动,认真的学习,观看,领悟。
然而,此道太过玄妙,他们看了半天,依旧一脸茫然。
只有个别几个星耀级后期的老古董看懂了一丝,却也激动的差点吼了出来。
老村长就是其中之一。
陈北玄微笑道:“恭喜劳动委员,你距离王道不远了!”
他虽然是星耀级后期,但前世依然领悟此道,创造法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他可以看得懂。
那些半步王者们,最激动了。
因为他们此刻就卡在这个瓶颈上。
如今老祖宗演示,讲解,他们看的如痴如醉,目眩神迷,忘记了一切。
柳五海和柳六海,也是如此。
“法则规律排列不同,创造的新法则也不同,毫厘之差,谬以千里,所以大家一定要仔细,认真。”
柳凡说道,“我手中的这道新法则,叫做放逐法则。掌握放逐法则,是施展放逐神术的前提。”
此话一落,教室里,星耀级高手们都面露苦涩。
天帝的这句话,实则是在告诉他们,想施展放逐神术,修为必须达到王者。
这时候。
柳凡手中的放逐法则,那道白光,迅速收敛,变成了一道白绳一样的线条,在他的手心里扭动,灵动异常。
“接下来,根据命格,创造新的命运法则。”
柳凡说着,看向了讲台边的杨守安,笑道:“借用你的身体,给大家演示一下。”
杨守安点头,激动的道:“能被老师演示,是我的荣幸。”
每个人都有命格,玄之又玄,奇妙异常,不能描述。
比如,有的人语文学得好,但数学是个渣,但有的人数学是神童,语文却是个渣。
这不能怪我们偏科,也不能怪教数学的老师没有语文老师漂亮。
完全是命格在起作用。
柳凡攫取杨守安的一丝命格气息,又伸手向虚空取来命运法则。
“虚空有无数命运法则,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命运法则,所以要找准确,命格和选取的命运法则越匹配,后期形成的放逐神术威力越大。”
柳凡说道。
“柳长生的放逐神术,可以将敌人永恒放逐,回归娘胎,流产而死,威力逆天,选取的命运法则和命格百分百匹配。”
“这,很难!”
说到这里,柳凡罕见的也露出了一份凝重之色。
而教室里。
荒大人这个半皇,银老鬼等大成王者,都面色微变。
诚如天帝所说,命运法则无数,要迅速根据敌人的命格选取最匹配的命运法则,这非常难。
超乎他们的想象。
“敌人不会站着任凭你攫取他的命格,所以动作要快,要迅捷。”
柳凡说道,手里的命运法则和命格交织,融合,最后白光一闪,形成了一道新的命运法则线条,在手心里扭动。
“放逐神术的最后一个法则,是禁锢法则,也是囚笼法则!”
柳凡说道,神色严肃,眸光扫视苍穹。
教室里。
荒大人,银老鬼等人,还有一些老牌的星耀级老古董,都面色微变,心头一凛。
因为他们都隐约知道一些囚笼世界的秘密,故而讳莫如深,非常忌惮。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放逐神术竟然牵扯到了囚笼法则。
“世界虽大,却如囚笼,看不见,摸不着,但囚笼法则无处不在。”
柳凡说道,声音幽幽,让所有人心中发寒。
接着,他抬手向虚空拨动,有无形而浩瀚的古老天门力量在回荡,带起惊雷闪电,还有恐怖的末日景象浮现。
这是柳凡的石门力量。
教室里的众多大佬惊悚,肉身深处的天门都在颤抖。
在这种力量面前,他们感觉渺如蝼蚁。
但虚空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一道圆圈状的法则线条,落到了柳凡的手中。
这个法则线条一出现,教室里的虚空都仿佛被封锁禁锢了,大家都感觉神力被封印,天门被禁锢。
刹那间,所有人像是变成了凡人。
大家面色大变。
柳凡严肃的说道:“这就是囚笼法则,你们可曾见过?!”
众大佬摇头,一脸茫然。
荒大人迟疑道:“我见过,却没有见过这么完整的。”
柳凡道:“囚笼法则,是我们这方世界最根本的法则,领悟了它,你们将实力大进,施展任何神通都如虎添翼,可毁天灭地。”
“这也是放逐神术最重要的法则!”
“合!”
柳凡低喝一声。
手心里,那道新的时空法则和命运法则迅速交合,形成了一个“亼”状符文。
“亼”字状符文,三道杠,代表了三种法则。
“放逐神术!去!”
柳凡抬手,一掌拍出,掌心白光闪过,虚空塌陷,化为黑洞。
杨守安惊呼一声,被白光席卷,一下子卷入了虚无,跌落进了时空长河,被时空长河席卷,逆流而上。
教室里,有恐怖的气机残留。
所有人都面色骇然,切实感受到了这一招的恐怖。
这一招如果落到他们身上,他们扪心自问,无法抵挡。
同时。
这一刻,杨守安再次感受到了当初被神柳中那个神秘生灵放逐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全身被禁锢,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时空长河里漂浮,被打向命运的开始,向娘胎里而去。
“回来!”
柳凡一招手,杨守安浑身一轻,恢复了自由,急忙从时空长河返回教室。
坐下的刹那,他忽然心头一震。
因为在他的体内,赫然有一道符文在闪烁着白光。
那符文,带着三道杠,形似“亼”字。
赫然就是放逐神术的符文。
杨守安惊喜又激动,有此符文在手,作为媒介,他只需要充值一样充入神力,就可以无限制的施展放逐神术了。
“这是老祖宗对我的恩赐吗?!”
杨守安抬头,看向了老祖宗。
老祖宗似有所感,转身的刹那,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杨守安看到了老祖宗的眼神,感动的要哭了。
“老祖宗,我爱您,您对我太好了!我发誓,一定要用毕生来守护您!”
杨守安心中嚎叫,激动的浑身颤抖,牛蹄子都在挠地。
教室里的其他人看到了,还以为这头大野牛怪被吓到了,一个个都笑了。
柳凡道:“放逐神术,就是这么简单,大家学会了吗?”
话语落下,教室里顿时寂静一片。
“简单?大佬你能换个词吗?!”
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神色有些尴尬和难为情。
“老师,我没学会,能否再演示一遍?”柳五海起身,躬身行了一礼,满脸惭愧的说道。
他是班长,主动发挥了自己班长的能动性,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大家都不由心中为柳五海点了个赞。
这个班长,看起来还有点用。
接着。
银老鬼这个副班长也起身行礼,恭敬又一脸渴求之色的道:“老师,学生也没领悟,求您再演示一遍!”
纪律委员雷龙龙也躬身行礼道:“老师,学生也没学会。”
宣传委员陈北玄行礼道:“老师,弟子愚钝,还想再学一次。”
劳动委员老村长躬身,一脸认真和渴求的道:“老师,求您再教我们一遍,速度慢点,越慢越好。”
而后。
玄道子,百里守约,还有那些小组长们,纷纷起身,向柳凡恭敬的躬身,求柳凡再演练一次。
这一刻。
所有人都真心实意的向老祖宗弯腰躬身,九十度,脸上满是敬畏与尊崇。
老祖宗的这一手神术,不但震慑里这群大佬,也让他们切实的认识到了老祖宗的恐怖和可怕。
知道了他们与老祖宗的差距,太大了。
讲台上。
柳凡满意的笑了。
讲实话,放逐神术,是谁都能学会的吗?!
那可是柳长生晚年所悟的神术,击杀天外天强敌的大杀招,教室里的这群家伙,能有一两个学会就顶天了。
但是,柳凡依然教了,而且演练了。
大家学会或学不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逼,自己得装了,而且得装的舒服了。
此刻看来,效果杠杠的。
能打九十九分。
看到大家都躬身九十度,一脸诚恳之色的请求自己,柳凡轻咳了一声,看向第一排的荒大人。
“荒同学,大家都没学会,你是半皇,应该学会了吧?!”
“来,你给大家演示一下!”
荒大人没想到自己会被老祖宗点名,而且还这么说。
他顿时面色尴尬,急忙躬身道:“学生不才,尚未学会,还差了那么一丢丢!…..”
“差了一丢丢……”柳凡笑了。
荒大人面红耳赤,羞的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