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38.我不在江湖,江湖卻都是我的傳說。(求訂閱,求訂閱!)展示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唐河鹏和白桦两人早上去上课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课堂上,有人问及白桦:“白老师,你期待王谦的诗吗?”
白桦对学生们笑道:“我当然期待。如果说,现在国内诗坛内还有谁的作品,能让我有所期待的话,那么,就只有王教授了!为了让王教授早点发布新作品,我在千千静听上注册充值,下载了他所有的音乐作品。”
课堂上,大家送给了白桦掌声。
白桦上个月,连续一周,在课堂上讲解的都是王谦的诗词作品,一首接一首,深度剖析了王谦的诗词。
白桦曾经在课堂上直言:王教授的出现,让国内现在的文坛水准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话,在浙大文史领域内引起了一番争论。
白桦还被教研组叫去批评了几句,让他以后不要说这种有争议的话。
但是,白桦没有收回自己的话。
下了课。
白桦走出教室,就拿出手机看了看王谦的微博,发现王谦还没有发布新的消息,心下稍微失望,快步来到办公室,放下书本,就来到了唐河鹏的办公室。
唐河鹏也刚下课回来一会儿,正拿着毛笔,在书桌上缓缓地写着书法。
白桦走进办公室也没说话打扰唐河鹏,一直等唐河鹏一笔一划地写完了一行字,才开口说道:“唐教授这几个字已经有了王教授的风骨了。”
唐河鹏摇头,感慨道:“差远了,老了,荒废了好几年了。现在体力跟不上了。俗话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王教授的字我仔细研究了将近一个月,只能算是初步模仿了出来,要想真正的写出风骨,差的还很远。我听说,吕春湖已经练了一些味道出来,但是我还没见过。”
白桦笑道:“昨天吕教授还来系里和陈主任吵了一架,强行把王教授上次留下的黑板搬走了几个。”
唐河鹏也笑起来:“老吕就是喜欢书法,上次王教授讲课结束,老吕就先把黑板都搬回家去研究了。陈主任几次上门去要都没要回来,老吕死命护着。后来陈主任是趁着老吕不在家,带着学生去搬走了,老吕气的几天没吃饭。几次偷偷来系里想把黑板搬回去,可惜没找到,这次终于被他找到搬走了。”
白桦:“就搬走了几块,陈主任怕把吕教授气出个好歹来,同意让他带走几块。剩下的黑板放在一个专门的仓库保管。每天都有不少人去观摩,我也偶尔去看看。”
唐河鹏看了白桦一眼:“如果你喜欢书法,就不能错过。我每天都会去看一个小时,回来再继续练,算是初步入门了。这瘦金体,想练出王教授那种气质,可不容易。”
白桦想了想,认真点头:“我练练硬笔书法就可以了,毛笔就算了。”
唐河鹏笑道:“也可以,你还年轻,练练书法,可以沉淀一下。”
两人坐下喝了一杯茶。
然后唐河鹏看了看电脑上的页面,展示的正是王谦的微博页面,说道:“王教授暂时还没发作品,有点慢了。难道,他要等新歌下载过两千万才发布?现在已经过了一千五百万了。”
白桦好奇地问道:“唐教授您也注册了千千静听?”
唐河鹏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的红晕,笑道:“嗯,注册了,充了十块钱,下载了王教授的的新歌大地和几首钢琴曲,钢琴曲都还不错,适合我听,难怪浙音的老彭这么推崇王教授,我算是明白了。”
唐河鹏对流行摇滚乐不那么喜欢听,觉得太吵了,听听钢琴曲,练练书法,还不错。
经过上次的打击和之后和王谦的当面交流之后,唐河鹏整个人的生活风格都变了,平时待人都和善阳光了许多,也找到了生活的兴趣爱好。
白桦建议道:“您听听王教授的平凡之路,曾经的你,肯定会喜欢的。”
唐河鹏好奇:“哦?那我下载试试,反正充了十块钱用不完。”
说着,唐河鹏就登上了千千静听,下载了王谦的平凡之路和曾经的你。
…………
京城。
薛振国和雪漫父女上午也在家里练练书法。
而且。
两人各自站在一个桌子前,拿着毛笔,认真地书写着,时而抬头看着前面墙壁上的一个巨大液晶电视。
而液晶电视里播放的画面,正是王谦在浙大讲课的视频。
视频是雪漫找人专门剪辑过的,只剪辑了王谦在黑板上写字的细节。
一笔一划,都经过了放慢处理!
可以清楚地看到王谦写每一个字的笔画细节。
父女两已经练习了半个月,一叠叠纸上写满了瘦金体的各种汉字。
两人一言不发的将白纸上写满。
薛振国放下毛笔,又看了看视频上放慢的画面,仔细地看着王谦写字时手腕的动作和落笔的手法,轻声道:“王谦的书法造诣很惊人,写字的时候,一笔一划,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练习,已经形成了本能。”
雪漫也放下了毛笔,看着视频画面,轻声说道:“是的,可惜不能拿到黑板近距离观摩学习。”
薛振国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和苦笑:“浙大那群人把王谦用过的黑板收藏了起来,宝贝的很。陈向东说我可以过去看,但是想借走,没门儿。上个月,京城几个书法协会的人去浙大看了几天,回来的时候说有些收获。”
雪漫笑道:“等我有时间了去看看就是了,到时候我拍几个照片,拿回来放大打印出来,一样可以观摩学习。”
薛振国摇头,严肃地说道:“不一样,只看照片和视频,都不一样。和实物有差别,上面的精气神差距太大了。”
雪漫:“那咱们想办法和浙大换几个黑板回来,王教授不是给他们留下了十几块黑板吗?这么多,给我们几块也没什么吧。”
薛振国说起这个就来气,冷声道:“陈向东想的很美,想要一份海冰先生留下的手稿,只能换一块黑板,做梦呢!”
雪漫听到父亲的话,也瞪大了眼睛:“海冰先生的手稿?浙大还真敢开口!”
海冰是京大出去的一位大文豪的笔名,是京大中文系的代表人物之一,其留下的几分手稿都可以算是文物了,有些富豪最近几年都开出几十万的高价想要收购当做收藏品,京大都拒绝了。
现在……
浙大竟然想用王谦写过的一块黑板,来换一位已经逝去的大文豪的手稿?
你这怕是在说梦话吧?
王谦虽然写的几首作品都是上佳的存在,书法也真的是独具一格,开创了千年来古人都不曾有过的书法风格。
但是,终究也才只是有这些作品而已,时间也太短了,哪里能和留下数部长篇文学作品的海冰先生相比?
薛振国想起这个就来气。
他觉得,浙大是在羞辱他和京大。
薛振国淡淡地说道:“他们守着那几块黑板去吧。”
雪漫笑道:“等明年,咱们也邀请王教授来京大讲课,不也能留下王教授用过的黑板了吗?争取让王教授多写一些字,比浙大的更多。”
薛振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他对于将一个年轻人看的这么重,不是很习惯,也不喜欢。
论资排辈,已经深入文学圈子里每一个人的骨子里!
尤其是薛振国以及更老一辈,如雪漫这一辈还不算太认真!
而薛振国等人,始终认为,年轻人,再有才华,也难登大雅之堂!
太年轻,年纪小!
你就错了。
不管你多有才华。
不管你写过多么令人惊艳的作品。
只要你年轻。
那你就不够资格,还需要所谓的磨炼,需要所谓的积累经验。
而只要你资格够老,关系人脉足够深,哪怕写的都是屎尿屁,都有一大群人吹捧成各种绝世佳作。
很多圈内的事情,虽然薛振国也看不惯,心中不喜。
但是,他还是本能的在维护这种所谓传统。
叮!
雪漫的手机传出提示声音。
这是她专门设置的,只要王谦发布了新的微博消息,就会给她专门的提示声音。
“王教授发消息了,我看看!”
雪漫立刻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屏幕看了起来。
进入微博!
只见,王谦刚刚的确发了一个微博消息。
“抱歉,昨天晚上回来很晚,太累了,所以睡到刚才才醒过来。看到大家带给了我一个惊喜,现在大地的下载数量已经过了一千五百万,这是你们给我的惊喜。这个数据肯定达到了我的预期,而且,现在的提升还很明显。”
“很高兴,这首歌能达到大家的喜欢。等我稍微整理一下,再给大家欣赏一下我新写的一首诗。”
雪漫看完,稍微失望。
不是发布作品的。
不过,她还是点赞转发的套餐送上。
薛振国急忙问道:“怎么样?发布的什么作品?念出来我听听。”
雪漫摇头:“还没发,他说才起床,整理一下思路再发出来。”
薛振国:“这小子的作品的确让人期待。现在的文坛,很少有人能这样让我期待了。”
雪漫笑道:“很少有人?我是没看出来,其他还有谁值得我期待的,冬梅师姐勉强算是半个吧。其他那些人写的那些诗词,我都不好意思念。还有一大群人吹捧,我都怀疑这些人上过学没有。”
雪漫想起西北某省作协副主席的作品,各种低俗的屎尿屁,还有一群人在那里吹捧,只因为其父亲资历够老,曾经有不少名作,其后人靠着屎尿屁作品还能世袭坐上做鞋副主席的位置!
让雪漫这位年轻人表示很无语。
薛振国沉默下来,仔细想了想。
貌似,在诗词领域,他还真想不出其他有谁的作品让他如此期待的。
或许,有些有才华的作者的作品,让他比较认可。
但是,没有谁还没发表的新作,让他如此期待。
叮!
又来新的消息了。
雪漫立刻打开了王谦的微博。
只见一首作品已经出现在页面上,被王谦发表了出来。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穿越八年纔出道 txt-138.我不在江湖,江湖卻都是我的傳說。(求訂閱,求訂閱!)展示
雪漫眼睛一亮,低声念出了声音:“九月九日重阳思乡,这是标题,看起来是古诗了。”
薛振国等不及了,不等雪漫念,直接凑过来看了起来。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简短的四句诗,父女两很快就看完了。
薛振国又自言自语地细细看了一遍。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遍插茱萸少一人?什么意思?茱萸是什么?”
薛振国脸上出现一些疑惑,仔细想了起来。
雪漫则是迅速在网上搜索了起来,然后说道:“某些地方在重阳节是有登高的风俗,还有在头上插茱萸的风俗,可以保平安。古籍当中有记载……”
薛振国点点头,已经想起来了。
一些古诗词和古文当中,在写重阳节的时候,有些写到了茱萸!
只是,这些作品都不怎么出名,所以他刚才一下子没想起来。
然后仔细思索,他就想起来了。
“王谦的文学底蕴很深呀。”
薛振国赞叹了一句:“这首诗,没有凄苦的言辞,但是却表现出了一种身处异乡的孤凉,和对家乡亲人的思念。越想,越感觉值得回味。”
“又是一首佳作呀……”
最后一句,薛振国长叹一口气,神色语气都有些复杂!
不知道是喜是忧。
喜的是,能见到这样一首佳作问世。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ptt-138.我不在江湖,江湖卻都是我的傳說。(求訂閱,求訂閱!)相伴
忧的是,王谦在古诗词方面的才华,的确是冠绝当世,无人可比。
这种放在古代文豪辈出的时代,也算的上是佳作的作品,王谦是一首接一首仿佛不值钱一样的发表出来!
这让同时代的其他文人怎么活?
让那些作协里整天大鱼大肉争权夺利论资排辈的所谓前辈们,怎么有颜面?
薛振国这次期待王谦的作品,有期待王谦能继续发表佳作的心情,同样也有期待着王谦失手,期待王谦发布一首很普通乃至是烂作,将之前的口碑拉低一些的复杂情绪!
雪漫也仔细念了几遍,然后点头道:“嗯,的确是一首好作品。”
雪漫拿起毛笔,一笔一划地将这首诗在白纸上写了下来,然后在微博上点赞转发了王谦的作品,接着点评道:“好作品,用了茱萸的典故。第一句直接点题,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虽然叙述平淡,却是一下子让人感觉到了思乡之情,平淡语气之中蕴含着弄弄的真情,再加上后面的用典,加重了思乡思念亲人的情绪。”
“真是一首写重阳节的古诗佳作。”
发动!
雪漫将自己用毛笔写的字拍了下来发了出去。
薛振国此刻拿出自己的手机刷了刷微博,发现不少自己关注的文艺圈子内的人,都针对这首作品发表了一些评论。
其中,唐河鹏也发表了点评:“又是一首上佳的古诗作品,不比历史上几首写重阳节的名作差了,王教授的作品没有让我失望过。”
薛振国淡淡地说道:“这个老唐,现在一个劲的吹嘘王谦。”
雪漫没说话,而是看着王谦的微博,心中期待着王谦会回复自己,与自己互动。
然而,她等了一分多钟,还是没有等到王谦的回复,脸上有些失落。
雪漫也翻了翻自己关注的文学圈子里的人,看到一个名字,轻轻皱眉。
郭壮壮?
这家伙上次在浙大课堂上被王谦教育了一番,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之后,现在又跳了出来?
雪漫凝视着手机屏幕。
郭壮壮一分钟前发布了最新的消息:“这首诗在重阳诗作当中算是佳作了。我有位女性朋友最近也写了一首关于重阳的词,正想请王教授指教一下。因为我这位朋友不喜欢玩微博,所以没有账号,我代发一下。”
“醉花阴,秋风高爽月华厚。”
“……”
雪漫仔细看完了郭壮壮发布的这首新作,马上对父亲说道:“爸,看郭壮壮的微博,他代发了一首重阳古词,我看了一下,好像是冬梅师姐的作品。”
薛振国一愣,随后看了看郭壮壮发布的作品,念了一下,轻声说道:“的确是一首不错的婉约词,醉花阴的词牌,写的也是重阳节,风格有点像冬梅的风格。不过,冬梅怎么会和郭壮壮在一起?”
雪漫摇头:“不知道,冬梅师姐在山城大学当教授呢,和郭壮壮也不熟才对。”
薛振国也疑惑地摇头:“她最近没有给我打电话,等她年底回京城找我的时候,应该会跟我说。”
雪漫:“我觉得,冬梅师姐可能是被郭壮壮忽悠上了贼船。冬梅师姐不玩微博,平时也不太喜欢上网,估计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郭壮壮忽悠的发布了作品。”
薛振国点头:“有可能,这丫头比我还老古董,被郭壮壮这种心思不纯的人骗了也真有可能。不过,这首词在水准上,和王谦这首诗还有点差距。但是,一个是古诗,一个是古词,就不好说了。”
“郭壮壮这是故意的。”
故意以古词来请教王谦,让其不能以这首诗作来回应。
不然,直接就输了。
在行文上,王谦的诗作明显要好一些,更像是古代文豪级别的作品。
而郭壮壮发布的这首古词,古味儿没那么浓,文学底蕴深厚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现代人的作品。
而王谦的作品,不写作者名字,只看作品的话,几乎都会以为这是古代某个文豪的大作。
这就是差距。
但是,郭壮壮说了是古词。
那么,王谦就要以古词来回应,要么就装作没看到。
文学圈子内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件事,纷纷关注起来。
而王谦的关注度本身就极高。
所以,诸多王谦的歌迷粉丝,以及关注这件事的路人吃瓜网友们,都纷纷转发点赞,带起了节奏。
“王教授的这首诗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但是郭壮壮发的作品看起来也很好呀。”
“终于等到了王教授的大作,竟然是一首古诗,厉害,厉害,虽然我没看太懂,但是喊666就是了。”
“坐等吊大的来分析一波。”
“很多文学圈的大V都叫好了。”
“我看了雪漫和唐教授的评论,都说是上佳的好作品。”
“你们看郭壮壮的微博了吗?”
“郭壮壮?那个被判了抄袭,还死不承认的郭壮壮吗?”
“看了,郭壮壮还有脸出来让王教授指教古词作品,哈哈哈……”
……
山城。
一片坐落在江边别墅区域内。
郭壮壮站在一座别墅的屋顶露台上。
几米之外,一个身穿古朴的汉服,手中正拿着一支毛笔在专心写字,头发梳着发髻,简单的吹在耳边,如同画里走出来一般的女子,站在一个红木的案台跟前,一笔一划地专心地写着行书。
郭壮壮微笑道:“冬梅,我刚才把你去年的一首古词作品发布在网上了,让那位王教授点评一下。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了,可能是被你的作品震撼到了。”
萧冬梅没有说话,一直将一幅字写完,放下毛笔,才轻声说道:“你又拿我的作品去忽悠谁了?”
声音如同温泉一般,清脆而温暖。
郭壮壮笑道:“我可不是忽悠人,那王教授,是真的很有才华,很厉害!”
萧冬梅看了郭壮壮一眼,凤眼之中带着智慧的光晕:“你再把他刚才发布的作品念给我听。”
郭壮壮:“好。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变插茱萸少一人。算是一首好作品。”
萧冬梅站在别墅屋顶边缘,看着江景,轻声说道:“这可不只是好作品,你如果不说是当代还活着的人写的,只看作品的话,说是古代哪位大家写的,我都信。我的这首醉花阴还不够和这首诗比。”
“而且,古诗词,我并不太擅长。”
郭壮壮笑道:“是是是,你不擅长古诗词,你擅长现代诗!我知道,你都出了两本现代诗集了!但是,这个王谦,对现代诗也很擅长,你不想看看他写的现代诗?”
萧冬梅脑海里回想起郭壮壮给她看的几首现代诗,轻声说道:“看过了。都是佳作,比我的代表作还好一点。”
郭壮壮:“冬梅,你别妄自菲薄。你的作品一点都不比他的差,甚至还更好。如果,你的这首古词输了,你可以在现代诗上赢回来!我想,你一定可以!”
萧冬梅淡淡一笑:“所以,你把我当枪使了?”
郭壮壮:“不是,是你以前说的,有好作品,拿来给你看……”
萧冬梅打断了郭壮壮的话:“好了。别说了,你走吧。”
郭壮壮尴尬地笑了笑:“冬梅……”
萧冬梅:“走吧,别等我生气。”
郭壮壮缩了缩脖子,四十几的人了,显得有些怕怕的样子:“好吧,算我不对。那我告辞了,下次再来看你。”
说着,郭壮壮转身准备走了。
不过,他刷了刷手机,看到王谦回复了,眼睛一亮,马上说道:“等等,冬梅,他回了一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