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神級修煉系統 包租東-第3961章 破幻分享

神級修煉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修煉系統神级修炼系统
“这……这怎么可能?”
“一阶玄月位武修,竟然随便一招就能打飞一个,最少也有地月位巅峰战力的影子?”
“他是什么情况,玄月位怎么会那么强?”
“我为什么会感觉,他的攻击怎么都快比得上那个小六了?”
两大势力之中,不知道秦少风战力的众人纷纷惊呼起来。
即便是早就对秦少风战力有些猜测的祁墓,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早就知道秦少风始终在隐藏修为。
但却也不知道,秦少风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龙浩月等人更是连连惊呼。
七阶地月位修为,竟然就能随手打翻,最少也有地月位巅峰战力的人?
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他们不知道的是,秦少风如今的修为已经是八阶地月位。
而且他有着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战力在身。
莫说是这些身影的战力太过一般。
倘若他全力爆发的话,即便是一阶地月位武修,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秦大哥,你,你也太强了吧?”
祁贤虽然没有回头看,却也能够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忍不住从聚精会神的状态中清醒了一下。
“强什么强,还不赶紧把阵法完成?”秦少风当即高喊一声。
说起来很快,这一切却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
他们纷纷开口的时候。
那四个被秦少风接连打飞的祁贤身影,就又一次朝着祁贤冲了过来。
“一群虚影而已,竟然没完没了了。”
秦少风忍不住怒喝一声。
他在看到被虚空战力灭杀的虚影在重生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其他打算。
仅仅是构建出来一个破幻大阵可是远远不够。
既然如此,那就决不能让祁贤遭受到打扰。
心中思索着,他就已经将战刀鬼曲取了出来。
“鬼斩!”
陡然的一声爆喝。
他的身影就已经冲了出去,这一刀直接就是朝着四道身影斩落下去。
“唰!”
一刀的斩落,顿时就将四道身影拦腰斩断。
可他却还没来得急欣喜,就又一次被眼前所看到的场景给惊呆了。
他之前用虚空级别的攻击符箓灭杀的虚影,的确需要十几息时间来恢复。
但他仅仅是依靠自身战力,所拦腰斩杀的这四道虚影,竟然在短短的一个眨眼之间就已经恢复如初。
看那模样,拦截程度竟然还比不上被他轰飞出去。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秦少风忍不住怒骂一声,却也只得急忙收起战刀鬼斩,重新飞起一脚脚,朝着那四道身影踹了出去。
当四道身影又一次被踹飞的时候。
伴随着一道金色光芒闪烁而起,顿时就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明起来。
当所有虚幻尽数消失,所有人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哪里是什么沙漠,分明是在一座建筑之中。
而在他们身后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距离之处,的确是他们来时的森林。
可那片森林距离他们这里,至少也有着十里距离。
而且这个殿堂的大门看似不小,实际上却也只有两米多宽而已,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在下意识之中走进来。
再想到他们之前走过的路。
所有人顿时都不淡定了。
看看那些正在攻击他们的虚幻身影,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他们顺利的进入这个类似大殿的地方,显然就是因为那些虚影的原因了。
话说回来,那些虚影为什么要将他们带到这里来?
他们可都不相信,这之中会没有原因。
越是多想,他们就越加感觉到恐惧。
秦少风早在喊话的时候,就已经看穿了这里的本质,自然不会有他们的那等迟疑。
第一时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来防御符箓。
又一次给众人重新续上。
这才将一套防御阵法的基石取出来。
“祁贤,立刻开始布置这座防御阵法,不需要不值得太大,只要能将我们这些人庇护起来就行。”秦少风高声大喊的同时,就再一次朝着那四道虚影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又是四道攻击符箓入手。
他可不能坐视自己的虚影来攻击,否则麻烦可真就大了。
曾经在无尽狱的时候,他曾经面对过本我。
可是清楚的知道,本我究竟有多么难缠。
只是面对一个本我的话,他想要战胜的确很容易,即便是两个他也有信心。
但是一次性面对四个类似于本我的存在。
他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更何况,他还不想要让天机楼的几人看到他的真正实力。
另一边,祁贤结果阵法基石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动作起来。
秦少风在确定了他阵法一道的能力之后,就已经让他开始研究防御阵法和攻击阵法。
虽然两种阵法他还没有亲手布置过,但却也已经彻底完善起来。
祁贤拿起众多阵法基石,直接就开始了布置。
一块块阵法基石接连不断的融入到地面中消失不见。
天地之力也在阵法逐渐完善中,快速的被吸收过来。
他的布阵速度的确不慢,但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
那十个呼吸的时间,在他将防御大阵的阵法基石用出大半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恢复,齐齐朝着秦少风冲了过去。
看似大阵完善大半,实际上越往后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也就越多。
秦少风这时候可不会出现不舍的情绪。
立即就将攻击符箓使用出来。
四道虚空境界的攻击瞬时就朝那四道虚影攻击过去。
仅仅是一个瞬息之间。
四道虚影又一次消弭于无形之中。
祁墓等人看着他这样的消耗,心中都是一阵阵的痛楚。
随便一道符箓,可都是天价宝贝啊!
而且这样的消耗速度,他们真的还能够支撑到他们此行结束吗?
除却秦少风之外,真正心绪处于平静的也只有祁贤一个人。
他不想平静都不行。
他还是第一次布置防御阵法,虽然早就已经研究透彻,动手的时候也是非常的紧张。
“去!去!去!”
祁贤感觉他一年的思索,都比不上现在的这么短暂时间。
貌似他的脑容量都快因为这疯狂的思索而要炸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