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gd1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二百九十二章 紅白湯粥閲讀-4vsrw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品尝两者之间的差距?”李隆基疑惑不解。
但“不良人”三字,他听出了玄外之音,于是颔首同意道,“那好,这朝议已久,朕也有些饥饿,就依燕一统领之言。”
“末将遵旨。”燕一抱拳应道。
随后转身,走到大殿门外,暴喝道,“不良人听令,立即让内侍将汤粥送入大殿。”
“……”
声音落后,却无人回应。
不过。
燕一面色也无丝毫变化,反到是回身,走回了之前的位置,向李隆基禀报道,“陛下,请稍等片刻。”
“无妨。”李隆基一摆手,目光却看向了杨国忠。
见他低头顺眉,今日只发了一言,内心暗自踌躇,对着朝臣道,“都起来吧。”
“臣等拜谢陛下。”
跪了半天的朝臣谢着恩,终于站了起来。
个个脸皮抽动,显然腿有些酸疼。
只有王潘脸色一喜,李隆基到现在都没有处置他,暗道自己今日怕是无碍了。
却不知,生死早已注定。
此时朝堂鸦雀无声,都在等待汤粥之后的风波。
不多时。
一队队内侍,端着红白两色小碗,进入了大明宫内。
燕一开口了,“陛下,汤粥已到。”
“燕一统领自行安排即可。”李隆基看着下方,一碗碗冒着热气的汤粥,赋予了燕一权力。
“末将遵旨。”
燕一也就不客气了,挺直了腰背,向着内侍说道,“尔等先将红色小碗,分给各位臣老。”
“诺。”内侍恭敬的点头,纷纷走向群臣,开始分发红色小碗。
至于李隆基的,则是高力士,亲自下台,接过了红色小碗,转递给了李隆基。
“都不用看着朕,吃吧。”李隆基接过红色小碗,见下方群臣不敢妄动,轻道一声。
而后拿手汤匙,搅了搅汤粥吹了吹,食了一匙子。
结果,入口眉头忽蹙。
一股苦涩感,在口中弥漫,让李隆基难以下咽。
这不是他平时吃的食物。
便将汤粥递给了高力士,“你吃了吧。”
“啊?!”高力士惊诧。
随后连忙反应了过来,“奴婢,叩谢陛下。”
李隆基赐食,高力士那敢拒绝。
桃花怨
莫说这是李隆基吃过的,就是一碗毒药,高力士也不敢拒绝啊。
可高力士与李隆基一样,汤粥入口就蹙眉了,感觉这东西,似乎有些难吃。
但这是御赐食物,他岂敢多言,吸口深气,三五两下吃了。
只留下满口苦涩之味,让高力士表情有些不自然。
接着就是下方朝臣,面部表情,与眸中之色,与李隆基和高力士都差不多。
甚至有几名朝臣,出现了干呕。
李林甫也是如此,端着红色小碗,怒视燕一喝道,“燕一统领,莫非在戏耍陛下与我等?!”
“这汤粥,根本就不是平日食用之物,你是否为了那什么细盐,在里面放了什么苦涩之物,而故意为之的!”
此言一出。
群臣纷纷目视燕一,阴阳怪气的说道。
“燕一统领,你过分了吧?!”
“何止过分,简直就是欺瞒陛下,这是欺君之罪!”
“唉,都别说了,毕竟燕一统领是唐王殿下的人,为了唐王殿下,做出如此卑劣之事,也是人之常情嘛。”
“人之常情?那他可将陛下放在了眼中?!”
“看来,这青盐与细盐,乃是无稽之谈,可笑,真是可笑啊。”
都市之追美狂少 任名币
“……”
群臣端着红色小碗,讽刺讥笑。
而燕一,见到这一幕,眼眸中尽是蔑视。
也没有群臣意料的羞怒,更没有脸色变得难看,而是依旧冷着一张脸,十分的平静。
“都给朕住口!”李隆基呵斥了群臣,将目光看向燕一,轻道,“燕一统领,你这能否解释一下?”
这并不是李隆基想要质疑燕一,而是也想知道,燕一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李易,从而来戏耍他吗?!
“陛下,还有一碗白色汤粥,还未试食。”燕一弯身,继续说道,“末将也说过,等食完两份汤粥,自会道出缘由。”
“一切真相,只有给位臣老体会过,才会有深刻的回悟,与各国权贵,感同身受。”
“如此,那就将白色汤粥分下下去。”李隆基闻言,略有所悟。
直接对着群臣说道,“尔等,食完手中红色汤粥,再食白色汤粥,两份食完之后,再议。”
这是李隆基对群臣的警告。
让他们不要瞎哔哔,没听燕一说,他自会给出解释吗?!
但群臣听见李隆基这样说,个个面色一变,看着手中的红碗汤粥,脸色发苦。
这是真的难以下咽啊。
但没有办法,李隆基下了命令,他们就是哭着,也要吃完。
群臣痛苦的吃完之后,白碗汤粥也跟着,上了他们的手。
李隆基也端着白碗汤粥,心有余悸的舀了半汤匙,放入了口中,却发现这烫粥味美咸香,与之前红碗汤粥,有着天差地别之分。
这才是人吃的嘛!
一个字,香!
两个字,真香!
李隆基一口气就吃完了。
下方的群臣也一样,经过难吃的汤粥以后,遇上这味美的,连连舀动,送入口中。
只有李林甫尝了一口,眉头纠结,还是没忍住的问道,“燕一统领,可以告诉我等,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燕一却没看李林甫一眼,懒得理会这个小丑,朝着李隆基说道,“陛下,末将准备的红白两碗汤粥,红为青盐,白为细盐。”
“末将也无舞弊之举,汤粥皆乃御膳房所做,若是陛下有疑惑,可派人前去查实。”
不过,李隆基还未问话,燕一此言,却引起了李林甫的质疑。
“这不可能!”
“青盐我等每日食用,从未觉得像今日这般苦涩,燕一,肯定是你使用了某种手段!”
“臣请恳请陛下,彻查燕一!”说完,就朝着李隆基跪下。
“燕一,你继续说。”李隆基却没有理会李林甫,而是盯着燕一,等他给出解释。
“陛下,末将想请问,李阁老这些时日是否真的知道,自己一直在食用青盐?”燕一冷眸看着跪地的李林甫。
“燕一统领问的话,真是可笑!”李林甫闻言冷哼道,“我从未知晓细盐,不是吃的青盐,难道还是细盐不成?!”
“不错,你近两月吃的都是细盐。”
燕一说完,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