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逢春 愛下-第317章 回家難閲讀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花厅中静静坐着一名年轻人,冯锦西瞧着陌生,走过去打招呼:“请问你是——”
年轻人起身,声音放低:“冯三老爷走近些说话。”
冯锦西立刻警惕起来:“不必了。你说,我听得见。”
年轻人顿了顿。
冯锦西皱眉:“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若是再不表明身份,我就送客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逢春》-第317章 回家難
年轻人心道为了不惊动旁人,他特意换过衣裳才登门,没想到这位冯三老爷警惕心还挺强。
那他只有掏出腰牌了。
年轻人扫一眼左右,见一旁下人垂眼而立,拿出代表锦麟卫身份的腰牌对着冯锦西晃了一下又收起。
“抱歉,我没看清。”冯锦西有些恼了。
这人既然登门,鬼鬼祟祟做什么?
冯锦西没看清,一旁小厮却看清了,变了脸色提醒道:“三老爷,是锦麟卫!”
年轻人:“……”
冯锦西亦变了脸色:“锦麟卫?你找我做什么?”
已经被尚书府下人认出,年轻人不再遮掩:“是我们贺大人找冯三老爷了解一些事情。”
冯锦西想了想,有了印象。
是那个贺北,上次抓过他的。
“我不觉得有什么事与你们大人谈。”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逢春》-第317章 回家難
“关于红杏阁杜行首的事。”
冯锦西一愣。
“我们大人正在金水河等您。冯三老爷,请吧。”
冯锦西沉默一瞬,抬脚往外走。
年轻人跟上,路过小厮时警告道:“锦麟卫查案要保密,不得告诉旁人。”
冯锦西如梦初醒,忙转身提醒小厮:“听这位差爷的,别告诉旁人!”
让父亲大人知道了,他就完了。
冯锦西与年轻人离开后,小厮越想越怕。
三老爷到底犯了什么事啊,怎么会惹上锦麟卫呢?
不行,他要去禀报老太爷,万一三老爷闯了大祸害整个尚书府遭殃,他也跑不了。
之前教他们识字的先生说过的,这叫什么来着?对,覆巢之下无完卵。
小厮飞奔去礼部衙门报信。
冯锦西随着锦麟卫来到金水河,望着结了冰的河水很是陌生。
没想到再来金水河是这种原因。
“冯三老爷,请吧。”
冯锦西停了停,走进红杏阁。
白日里的红杏阁本就安静,今日就更安静了,安静到令人压抑。
一群神情惶惶的人中,冯锦西一眼看到了那个气定神闲的青年。
视线相对,贺北走过来。
“不知贺大人找我什么事?”
贺北指向一个屋门:“冯三老爷,不如我们去屋里聊吧。”
冯锦西略一迟疑,点了点头:“好。”
二人走进屋中,很快有锦麟卫递上茶水。
冯锦西捧着热茶心中安稳了些。
看贺北这态度,情况应该还好啊。
经历一番挫折后,冯锦西学会了沉住气分析情况。
贺北啜了口茶:“今日来红杏阁盘查,听红杏阁的人说杜行首晌午与冯三老爷见过面。”
“那又如何?”冯锦西攥着茶杯问。
“不知冯三老爷与杜行首是什么关系?”贺北语气平淡。
冯锦西笑着反问:“当然是恩客与花娘的关系,还能是什么关系?”
他这般理所当然,令贺北默了默。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逢春 ptt-第317章 回家難推薦
“杜行首的丫鬟说杜行首对冯三老爷情有独钟。”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逢春 起點-第317章 回家難展示
冯锦西笑笑:“我很欣赏杜行首弹得一手好琵琶。话说回来,会弹琵琶能解语,这样的美人哪个男人不喜欢呢。贺大人难道觉得我这样有问题?”
这个说辞贺北实在挑不出问题,何况他本意不愿与冯锦西为难,只是不想放过一丝疑点罢了。
“冯三老爷能不能说说今日与杜行首见面说了什么。”
冯锦西纳闷问:“贺大人为何对杜行首的事如此关心?”
“冯三老爷听说梅花庵庵主在红杏阁被发现的事了吧?”
“听说了。”冯锦西犹豫了一下,道,“还是杜行首对我说的。”
贺北扬眉:“我以为冯三老爷消息会很灵通。”
冯锦西苦笑:“灵通什么,最近都没怎么出门,贺大人还是说说为何叫我来吧。”
他适时表露不满:“要是被我父亲知道,那我就惨了。”
“因为杜行首失踪了。”贺北紧盯着冯锦西的眼睛,一字字道。
冯锦西一惊:“失踪?不可能!”
“冯三老爷为何觉得不可能?”贺北定定看着他问。
冯锦西唯恐被瞧出端倪,悄悄拧了大腿一下缓解紧张:“杜行首和我分开时一切如常,好端端怎么会失踪了?”
精彩玄幻小說 逢春笔趣-第317章 回家難相伴
“这就是我找冯三老爷了解情况的原因了。冯三老爷说一说你们见面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能做什么,就是喝茶聊天呗。”冯锦西面露尴尬,照着以往他与杜蕊见面时的情形说了。
因说的就是以前约会时说过的话,完全听不出漏洞。
冯锦西说到最后面露犹豫:“临分别时我就提醒了一句多加小心,总不会因为这个吧?”
贺北淡淡道:“话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心中有鬼的人。”
“你的意思是杜行首有问题?”冯锦西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她一个花娘能有什么问题啊?难不成她认识梅花庵庵主?这不可能吧,一个是尼姑,一个是花娘,根本扯不上关系啊……”
一连串问题令贺北嘴角微抽,暗道这纨绔未免太聒噪了些,还是赶紧送他回去吧。
“冯三老爷说清楚了与杜行首见面后的事就好,至于其他就不劳操心了。”贺北客气笑笑,“冯三老爷先回去吧,若是有事再联系。”
冯锦西不满撇嘴:“还是少联系吧,我还想好好活着。”
出了红杏阁,冯锦西悄悄松口气,忙赶回尚书府。
门人与冯锦西关系不错,犹豫了一下小声提醒道:“老太爷回来了,说等您回来就立刻禀报。”
冯锦西脸都绿了,颤声问:“老太爷神色怎么样?”
看着门人同情的眼神,冯锦西明白了。
“先别禀报,我等会儿再回!”交代完,冯锦西拔腿就走。
尚书府的后巷安安静静,冯锦西抬头看着高高墙头,忍不住叹气。
天还没黑呢,他翻墙会不会被逮住?
犹豫了一会儿,冯锦西撸了撸袖子,小跑着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