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txt-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回到卫夫人屋里的时候,见到秋娘已经劝慰卫夫人歇了下去。
或许真的是因为秋娘的到来,让卫夫人得到了一丝慰藉,又或者是这阵子折腾的太过疲累,卫夫人沉沉睡去,秋娘却是一脸担心看着沉睡的卫夫人,神情黯然。
见到秦逍进来,秋娘做了个手势,秦逍心领神会,退出门去,秋娘很快也出了来,轻声道:“慧姐姐吃了几口粥,我哄她睡下。”
卫管家感谢道:“今日多亏了顾娘子。老爷回来,必然感激。”
“卫管家,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否可以在慧姐姐身边陪伴几日。”秋娘轻声道:“不是说你们府里照顾不周,只是我想在姐姐身边尽一份心。”
卫管家犹豫了一下,才道:“顾娘子有这份心自然是再好不过,只是还要看老爷的意思。老爷不在府中,等他回来,我立刻禀明,老爷知道顾娘子和夫人姐妹情深,我想也定然会答应,不过这终究要老爷亲口答应才成。”
“也好。”秋娘点头道:“那我今晚先回去收拾一下衣物,明日再过来,若是卫大人不反对,我就留在贵府照顾一些时日。”
“如此甚好。”卫管家道。
秋娘回屋又看了看卫夫人,这才出来,卫管家送了二人出府。
“你不是说你会驱鬼之术?”回来的路上,秋娘坐在秦逍身后轻声问道:“你也看到了情况,能不能帮帮慧姐姐?”
秦逍笑道:“确实有鬼!”
“啊?”
“我是说寺丞府确实有鬼屋作祟。”秦逍轻声道:“而且那只鬼凶悍至极,真的要置慧姐姐于死地。”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推薦
“你…..你真的发现卫府有鬼?”街道四下无人,冷清一片,一轮弯月悬于夜空之中,月光清冷,听得秦逍说卫府真的有鬼,秋娘感觉后背发寒,不自禁往前贴了贴,饱满酥胸压在了秦逍背上。
秦逍自然感觉到那两团丰软贴上来,丰挺柔软,故意道:“一进屋子,里面就阴气逼人,寺丞府里肯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和管家去看了莲翠自尽的那口水井,当时就感觉特别不对劲…..!”故意用阴气森森的声音说道:“所以我看过水井之后,就确信无疑,慧姐姐确实是被恶鬼缠住,而且那头恶鬼一定要害死慧姐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秋娘又惊又怕,揪住秦逍衣襟的两只手更是抓紧,声音发憷:“那…..那可怎么办?秦…..秦逍,你有没有办法抓住那头鬼?”
“我既然懂得驱鬼之术,自然还是有办法的。”秦逍道。
秋娘欣喜道:“真的?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那只恶鬼太凶狠,要抓住它,并不容易。”秦逍叹道:“如果真要出手相助,一定会对我自己有很大的损伤。”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讀書
秋娘欲言又止,她虽然确实想让秦逍出力帮助卫夫人,但秦逍这句话,却又让她不好再开口。
如果以损伤秦逍为代价去救卫夫人,秋娘当然不能替秦逍做决定,自己如果在出口相求,就显得特别自私。
她知道秦逍为自己已经做了很多,上次甚至不顾性命去救自己,如果自己再要求秦逍去救卫夫人,就显得特别不近人情。
“不过慧姐姐是你的好姐妹,我若是置之不理,心里觉得对不住你。”秦逍轻声道:“实在教人为难。”
秋娘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不能强求你,可是…..可是你若真能救了慧姐姐,我…..我这辈子都念你的好。”
秦逍马速放的更缓,道:“秋娘姐,你坐在我身后,这夜里风大,我听不大清楚,这事情比较复杂,要不你坐在我前面,我和你好好说。”
“啊?”秋娘四下看了看,冷月清幽,今夜却实在没什么风。
“你坐前面吧。”秦逍道:“咱们商量个法子,怎么着也要帮帮慧姐姐。”
秋娘只担心秦逍不答应,听秦逍这样说,心里欢喜之余,颇有些感激,也不知道秦逍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坐在前面,但这时候还真不好违了秦逍的意思,秦逍见秋娘不说话,只当她答应,停下马,翻身下马,扶着秋娘往前面坐了坐,这才翻身上马,坐在秋娘身后,还没等秋娘反应过来,一手牵马缰绳,另一只手已经环住了秋娘的腰肢,身体更是贴近秋娘。
秋娘不自禁扭了扭身子,这一瞬间已然明白秦逍的图谋,心中暗骂这小王八蛋还真是没安什么好心,但要命的是秦逍这样从后面搂着她腰肢,她的身体却没有丝毫反感。
“你…..你能不能往后面去一点。”秋娘感觉秦逍紧紧贴着自己身体,有些不自在道。
秦逍却根本没有拉开距离的意思,一本正经道:“秋娘姐,你可知道,卫府的鬼,可不是只有一头。”
这话一出口,秋娘花容变色,也不再纠结秦逍搂着自己腰肢,急忙问道:“你说什么?卫府…..卫府不是只有莲翠的幽灵吗?”
“不是不是。”秦逍叹道:“莲翠是一头鬼,但却是卫府最弱的一头鬼。”秦逍胸膛贴着秋娘琵琶般优美的玉背,这小娘子腰肢柔韧,更显得身材挺直。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分享
“最弱的鬼?”秋娘美眸圆睁:“可是卫家请了法师作法,那道士都对付不了怨灵,怎会是最弱的鬼?”
秦逍轻笑道:“莲翠只是被慧姐姐斥责了几句,甚至没有打过一下。在达官贵人的府中做奴仆,有几个没有被打骂?莲翠跟了慧姐姐好几年,一直在身边伺候,慧姐姐的脾气莲翠应该是一清二楚,秋娘姐,你说慧姐姐的脾气好不好?”
“当然好。”秋娘十分肯定道:“她性情温和,心地良善,否则当年在宫里也就不会帮我了。”
“是啊。”秦逍淡淡笑道:“莲翠知道慧姐姐是个好人,打碎花瓶,慧姐姐骂她两句,你觉得她真的心里满是怨恨?她知道那花瓶是慧姐姐珍爱之物,如果换做是你,打碎了那只花瓶,会是怎样的心情?”秋娘想了一下,却没注意秦逍那只手在她的腰肢轻轻抚动,轻声道:“换做是我,心里自然惶恐。”
“你会不会担心慧姐姐因为花瓶让人杖责?又或者说,将你逐出府邸?”秦逍问道。
秋娘点点头,道:“会有这个担心。”
“但慧姐姐没有让人杖责,更没有将她逐出卫府。”秦逍叹道:“反而只是骂了两句,哪怕骂得再难听,作为奴婢,而且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你觉得莲翠是怨怒还是松了口气?”
秋娘想想其中的关窍,蹙眉道:“不错,常理来说,莲翠非但不会怨恨,反而会感激慧姐姐从轻发落。”忍不住扭过身来,想要看着秦逍说话,这一转,却才想到秦逍与自己贴得太紧,果然见到秦逍那张脸近在咫尺,嘴巴都要凑到自己脸颊上,脸上一红,却还是道:“秦逍,你是不是想说,莲翠投井,不是因为怨恨慧姐姐?”
秦逍却只是看着她脸庞,并不说话。
秋娘被她看的心里有些慌,扭头过去,低声嗔道:“看什么?问你话。”
“秋娘姐,你总是叫我秦逍,实在有些见外。”秦逍轻声道:“要不以后你叫我逍弟弟,这样亲近一些。”
秋娘却觉得这叫法实在是太过亲昵,立刻道:“不要,就叫你秦逍。”
“那就算了。”秦逍道:“你不叫,我就什么都不说了,你自己慢慢想。”
秋娘再次转过头,瞪了一眼,道:“你…..你乘人之危。”
“我本就是这样的人啊。”秦逍笑眯眯道:“有机会为何不用?你叫不叫?你不愿意叫弟弟也好,叫我逍哥哥,不错,以后叫我逍哥哥,这样亲热。”
“想得美,叫你弟弟已经很给你面子,你还想做我哥哥?”秋娘又白了一眼:“你年纪都比不上白衣大,还要占我便宜,真是不要脸。”
黑霸王很识情趣,慢悠悠地走在冷清的街道上。
“我的脸皮素来就厚。”秦逍看着秋娘清美的脸颊,微笑道:“你叫我一声逍哥哥,我不但告诉你我发现的情况,而且还会尽力帮你解决卫家的麻烦,你答不答应?”
秋娘贝齿轻咬嘴唇,脸颊晕红,她虽然年纪不小,但何曾被男人如此挑逗,有些恼怒,更多的是羞臊,可是心里却又关切卫夫人,知道秦逍虽然年轻,但本事确实不小,要救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卫夫人,恐怕也只能靠这小混蛋,犹豫了一下,才低着头,含含糊糊道:“逍…..唔…..哥…..,好了,我叫了,你快告诉我,莲翠为何会自尽?”
“你说什么?”秦逍有些不满意,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听见,秋娘姐,你这可不是让人帮忙的态度。算了,你不叫,我也不为难你,咱们快些回家,我困得很…..!”
秋娘有些急,左右看了看,忽地凑近到秦逍耳边,轻声道:“逍…..逍哥哥!”
这声音柔软如酥,秦逍被这一声叫的自己都要身体发软,不禁搂紧秋娘,让她身体紧贴着自己,轻笑道:“好听,来,再叫一声。”
“小王八蛋。”秋娘抬起手,拍在秦逍胸口,恼道:“我都叫了一声,你还想怎样?和我耍赖吗?我可饶不了你。”抬手又要打,秦逍已经道:“莲翠绝非怨灵,也绝非那头凶恶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