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o10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第二百五十九章:女王抓男人分享-m7keo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重生之绯闻女王
“哥那边出了点事,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你刚才根本就没拿出手机,你怎么知道你哥哥那边出了事?”苗清芸就是不松手,双眼紧紧锁着秦若夭。
秦若夭心中无奈,将手放在耳边,从空间拿出一个耳机,“你看,我刚才是在用耳机通话。”
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
苗清芸疑惑地皱了皱眉,刚才有戴耳机?她怎么没看见?
“行吧,你去吧。”苗清芸松开了手。
秦若夭笑了笑,便快步走出包厢。
而她前脚刚走,苗清芸也从包厢出来,跟了出去。
醉鬼王奕承朝门口看了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都走了,于是也踉跄地跟上去。
秦若夭就知道苗清芸会跟上来,带着她在整层楼里面绕路,一个闪身躲进一间空空的包厢,趁她走远,便赶紧出来,进了电梯。
跟丢了秦若夭的苗清芸更加怀疑秦若夭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正要转身去找,就被迎面倒来的王奕承吓得大声尖叫。
“我去,吓死我了!”苗清芸眼睁睁看着王奕承迎面摔在地上——她才不会去当别人的肉垫呢,再说了,这个高大的一个男人,她也扶不起啊!
苗清芸烦躁地叹了口气,蹲下来,双手抓着王奕承的肩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王奕承给翻个身,然后抓着他的双腿,直接拖着走。
秦若夭望着数字越来越接近26楼的电梯,双手拿出甩棍,已经做好了准备。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一把窄刀就迎面而来,锋利的刀刃直冲秦若夭的头。
“当”
甩棍挡住窄刀,借力将动手之人推出去,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瞬,秦若夭从电梯一跃而出,膝盖弯曲,朝对面那人的下巴撞去。
“额——”
那人闷哼一声,便被撞得后倒,下巴扭曲,鲜血淋漓。
一直在维持会场秩序的保镖们看到突然出现的秦若夭都是一惊,本来打算来保护秦若夭的,可一看到她的身手,就默默退了回去。
好家伙!
小姐根本就不需要保镖保护嘛!
会场的其他富商们也没想到秦若夭会突然出现,反应迅速,一招就解决了挡在电梯前的歹徒。
“组织人员安全离开这里。”秦若夭对众多保镖吩咐道。
保镖们面面相觑,随即颔首应道:“是!”
说罢,秦若夭便朝会场之内冲去。
拍卖刚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龙素工作室的股份被沈青玟买到手,正要拍卖翡翠卧佛,那些人就冲了出来,不管不顾地冲向翡翠卧佛。
龙素正窝火呢,出现一群持刀歹徒立刻就吓得龟缩在桌子底下,头也不敢抬,透过桌布看到任何一双脚经过都能吓得直哆嗦。
“小姐!”
一位保镖大喊一声,便抛来一把窄刀,那是歹徒们带上来的武器。
是可伸缩窄刀。
秦若夭迅速戴上手套一把握住窄刀,左手下意识在刀身划过,带着即将动手的刺激和血性。
富商们诧异地望着秦若夭,还是那身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装扮,还是之前见到的那个模样,却让他们感受到了不同的气场,桀骜、潇洒也嗜血狠戾。
窄刀一甩,秦若夭便朝正在攻击保镖的众人冲去。
但中途却被一人拦下,正是顶着那张假脸的保安。
这里的保安和保镖可不是同一伙人,保安是另外雇佣的,负责会场外部的治安,而保镖是沈青玟自己人,负责会场内部及人员的安全。
保安是金玉拍卖所唯一的,最方便混进来的身份。
看样子他们早就盯上了金玉拍卖所。
毕竟金玉拍卖所对参加人员都会经过层层筛选,甚至连其祖宗十八代都要查出来,得看看有没有不良犯罪记录。
滴滴抓鬼 康小宝
他们都做了一个假身份,利用黑客技术将伪造的软件植入沈青玟的工作电脑中,查到的自然是他们的假身份,所以秦若夭查无此人。
雪莱的诅咒 小蔡飞镖
对面穿着一身保安服,双眼狠戾阴沉,“你是什么人?你的招式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把你的脸皮撕下来,我就能知道你是谁,自然的,你也能知道我是谁。”秦若夭双手握刀,往后跨一步,明亮的双眼还带着期待。
期待什么?
期待打架不成?
那人不解地哼笑一声,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还对打架这么期待,真是个疯子。
他一甩手中窄刀,朝秦若夭砍去。
刀剑相撞之声充斥两人耳膜,也刺激着两人的血性。
尤其是秦若夭。
果然打架还是要跟高手打,不然一点趣味性都没有。
“你实力不错,有没有兴趣跟我?”秦若夭借力将斩来的窄刀绕到一侧,再沿着刀身往前一推。
看起轻飘飘的动作,却让对方手臂一震,踉跄着往后退去。
“你在说什么?!”那热一脸不可思议,紧接着就露出厌恶地眼神。
哦吼,看样子是误会了什么啊!
秦若夭笑道:“你想哪儿去了?我本人是颜控,你又不给我看你的本来面目,我怎么可能会那样想你呢~~”
“……”你不冲我抛媚眼,我还真信了你的话了!
“你先要我跟你可以,把翡翠卧佛给我。”男人一边稳住身形,一边慢慢朝后方移动,打算趁秦若夭不注意赶紧跑。
这个女人比谁都难缠,实力高强,招数也让他觉得熟悉,下意识就想到某个闻者色变的名字。
但不可能是她,她都死了!
据现场监控,还是死于一块香蕉皮!
呵呵,想想就好笑啊!
“你笑个毛?”秦若夭一看到他脸上表情皲裂,就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我在笑拿到翡翠卧佛的开心时刻。”男人勾唇,迅速转身,左手撑在石台上,打算从石台一跃而过,阻挠秦若夭的动作。
但他想的太美好了,他根本翻不过去。
因为腰带被秦若夭狠狠抓住。
“你——”
秦若夭歪着头,笑容甜美地说:“嗨咯,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我看你天资聪颖,骨骼清奇,还是留下来给我做事吧。”
“你脑子有病吧?我是来偷翡翠卧佛的!”男人又气又急,恨不得把手中的刀在她这张贱兮兮的脸上狠狠砍几刀。
但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