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第562章:他是莫覺的老闆?相伴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夏思妤把电脑递到黎俏手中,几个人瞬间就凑了过来。
宋廖看着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操作,惊奇地抿唇点头,“崽崽真棒。”
沈清野一言难尽地瞪着宋老六,“你是不是拍马屁进的国际刑警组织?”
宋廖无比认真地看向他,“你拍一个我看看。”
沈清野不说话了。
不到三分钟,黎俏反攻了对方的监控锁定系统,随着分屏画面重新显示在电脑上,大家也终于看到了游走在展厅里的那道雌雄难辨的身影。
但仅仅过了十秒,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贴着墙壁低下头,按了按手里的小仪器,很快监控黑了。
“嘶……他就是莫觉!”
宋老六还盯着黑屏的电脑,方正的国字脸写满了兴奋。
找了这么久,终于看到真人了。
不过……
夏思妤趴在后排椅背上,看着黑屏的电脑,摸了下黎俏的脑袋,“怎么回事?”
黎俏继续敲着键盘,唇边笑意加深,“他加了木马,监控室的电脑中毒了。”
沈清野捂着胸口也凑了过来,“这么高端?”
此时,宋老六的表情越来越诡异,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着莫觉犯案。
但这手法怎么这么熟悉?
监控锁定、植入防火墙、反攻木马……
另一边,还在展厅里游走的身影,靠着墙边站了一会,乌溜溜地眸子望着监控摄像头,挑了下眉梢,满脸得意。
他等了片刻,自以为万无一失,这才拿出手机,对着那些展示柜里的装裱名画一顿乱拍,末了,举着听筒问道:“老板老板,有喜欢的吗?”
“……”
莫觉的声音很奇特,既有女子的轻缓,又夹着些男子的爽朗。
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什么,他撅着嘴低下头,“哦,都不喜欢啊。”
“……”
“那好吧,我再去给老板找别的。”
“……”
“哎呀,你别管了,我什么时候失手过!”
挂了电话,他又沿着展厅走了一圈,离开前,单手掐腰,回眸撇嘴,“老板说的对,什么破玩意。”
在他心里,只要是老板不喜欢的东西,都是破玩意。
此人,莫觉。
他两袖清风地离开展厅后,约莫过了五分钟,监控病毒自动销毁,画面又恢复了正常。
而藏匿在各大出入口的南洋警署人员,自始至终都没看到有人进去,更没看到有任何人出来,连个苍蝇都没有。
……
深夜两点,雅墅园公寓。
这里都是一梯一户的高级公寓设计,安保措施严谨,且私密性极佳。
和之前的套路一样,某个身影带着一身尘土味道出现在中央空调官道时,监控画面早已经被他提前更改。
三十七楼公寓房间内,一片中央空调的格栅被拧开,紧接着人影一跃而下。
房间里昏暗一片,窗帘也拉的严实。这里是黎俏的收藏公寓。
莫觉没开灯,带着夜视镜开始绕着一排排的收藏展柜来回穿梭。
转眼,他在一张四方桌上,看到了一个古典装裱的名画。
他伸手摸了摸,又拿出手机看了看对比图,然后从小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把画框装进去之后,扯着两边的背带,随着空气被挤出去,黑袋子逐渐贴合,背在身后俨然就像个可随身携带的画板。
稍顷,莫觉都不看其他的收藏品,背着画从地面一跃而起,抓住空调口并腰腹用力,很快就重新钻了进去。
盖好格栅,他沿着中央空调官道飞快地钻爬,仅仅七八分钟就来到了设施管道室。
没一会,莫觉从管道口爬出来,身上也沾满了灰尘。
他襟着鼻尖,回到地面就把尽头的铝合金格栅重新安装好,拉过先前准备好的保洁车,摘下身后的背包和画框,一股脑的放在了里面。
然后他又戴上灰白色的假发,粘上小胡子,套上了一身保洁服装推着车走出了管道室。
一切很顺利,几乎没有任何挑战性。
莫觉单手推车,边走边嘀咕,“那么多收藏品,竟然没有布控红外线,连报警器都没有,也太大意了。”
话落,身后突然有人出声,“请君入瓮而已。”
莫觉搔了搔假发,“哦,这样啊。”
嗯?
他瞬间警惕地站定,一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墙壁旁,一个纤细的身影靠着墙,单腿屈膝踩着墙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莫觉暗道不妙,推着车刚打算跑,前方的走廊缓缓出现了四个身影。
“莫觉,幸会啊。”宋廖大步流星地迎面走来。
莫觉眯了眯眸,伸手捞出保洁车里的东西,然后一脚把保洁车给踹了出去,“我才不要跟你幸会。”
他动作非常迅捷地往前跑,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边境五子全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呢。
……
十分钟后,雅墅园公寓楼内,莫觉双手抱着刚刚得手的名画,假发耷拉到一边,假胡子也掉到了嘴角,泪眼汪汪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房间内,夏思妤上前把莫觉脸上的胡子的假发摘了下来。
明晃晃的灯光下,这是他们第一次看清楚莫觉的长相。
短发凌乱,脸庞精致,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初见的印象就是个俊朗的小青年。
而他整张脸最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乌黑的杏眼,流转间很灵动,清澈分明。
夏思妤等人还在感慨他人模狗样的时候,只有黎俏无声地打量着他。
从眉眼到身段,几秒后,她眼里惊现玩味。
俊朗的小青年么?!
这时,宋廖几经沉淀,终于接受了他是莫觉的事实,声线低冽地说道:“莫觉,我的钱包呢?”
莫觉眨了眨眼,装傻,“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宋老六逼近,面色严肃,眼神凌厉,“别装蒜,你偷过什么你知道。”
莫觉顺势后退,并抱紧了怀里的名画,“我偷什么了?”
“姆达宫七幅孤品画、英帝博物馆三十二幅典藏、联合博物院十一幅肖像画……”
莫觉步步后退,直到撞上了身后的展架,他趔趄了一下,梗着脖子打断他,“有证据吗?那些画在哪儿呢?”
宋老六站定不动了,抿着嘴一言不发。
画在哪儿?都他妈被各大博物馆封存起来了。
确实没在莫觉手里。
日了。
彼时,黎俏一瞬不瞬地看着莫觉,稍顷,她拿出手机,旁若无人地打了通电话。
“在南洋?”
“……”
黎俏冷笑着吩咐了一句,“来雅墅园公寓,三十七楼。”
挂了电话,苏墨时偏头看着她,“谁?”
黎俏神色很淡,把玩着手里的手机,语焉不详,“一会就知道了。”
接下来,不论大家再问什么,莫觉都不再吭声,摆明了不配合,一门心思地琢磨着怎么逃出去。
当了这么久的梁上君子,还是第一次被抓个现行。
怎么办,老板会不会不要她了?
“老六,给警署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撤回去吧。”黎俏站在窗台边,突然说了一句话。
宋廖没多想,应声后就走到房间角落里,把抓获莫觉的事告诉了警署的联合行动警员。
对方似乎有疑问,宋老六又耐心地解释了一句,“他没拿展厅的画,就算当场抓获,也证据不足。我们在雅墅园这边人赃并获了,感谢你们的配合,明天我会亲自去警署道谢。”
……
过了二十分钟,房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距离门口最近的宋廖看了眼黎俏,见她点头便上前打开了门。
一阵清风拂过,对方身上还带着少许的水汽,头发软趴趴地耷拉在额前。
但这并不影响宋廖认出了他,“黎先生,您怎么来了?”
二哥黎彦:“……”
他嗓尖一滚,刚想说句抱歉走错门了,宋廖背后猛地传来了一声嚎叫,“老板,救命啊——”
在场所有人:“???”
黎俏垂下眸,嘴角扬起一丝了然的弧度。
最懵逼的,实属宋廖。
当黎彦穿着骚粉色西装迈步走进来的时候,莫觉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抱着怀里的东西就窜到了他面前,献宝似的把画塞进了他怀里,“老板,提香的画。”
画尼玛!
黎彦无比心虚地望着黎俏,推开莫觉,喉结来回滑动,“俏、俏俏啊,你听二哥解释。”
懵逼的宋廖动作僵硬地关上了房门,感觉自己的三观遭到了粉碎性碾压。
为什么黎彦会变成了莫觉的老板。
他也终于在这一刻恍然惊觉,为何莫觉今晚操作监控的作案手法那么熟悉了。
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出任务的时候,也采取过这样掩人耳目的方式。
而且……还是很久以前黎彦传授给他的。
敢情他是把莫觉作案的套路传给了国际刑警组织。
眼下,黎俏靠着窗台,视线在宋廖和黎二之间来回睃了两圈,“你们认识?”
宋廖机械地点头,“我之前追查莫觉的下落,在国外的各大博物馆和画展偶遇过黎先生,一回生二回熟。崽啊,他是……你二哥?”
黎俏撇了下嘴角,语气凉飕飕的,“嗯,二哥。”
黎彦想跪,搓了把额前软塌塌的碎发,挪到她跟前,“宝贝,二哥错了。”
“错哪儿了?”黎俏斜睨着他,语调拉得很长。
黎彦舔了下嘴角,伸手指着莫觉,“我就不该把他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