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pc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龍魔血帝-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胡說八道熱推-9fyoz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龙魔血帝
她的背后可是星耀商会,星耀商会的财富暂且不提。那一日星紫萱来拜师,身后四位虚君护她上山。其阵势令羽玄门主从头到尾都心惊胆战。这次又涉及到了这个丫头,羽玄务必要认真的对待。
“你们两个一定要记住为师的话,任凭门主处置。他会看在你们年纪尚欠以及我的面子上,不会对你们追究!若是像上一次那样大闹宫殿,你们就死定了。”
司马空对星紫萱和秦叶两人训斥着,他的目光主要落在星紫萱身上。对于秦叶他还有些底气,怎么看秦叶都是老实听话。而星紫萱就不一样了,这个丫头仰仗自己的身份,目空无人。
但此次司马空恰巧发现自己错了,最难对付的不是星紫萱,而是不显山,不漏水的秦叶。七星天神连续教训了刑罚长老的多位弟子,连大能都是他教训的对象。
“师傅,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一切都听我师弟的,看我师弟的眼色行事……”
星紫萱咯咯笑道,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严肃。
“为师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
司马空听完后心中稍有几分安慰,他并没有继续去追问秦叶的态度。
真是狡猾,到头来还得让我带头被责罚。秦叶偷偷瞄了一眼星紫萱,见到她无比得意,只能暗自叹息。
当司马空三人来到大殿后,发现其余的长老早已经落座完毕。刑罚长老脸上带有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既然你司马空和他的弟子是要遭殃了。
“门主,司马空把两个不孝之徒带来了!”
司马空微微颔首,今日的他姿态格外的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两个弟子,司马空也只能带头颔首。
“秦叶拜见门主!”
“星紫萱拜见门主!”
秦叶和星紫萱同样微微颔首,只是他们的时间顺序有一点点延迟。作为师姐本应在先的星紫萱却比秦叶慢了一拍。正如星紫萱之前说的那样,今日她要听从秦叶的安排。
“八星大能,七星巅峰天神,司马空你的两个弟子还真是让本门主刮目相看!”
羽玄门主看到星紫萱和秦叶的修为后,目光中充满了震惊。尤其是秦叶的修为,上一次见到秦叶的时候,他不过是二星天神。这才多少光景,下山历练一番,回来就到了七星天神的修为,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呃,给门主添麻烦了。都怪我平时管教不严,以至于他们酿成大错!”
司马空答非所问,他一直揣测着门主话语之中的含义。一旦方向错误,不论对方说什么,人的本能都会产生偏移。
“师傅,我们没有犯下任何错误。对羽仙门只有功,并无过!”
司马空话音落下后,回答他的并非是羽玄门主,而是秦叶。
奇侠剑影
今日的秦叶,要拂逆师命,公然叫板。
“你个混账!”
司马空头也不回,他震动自己的衣袖。强大的气息直逼秦叶。秦叶便感受到身体的各处都充满了巨大的风浪,尤其在记得面颊上,更是气息强大。他的身体几乎没有僵持就飞了出去,被司马空一巴掌从大殿扇了出去。
“年轻人就应该吃点亏,有点傲气。司马空,你倒是等他把话说完再打。”
老姬看着司马空的火爆脾气,不禁说了一番。司马空这个脾气应该好好改一改了,对自己的徒弟不应当随时随地大发雷霆。
“师弟,等他把话说完再责罚也不迟!”
羽玄门主也带有一丝的责怪,司马空还是有些鲁莽了。
“弟子认为秦叶师弟说的不错,我们并无任何过错。有错的人是刑罚长老!”
星紫萱强势的站了出来,她也开始违背司马空。
“有点意思,司马空你教出来的好徒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修为放在一边暂且不提,单单是这份尊师重道,我的弟子一辈子也学不会!”
刑罚长老看着司马空,他眼中的嘲讽直接写在脸上。今日倒是有趣了,这两个弟子都反抗师傅的命令,没有一人主动遵守,眼下看起来还真是非常的有趣。
“混蛋,都是王八蛋!”
司马空破口大骂,他已经被秦叶和星紫萱两人气炸,现在完全破防。一旦失去理智,就会吃亏。司马空说的这一番话将在场的人又都得罪了,只是门主没有说话,其余人也并没有过度的表现。
“星紫萱,有什么委屈你大可以说出。今日本门主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公道。羽仙门很长一段时间都充斥着不良空气,如今大敌当前也要好好净化净化了!”
羽玄门主的话带有深意,他所说的不良空气暗有所指。由于在场只人数很少,每个人听到这一番话都有些心中紧张。伴君如伴虎,在这紧急关头,门主说不定会有一些大的动作。
“我与秦叶师弟拼尽性命把照魔镜带回羽仙门,且不说有多大的功劳,至少应当没有过错吧?”
说到这里,星紫萱略微停顿。她的目光朝着外面看了看,发现秦叶仍然在地上翻滚。司马空这一巴掌打的很重,险些让秦叶生活不能自理。
“对,我曾经说过。不论是谁把照魔镜带回羽仙门,都应该重重奖赏,不论他用什么方式将其带回!”
羽玄门主点了点头,对星紫萱的这一番话他完全承认。大敌时刻,照魔镜是关键的。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照魔镜带回羽仙门,带回来的就是羽仙门的有功之人。
“门主,他们是从我徒儿赵宏光手中抢夺过来的。险些令我徒儿葬送在野外,这完全破坏了宗门的和谐,应当,应当治……”
刑罚长老并没有敢直接说治罪,他在察言观色,观察门主的表情。
“刑罚长老,你在挑衅宗主权威吗?宗主说了,不论用什么方式把照魔镜带回羽仙门,都应该受到奖赏,而不是你口中的责罚!”
秦叶一个鲤鱼打挺,他的身体从地面站起来。身上的疼痛也被他暂时忽略掉了,现在必须要挺身而出,来抓住这一次机会。任何时候,机会都是稍纵即逝。只要不珍惜,从手中溜走后就没有了。
“师弟,你好样的!”
星紫萱直接走到外面,把秦叶搀扶进来。
闻着星紫萱身上的芳香味道,感受着那柔软的弹性,秦叶身上的伤势似乎减轻了几分,说起话来也变得更加有力。
“还请门主您给我们做主,为我们主持公道!”
秦叶铿锵有力,这个时候不论是谁在他眼里都没有了地位。
“秦叶,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刑罚长老的话也不全然是错,对羽仙门弟子出手乃是大忌。受到责罚也理所应当!”
羽玄门主的话摸凌两可,虽然话语简单,但却展现出了十足的智慧。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心术绝对是超凡的。
老狐狸,每一个宗主都不是简单的家伙。秦叶看着羽玄门主,在他心中也开始骂了起来。
“门主,您设想危急时刻,魔王随时有可能出没,身为羽仙门弟子最应该想到的是什么?”
“你继续说!”
秦叶直接给羽玄门主抛出了一个问题,哪知羽玄门主并没有答复,而是让秦叶继续说下去。
学到了,今天又学到了。秦叶看着羽玄们住的反应,他心中暗道自己又涨了见识。
“最应该想到的首先是完成自己的使命,将照魔镜带回羽仙门,切不可落入到魔族的手中!”
秦叶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大脑开始了飞速的思索。这一刻,思维不能乱。
“这就是你们对我徒儿赵宏光出手的理由?”
刑罚长老直接把秦叶的话弹了回去,坐在上首的门主微微点头。
“错,刑罚长老你大错特错!”
不管什么理由,首先要否定对方,其次自己再想一些理由。
“错?错在哪里?”
“错就错在刑罚长老您只懂得刑罚,冷酷无情,却不懂的运用战术!”
秦叶的目光闪烁,闪烁的目光中夹杂着浓浓的智慧。
“秦叶你继续说下去!”
羽玄门主同样点头,他再度让秦叶说下去。这一场他似乎要站在中立的角度,对任何一方都没有一点偏向。
“由于赵宏光师兄过于张扬,在得到照魔镜后大肆宣扬,自以为他就是天下第一。这种傲慢,目空无人的姿态和一些人如出一辙……”
“因为他的傲慢,以至于月亮井下方所有人都知晓照魔镜在赵宏光身上。这也造成了月亮井下羽仙门所有弟子与长老都要保护赵宏光师兄。”
“但一阵阴风吹散了一切,赵宏光师兄也被吹的神魂颠倒。以至于我师姐见到他后,照魔镜已经落在了地上。我师姐和我见状顺手把照魔镜捡了起来……”
秦叶的措辞非常的巧妙,他不承认星紫萱是抢过来的,而是捡来的。
“胡说八道,当日你们分明就是抢过来的。这点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见到秦叶如此厚颜无耻,刑罚长老对他怒斥着。
“刑罚长老可以把赵宏光师兄叫上来,我们当面对证!”
秦叶底气十足,几日前他仔细的询问星紫萱,抢夺照魔镜的每一个过程。当听到星紫萱说只有她和赵宏光两个人时,秦叶心中就有了打算。没有第三者,他就可以死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