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永恆聖王 ptt-第兩千七百九十四章 質問推薦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永恒圣王
沈越浑身一震。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永恆聖王》-第兩千七百九十四章 質問相伴
这一抹翠绿光华不仅破掉他的幻剑之道,而且正中他的仙剑最薄弱之处,力量极强。
他握剑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感觉到一阵麻木!
沈越定睛一看,这一抹翠绿光华,却是一柄翠绿欲滴的长剑,剑锋凌厉,甚至还在他的本命仙剑之上!
他的攻势受阻,剑身偏离,仙剑上的力量都被震散,对身前这头母猿自然就没了威胁。
而这头母猿双眼闪烁着血光,却没有收手之意。
只见那柄青光长剑毫不停顿,与沈越的仙剑一触即分,突然横移,落在母猿的身上,轻轻一挑。
这柄青光长剑,还没有母猿的手臂粗。
但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挑,母猿的冲击之势立即止住,高大的身躯高高抛起,又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心中一凛。
这柄青光长剑破开幻剑之道的同时,与沈越的仙剑碰撞,迸发出刚猛无俦的力量。
转念间,青光长剑落在母猿身上,又变化成柔和巧劲。
这种刚柔之间的变幻,显露出用剑之人,对自身力量精妙细微的掌控。
“什么人!”
沈越低喝一声,深吸一口气,运转气血,横剑于胸前,后撤一步,凝神戒备。
“苏峰主?”
沈越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苏子墨手持那柄青光长剑站在那。
林寻真、王动等人也楞了一下,大为吃惊。
他们刚刚只是看到一道身影从眼前一闪而过,没想到,出手之人,竟然是苏子墨!
什么情况?
苏峰主竟然能看破沈兄的幻剑之道,还能一剑,将沈兄震退?
王动、公孙羽等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迷惑和不可思议。
最大的可能,就是沈越没用全力,而苏竹峰主蓄势全力一击,攻其不备,才会形成刚刚的效果。
实际上,苏子墨刚刚出手,最多只用了三成力,就是怕伤了沈越。
“苏竹峰主,你这是何意?”
沈越大皱眉头,脸色微沉,语气中带着一丝怒火。
刚刚苏子墨阻拦他杀掉那个猴崽子,他心中虽然有些不满,却也没说什么。
毕竟几个月大的猴崽子,对他们毫无威胁,而且也没有战功。
可眼前这头母猿,明显对他们有着强烈敌意,而且杀掉这头母猿可以得到十点战功,这位苏竹峰主又来阻拦,沈越不免有些恼火。
而且,双方刚刚还交了一次手!
这可比言语间,发生一些争执严重多了。
王动、公孙羽等人见状,连忙跑过来。
众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望着苏子墨的眼神,也都带着一丝质疑。
“苏竹峰主。”
沈越沉声道:“你修为境界虽然不如我,但你是一峰之主,我沈越不曾有过半点轻视逾矩。”
“我想请问苏竹峰主,你刚刚护着那只猴崽子也就罢了,如今又出手救下这头畜生,究竟意欲何为?”
林寻真、王动等人也纷纷看向苏子墨。
苏子墨的这个举动,确实让他们无法理解。
那头母猿见山洞里面跑出来这么多顶尖强者,她也安静下来,眼眸中的红光渐渐收敛,没有贸然出手。
而且,刚刚通过沈越的那番话,她至少得知,自己的孩子没死!
母猿望着苏子墨的背影,兽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不明白这个外面来的真灵,为何会出面救下她,甚至保护她的孩子。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母猿隐隐能感受到,这个青衫男子对她没有什么敌意。
“我有几个疑问,想要问问她。”
苏子墨道。
“然后呢!”
沈越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子墨,追问道。
苏子墨沉默不语。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算了,算了。”
见气氛有些凝固,王动轻咳一声,站出来打着圆场说道:“这头畜生对苏峰主有用,就让苏峰主先去询问一下,之后再说。”
一边说着,王动推了下沈越,示意他先出去冷静一下,免得言语上再有什么冲撞冒犯。
沈越走了几步,见王动等人还留在那,不禁冷笑道:“苏竹峰主要询问问题,你们还留在那做什么?”
王动道:“我在这边看着点,免得这畜生暴起伤人。”
沈越撇撇嘴,道:“苏竹峰主身为一峰之主,刚刚随便出手,就将我击退,还用王兄保护?”
王动神情尴尬,看了苏子墨一眼。
苏子墨神色淡定,也不生气。
沈越毕竟是幻剑峰第一人,刚刚被他一剑破掉幻剑之道,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
而他是一峰之主,懒得与沈越争辩。
林寻真突然开口,道:“你们出去吧,我在这边守着。”
对于林寻真的话,王动等人自然没有异议。
沈越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林寻真后撤几步,给苏子墨和母猿留下充足的空间。
与此同时,这个距离,若是出现什么变故,她也能及时出手!
就在此时,山洞里面的那只幼猴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蹒跚的爬了出来,看到母猿之后,小脸上充满着喜悦,吱吱的呼喊着。
母猿见到幼猴之后,身上的戾气,瞬间消失不见,眼神都变得柔和许多。
万物生灵,皆有母性。
母猿凑上前将幼猴抱在怀中,检查了下没有发现什么伤痕,才轻舒一口气。
当然,母猿望着苏子墨的眼神,仍是带着一丝戒备和警惕。
苏子墨来到母猿身前,运转真元,在掌心中凝聚出一面古镜,上面显化出猴子的影像。
“他也是你们血猿一族,你可认识?”
苏子墨问道。
母猿望着古镜上的影像,神色迷茫,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摇摇头。
苏子墨轻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如此看来,猴子应该不在邪魔战场。
与此同时,没有得到猴子的消息,他的心中,又隐隐有些失望。
母猿遍体鳞伤,小心翼翼的舔着身上的伤口,脸上难掩疲惫之色。
“他父亲呢?”
苏子墨问道。
母猿舔舐的动作一顿,沉默下来。
半晌之后,母猿才开口道:“战死了。”
所谓的战死,多半是被降临此地的万族生灵所杀。
在邪魔战场中,即便是真灵级别的成年血猿,随时都会面临着凶险,更何况还带着一只幼崽。
即便如此,母猿也没有舍弃自己的孩子,甚至不惜拼死一战!
这便是罪灵吗?
苏子墨感受不到,眼前这只母猿,与三千界的生灵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多了一个罪灵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