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我在異界有座城 起點-第三千五百一十二章 擊殺,越獄!展示

我在異界有座城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有座城我在异界有座城
唐震敲击的节奏,唯有楼城修士才能听懂,身处于特殊的环境时,就可以使用这种方式联络。
对于楼城修士而言,一旦使用这样的方法,就等同于身处绝境当中。
如今身处囚笼当中,强悍的修为消失无踪,只能使用这样的方法。
但凡是有一丝神识,可以隔空相互交流,都比这种原始方法更有效率。
环境就是如此,郁闷慌乱也没有用处,还是静心做好该做的事情。
首先要确认一点,在这片陌生的环境中,有多少的楼城修士存在?
楼城修士若是听到敲击声,必然会给予回应,从而实现信息上的交流共通。
再利用这种交流方式,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要验证一下,眼前的景象是否为虚幻?
如果是幻境的话,唐震自有辨别的方法。
他在敲击的同时,脑海中却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真的有楼城修士,用什么样的节奏回应才算是正确。
就在他思考的同时,外面也有敲击声传来,节奏却和他所想的完全不同。
唐震却微微一笑,确认未在幻境当中
我被时间回旋踢
这其实就是一项检测方法,幻境会根据人心所想进行模拟,如果回应的声音如唐震所想的那般,就说明此刻身处于幻境当中。
完全不同的节奏,证明了世界的真实性。
自己确实修为尽失,被困在囚笼当中,还有楼城修士的遭遇和自己相同。
双方之间的敲击交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一名全身有着各种古怪装饰,戴着一副狰狞面具的壮汉,来到了唐震所在的囚笼前面。
唐震停止敲击,隔着坚固的栅栏,默默的看着那名壮汉。
“死到临头还敢闹?”
壮汉说话的同时,朝着唐震慢慢走来,从腰间的长条木鞘里抽出一样物品。
就像是被斩落的章鱼触手,表面沾满了粘液,同时还有着锋利的月牙形倒钩。
就在靠近囚笼的时候,狠狠的朝着唐震抽了过去。
唐震早有防备,身体猛的向后一仰,避开了这一记攻击。
“还敢躲?”
一鞭子没有打到唐震,让壮汉十分懊恼,气势汹汹的冲到了牢房门前。
伸手试图抓向囚笼栏杆,不过在即将接触的时候,动作却又犹豫了一下。
“呵呵……”
躺在地上的唐震,突然发出一阵嘲笑声,低沉却又清晰刺耳。
原本有些犹豫的壮汉,听到了笑声之后,手掌猛然抓向了囚笼的栏杆。
栏杆瞬间变得绵软,壮汉轻而易举的走了进来。
“看我不抽死你!”
他怒气冲冲地举起手中长鞭,再次朝着唐震抽了过去,恨不得将他抽成两半。
却不想唐震举起双臂,用手上镣铐迎向鞭子。
布满了锋利倒刺,如同活物触手般的鞭子,正好抽在了镣铐上面。
双方接触的同时,唐震闻到了一股腥腻的气息,从那根湿冷的鞭子上面扩散开来。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没有半点迟疑,唐震一只手抓住蠕动的鞭子,倾尽全力的撞向那名壮汉。
因为戴着脚镣的缘故,唐震无法加速助力,却依旧将壮汉撞得倒飞出去。
踉跄的后退几步,撞在了栏杆的上面。
唐震顺势抓住那根鞭子,猛的绕向了壮汉的脖子,转瞬就缠绕了一圈。
狠狠的向下一拉,壮汉发出一声闷哼,鲜血顺着脖子不断流淌。
唐震的手掌满是伤口,却仿佛没有觉察一般,挥舞着镣铐砸向壮汉头颅。
“砰!”
这一击又实又狠,砸得壮汉闷哼一声,挣扎着想要进行反抗。
唐震面无表情,只是挥舞着镣铐,不断砸向壮汉的头颅。
壮汉健硕的身躯,已经变得绵软如泥,再也无力反抗。
唐震并没有停手,依旧面无表情的砸着,直到对方彻底没了动静。
唐震慢慢的直起腰,不由自主的颤抖,冷汗从额头上面接连滚落。
原来鞭子上面有毒素,能够让人疼痛加倍,达到几乎难以忍受的程度。
就算是唐震这样,刀劈斧砍都面不改色之辈,也觉得有些快要承受不住。
这一刻的唐震,不仅修为尽失,就连身体的感官也变得和凡人一般。
显然对方是用这种毒素,惩罚那些不听话的囚徒。
好在力气远超常人,战斗意识也没有被抹除,这才让唐震灭杀了壮汉。
刚刚战斗的过程中,对面的几名囚徒,一直都在冷眼旁观。
唐震获得胜利,他们依旧面无表情,似乎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包括那名酷似楼城修士,这没有回应唐震的男子,只是站在黑暗中默默观察。
缓缓的靠近尸体,唐震开始慢慢摸索,在壮汉的身上摸了一遍。
对方身上的物品不多,只有一些瓶子,里面装着一些晒干的药膏,还有一把黑色的匕首。
将面具揭下来,露出一张死不瞑目的脸,刺满了五颜六色的纹饰。
最多的就是饰品,造型材质不同,遍布于身体的各个部位。
这些饰品代表着壮汉的财富,可是在唐震眼中,却根本不值一文。
抓起黑色的匕首,唐震尝试着撬开镣铐,但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唐震却不慌不忙,仔细观察脚镣和手铐,发现它们应该是被某种物质粘合到一起。
就像是胶水一样,根本就拉扯不开。
看着枷锁上面的干涸血迹,唐震想了想,用刀在腿上切开一个伤口。
鲜血快速流出,被唐震弄到了枷锁的结合处,并且迅速的渗入其中。
等了大概十几秒钟,唐震将黑色匕首插入缝隙,然后再用力一撬。
“咔嚓。”
原本紧紧粘合的脚镣,直接裂成两半,从唐震的脚踝处掉落下来。
“果然如此。”
唐震看到刑具的造型,就想起了过去的见闻,跟眼前的情况十分相似。
尝试了一下,果然非常有效。
被囚禁者的鲜血,就是打开镣铐的钥匙,代表着上天有好生之德,愿意给被囚禁者一线生机。
若是能够发现秘密,并且将其打开,那就代表着可以少受一些痛苦。
可也仅仅是褪去刑具,却并不会减轻和豁免刑罚。
如果找不到的话,等到死亡之后鲜血沾染刑具,同样也会自动脱离。
找到了解除镣铐的方法,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轻松许多,很快手铐也被摘了下来。
拿起鞭子和黑色匕首,唐震来到了囚笼的栏杆前,用力的向外推了一下。
栏杆坚硬如刚,根本纹丝不动。
回想此前见到的景象,唐震来到壮汉的尸体旁,抓起他的手掌凝神细看。
很快唐震的视线,就落在一枚指环上面,举起黑色匕首狠狠一切。
抓起带着血迹的指环,唐震套在了手指上面,重新走到囚笼的栏杆前
伸手轻轻一碰,原本坚硬如刚的栏杆,瞬间就变得如同面团一般。
将绵软的栏杆拨到一旁,唐震迈步进入了通道当中,再次打量起周围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