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一出新戲閲讀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整天在那瞎搞,把当流氓的那一套用到国军军官身上了。”
戴笠板着脸说道:“还搞什么结拜?还说自己是上海最大的流氓头子?你是党国军人,不是真的流氓!”
“是,我错了,戴先生。”孟绍原毕恭毕敬地说道:“可这些人我一个都不熟,要不这样,怎么能让他们专心帮我做事啊。”
“你想怎么搞,我也懒得管你,管也管不住你。”
戴笠叹了口气:“绍原啊,我之所以那么纵容你,不全是因为你的办事能力强,你在上海和日本人汉奸浴血搏杀,老婆孩子都仍在了重庆,到现在孩子都还没有抱过吧?也算是为党国殚精竭虑了,一想到这,我有的时候真的不忍心那。”
“戴先生,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哭了。”孟绍原抹了抹眼睛:“为党国,为戴先生效力,我什么苦都能忍受。”
“你少在我面前演戏。”戴笠冷笑一声:“你这个人做事再怎么荒唐,总算还是有底线的,可要是有一天你越过了底线……”
“绍原不敢。”孟绍原立刻说道:“绍原知道今天的一切是谁给的,这一点绍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这是戴笠最愿意从孟绍原嘴里听到的话。
孟绍原对自己的忠诚,才是他身上最优秀的品质。
“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对不起你。”戴笠忽然这么说道:“你拼死拼活的,提着脑袋做事,可是……”
“没事的,戴先生。”孟绍原笑了笑说道:“习惯了,其实说心里话,有的时候我也在想,值得吗?可是再一想,我要是在上海不玩命,在重庆的老婆孩子,没准哪一天一睁开眼,日本人就打到重庆了。大家一起玩命,咱们这国家就有救。”
“成了,再说下去就要伤感了。”戴笠又叹息一声:“明天你就要走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说吧,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孟绍原认真的想了想:“戴先生,您也知道我这个人爱闯祸,将来我要是再闯了什么大祸,您再饶我一命呗。”
戴笠哪里想到他会提出这样要求?
一时气结,连声说道:“滚,滚,马上给我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
南京。
最近的南京,来了一位大人物。
这人叫蒯新友,前中统特派督察员,上校。
其在奉命进行巡视的时候,于武汉叛变,致使中统武汉及其周边四十七名情报人员被俘,武汉一线中统力量被摧毁殆尽。
之前,中统东南督导区被摧毁,徐兆麟千辛万苦重建之后,中统方面再次蒙受的巨大损失。
蒯新友的叛变,让日本人如获至宝,奉为上宾。
因为担心蒯新友会遭到来自中统的报复,他被一位大人物先带到了上海,然后又转到南京,在伪汪精卫政权内担任伪首都警察厅保安科科长一职。
这人心胸狭隘,性格暴躁,但是业务能力极强。
他上任之后,在其建议之下,伪首都警察厅在南京分别设立了东、南、西、北、中五个警察署,又在城外设东、西、南、北郊及下关五区警察署,全面监控南京。
随即,他派人在南京到处传言,日本人已经全面掌握了在南京活动的军统、中统特务名单,劝潜伏特工们立刻自首。
自首者,既往不咎,不但给予相应官职,而且还给予一大笔的赏金。
负隅顽抗者,一旦被抓获,一律枪毙!
而且,他还让一些叛徒进行所谓的“现身说法”。
更加毒辣的是,他还威逼利诱,组织了一批唱戏的,到处演所谓的“新戏”,内容就是日本人好,汪精卫好,他们是真正为了中国和平在做事的。
那些军统的,中统的,都是一些跳梁小丑,他们的末日很快就会来到。
诸如什么“生擒戴笠”、“活捉徐恩曾”这样的“新戏”,每天都在上演。
最有名的一出还算得上是“枪毙孟绍原”。
故事的梗概就是,汪伪政权的一名勇敢特工,孤军深入,在上海抓到了孟绍原,然后押到南京进行公审。
在法庭上,“孟绍原”丑态百出,跪地求饶放自己一条生路,甚至为了活命,还愿意献上自己的大老婆蔡雪菲,小老婆祝燕妮。
最终,“孟绍原”被“正义”的法庭判处死刑。
“孟绍原”被“枪决”那天,南京到处都在燃放炮仗,欢呼这个破坏和平,杀人无算的大魔头终于死了。
别出心裁的是,所谓“新戏”的大结局是,“孟绍原”的大老婆蔡雪菲,小老婆祝燕妮,最终沦落成了暗娼,孤苦度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出戏,在南京极其受到汉奸们的追捧。
……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逆天吴应熊
孟柏峰怒气冲天,把报纸撕得粉碎:“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别气坏了身子。”黎雅赶紧劝道:“都是在那胡说八道,孟绍原哪有那么容易被抓到,他们就是在故意抹黑呢。”
“我在乎的是这些?”
孟柏峰弹起了眼睛:“孟绍原被抹黑关我屁事?他在戏里被枪毙一百次我都懒得管。可蔡雪菲、祝燕妮那是我的儿媳妇,帮我孟家留了后,那是我孟家的大功臣,帮我孟柏峰生了孙女孙子的大英雄,那是你能侮辱的?气死我了!”
黎雅和阮景云面面相觑。
谁能想到孟柏峰的脾气是从这里面发作的?
“孟绍原这个混账东西跑到哪里去了?”孟柏峰又把脾气发到了自己儿子身上:“老婆在戏里这么被人诽谤侮辱,他就只当没有听到?”
“他在上海那么多事情要忙,没空管这些事情的。”阮景云也劝说道:“再说了,南京那么危险,难道你让他来这里冒险吗?”
“有道理,有道理。”
孟柏峰点了点头:“我孟柏峰从来没受过人的气,今天居然有人骑到我头上来了?他是活得嫌命长了。”
黎雅和阮景云哭笑不得。
老头子这有点不讲道理了吧,人家又不知道孟绍原是你的儿子。
可是,那个叫蒯新友的把老头子得罪了,有得受了。
“你们两个脱了衣服到床上等我去。”
孟柏峰一声冷笑:“我得先把火气发泄完了,才能找这狗东西算账去。”
黎雅和阮景云一听这话顿时媚眼如丝,乖乖的去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