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bn9寓意深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二百九十七章折磨讀書-0s7or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她今日有些累了,等休息够了,自然就会来见你的。怎么,觉得在这里太过于无聊,想要找人陪你聊聊天吗?”
秦北穆的目光在柳芊芊的脸上扫视了一圈,“倒也不必如此,我有千万种方法,可以让你在这一片黑暗中找到乐趣。你惯会折磨人,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些法子都会用在你自己的身上?”
“秦北穆,你敢吗?你若是动了我,他朝,我的那些人,就会倾巢而动,竭尽全力,要你跟南意棠的性命。”
“一个手下败将而已,谁给你的勇气,这么对我说话?你都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上了,你手下的那些人,没有了指挥者,不过是一盘散沙,迟早有散的时候,我能对付得了你,就不会怕你手下的那些小兵,这对我来说,毫无威胁之力。”
“秦北穆,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从来就不了解,我手下的那些是什么样的人。”
柳芊芊笑着说,“你一定会后悔,这样关着我,我今日所受的屈辱,他日一定会加倍奉还。”
“那我就等着了。”秦北穆笑了起来,“只可惜,他日还没有到来呢,我们且顾眼下吧。”
秦北穆挥了挥手,他的手下走了进来,将柳芊芊从椅子上抓了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柳芊芊蹙着眉头,“秦北穆,你最好让他们住手,你敢对我做什么,我定要让你和你的亲人,还有南意棠死无葬身之地。”
“你不是早就想要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了吗?也不是从今日开始的,柳芊芊,你杀了我的孩子,让我跟南意棠受了那么多苦,你的种种罪孽,还需要我给你数出来吗?”
柳芊芊黑着脸,被人给高高的吊起来,她的手上被绑着,全身的重量都在手腕上,她咬着牙,忍着疼痛。
請夫入甕 末果
“那个时候,你就是这样绑着棠棠和孩子的吧。”
秦北穆看着柳芊芊,“他们绑了多久,你就这样保持多久吧。”
柳芊芊的那些手段,秦北穆是想要全都一对一的还给柳芊芊的,只可惜,柳芊芊除了自己,大概也没有什么在意的东西了。
她对自己的妹妹都能够下毒手,柳家的其他人的生死,她也早就不在乎了,所以,这对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对她最大的惩罚,大概就是莫过于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
“秦北穆,雕虫小技,你以为我会怕你吗?不过一时小人得志罢了。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你会后悔的。”
“是吗?那我也同样把这句话送给你。你曾经对我,对南意棠所做的一切,我也都会加倍的奉还给你。”
随着秦北穆的话音落下,在沉沉的黑夜里,有女人的尖叫声刺破了黑暗。
南意棠一晚上都在做梦,她梦到了死去的高煜铭,他蹲在高师傅夫妻的坟墓前,抬眸看着她,目光里没有恨意,只有茫然,就像年少初见时候的澄澈目光一般,有些茫然的问她:“姐姐,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怎么办呢?我也没有办法带你回家。”南意棠有些无奈的说道;“傻孩子,你明明可以回去的,为什么偏偏要走错路呢?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怎么办呢?”
“姐姐,你恨我是不是?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上的,可是你连杀了我都不愿意,那我就杀了你的孩子吧,让你记住我一辈子。”
高煜铭的笑容,忽然变得扭曲起来,他在南意棠的面前又变得陌生起来。
南意棠看到高煜铭的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那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孩,胖乎乎的,水淋淋的大眼睛很亮,盯着她看,似乎是在笑的。
重生之無德嫡女
星神决 月夜芳华
可是,下一秒,一双手扼住了孩子的脖子,孩子开始哭,哭的时候,也在不断的长大,变成了小馒头的样子。
他说:‘妈妈救我。’
“姐姐,他活了,你就得死。可是,姐姐,你得活着,所以,让他去死吧。”
神秘上司,入骨纏綿!
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变成了一摊鲜血。
南意棠在尖叫声中醒过来,心脏跳动的很厉害,更多的是难受,就像是被大石头给堵住了一样,沉重的让她窒息,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天已经亮了,太阳很耀眼,南意棠掀开窗帘,让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还是觉得冷。
秦北穆不在身边,去了哪里呢?
南意棠换了衣服,走了出去,也没看到秦北穆在什么地方,餐桌上放了她的早餐,南意棠一点都不想吃,她想去找柳芊芊,秦北穆不在,应该也是去找柳芊芊了。
“起来了?”
南意棠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就看到秦北穆回来了,他脱下外套,朝她走过来,“睡的不好?”
极品邪少 岸江枫叶
“你怎么出去了?”
“有点事,看你睡得沉,就没叫醒你。”
秦北穆抱着南意棠,让她在餐桌边坐下,“先吃点东西吧。我知道你着急去见柳芊芊,她就在那里呢,也跑不掉,先吃早饭。”
“我不饿,没胃口。”
“那也要吃一点,不然胃会受不了的,你胃不好,还不好好吃饭。”秦北穆端着热粥,试了一下温度,就舀了一勺,送到南意棠的唇边喂她吃。
“是你喜欢吃的,味道怎么样?”
“还行。”南意棠最近胃口都不是太好,甚至都想不起来要吃饭,就跟要成仙了似的。
“那就多吃一点,把这一碗吃完了,我就带你去见柳芊芊。”
“好吧。”
地狱打手群 柳三刀
南意棠乖乖听话了,虽然基本上都尝不出这粥是什么味道的,她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下去。
再一次见到柳芊芊的时候,她被悬挂着,手边在滴血,身上没什么伤口,可柳芊芊却是满脸痛苦的样子,没有了最初被抓住的那样意气风发,像是受了很大的折磨一样,一下子憔悴了很多。
我的完美娇妻 飞火流星
看来,柳芊芊昨晚上应当是过的很艰难的。
柳芊芊听到了声音之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南意棠,露出了讥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