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道人賦 ptt-第一百五十八節 竹林閒話展示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禅音悠远,广法千年不绝。
世尊峰下的紫竹林中,陈景云与纪烟岚当年居住的两座竹楼依然如故。
身着青色麻衣的慧悟和尚打扫完了自己负责的庭院之后,见本应负责隔壁庭院的白猿犹在呼呼大睡,不由笑骂出声,曲指一弹,就有一道火光直奔白猿的尾巴烧去。
白猿虽然已经睡的口水横流,不过即便处在梦中,却仍然对危机十分的敏感,不待那道火光临身,偌大的身躯便已经腾起了三丈来高!
睡眼惺忪间,一见又是慧悟搅扰了自己的美梦,白猿立时心头火起,在空中把腰身一缩一伸,长臂猛地暴涨,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拳影罩下。
慧悟见状哈哈一笑,便也挥拳与白猿对轰,如此“乒乒乓乓”地对战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一人一猿这才收了拳脚,而后各自搓手顿足痛呼不已。
方才的一番对战看似凶猛无铸,但是一人一猿却把力道拿捏的极为精准,竟连一片落叶也不曾惊起,想见是将陈景云当年所传的《水火通背诀》练至了大成境界。
不理躲在竹篱笆外偷师的几个小沙弥,慧悟自腰间解下酒葫芦,先是自己灌了几口,这才抬手将之丢给白猿,白猿咧着大嘴怪笑几声,便也捧着葫芦痛饮起来。
几个小沙弥一边吞咽口水,一边窃窃私语,其中一个问道:“灵真师兄,你不是说慧悟师伯最善水火之术吗?怎么他与白猿前辈方才施展的竟是金刚禅法?”
“真是没见识,难道没听过武法同修吗?慧悟师伯与白猿前辈所修功法并非出自佛门,而是得了逍遥尊者的真传!”
“嘶——!师兄所说的‘逍遥尊者’可是传说中与天机老人一战而平的那位?”
“那还有假?咱们慧悟师伯之所以自号‘破戒僧’,就是因为当年在为‘逍遥尊者’酿酒之时曾经偷尝了灵酒,而且自那之后便一直不肯戒掉。”
“这事儿我也知道,而且我前几日无意间听智真师祖说起,说咱们慧悟师伯虽然没有结成元婴,但是一身修为绝不在任何元婴初期修士之下,若与白猿前辈联手时,便是元婴境中期修士也难逃被轰杀的命运。”
“这却是怪了,难道那位尊者前辈所传的功法竟是不结元婴的吗?”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道人賦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八節 竹林閒話讀書
……
听着竹篱外的窃窃私语,慧悟不由心中好笑,因为当年得了陈景云之助,他在进阶结丹境时可谓轻而易举,之后又与白猿一同习练《水火通背诀》,实力更是与日俱增。
对于并未结成元婴一事,慧悟其实并不在乎,他此时身兼两家之长,将来若能参透佛、道合流的关隘,即便开宗立派亦无不可。
此时酒量不佳的白猿已经再次呼呼大睡,慧悟没有了酒友,于是对着竹篱外招了招手,笑骂道:“几个孽障,竟敢背地里妄议师长,还不滚进来?”
几个小沙弥等的就是这个,闻言一窝蜂地涌了进来,笑嘻嘻地将慧悟围在当中。
慧悟在晚辈面前一向随和,自腰间摄出几个竹筒,每个人都给分了一些果子酒,之后才道:
“此酒浅尝即可,若是被你们师父发现,我可不去求情。而且我这灵酒也不是白喝的,灵真,听说你师父前日已经归宗,他又是个嘴碎的,一定跟你讲了不少山外事,你且捡几件有趣的说说。”
灵真闻言眼珠一转,一口饮尽竹筒里的灵酒,嘿嘿笑道:“师伯这回可是问对人了,我师父今次在山外还真的遇到了几件精彩事,以之佐酒,当可再饮一筒!”
慧悟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师侄素来喜爱,见他趁机勒索,不由大感有趣,于是再给灵真递来的竹筒中倒满果酒,而后威胁道:“好处已经给你了,若是故事不精彩,那便等着挨揍吧!”
得了果酒的灵真立时大喜,于是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师父今次在山外是如何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是如何与两位剑修共同灭杀血河宗余孽的。
好看的玄幻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五十八節 竹林閒話推薦
故事说来也简单,灵真的师父慧辩在山外苦行之时,一日露宿荒山,恰好遇到三个蒙面修士在追击两名筑基后期剑修。
那两名剑修也是着实了得,非但御剑的本领出神入化,一身灵宝更是件件不俗,居然在三名结丹境修士的合击之下仍能攻防有度。
慧辩对此大感诧异,修仙界中虽然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可以越阶抗敌,但也只是凤毛麟角,除非这对奔逃的夫妇乃是乙阙门修士!
心中有了猜测之后,慧辩连忙隐匿气机衔尾追踪,而后又从两方对战时的只言片语中知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那三名结丹境修士的弟子看上了人家的灵宝飞剑在先,想要杀人夺宝之时却又实力不济,结果反被这对夫妇斩于剑下。
眼见着禅音寺所辖地域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卑鄙事,慧辩和尚立时动了真火,即便那对夫妇不是乙阙门剑修,他也决计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二话不说,御起降魔宝杵便杀入了战团。
有了他的加入,战况立时逆转,三名结丹境修士心知复仇夺宝无望,便就起了退去之意,岂料恰在此时,那名御剑女子居然喝破了三人血河宗余孽的身份!
血河宗当年为了炼制丹药居然戕害无辜童子,后被当时还是元婴境的纪烟岚单人独剑半日之间荡平了整座山门,此事修仙界中人尽皆知。
昙鸾当年也因此下了“降魔法诏”,凡北荒佛门修士,若遇血河宗余孽时,定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那三人乍被喝破身份,惊惧之余无暇顾及,再出手时,果然尽是狠辣的魔功,更有一人在吞服了一枚血色丹丸之后,修为居然攀升到了假婴境界!
落了下风的慧辩与那对夫妇苦苦支撑半日,眼瞅着就要败亡之际,却不意那名御着老大一柄飞剑的男子竟能临敌破境,而后一剑一个,将那三人顷刻间拍成了肉饼!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灵真说到此处,见慧悟正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不由略带不满地道:“慧悟师伯莫要不信,事情还没完呢,我师父与那对夫妇之后还曾一同游历了数月,其间更是做了不少惩恶扬善的好事。
而那名女子也在与困龙岭匪宗修士交手时一战破境,其间同样没有天劫降下!师伯若是还不信,不妨招来一个外事堂师兄亲口问问,如今‘君子剑’与‘罗刹剑’的名号在诸多散修中间可是响亮的紧呢!”
“灵真,你是说那两位剑修在破境之时都没有天劫……呃!弟子拜见佛尊!”
就在慧悟兴致勃勃地想要再问时,庭院中却忽地多出了昙鸾的身影,众人一见是她,连忙依礼参上。
昙鸾抬手抚起众人,见几个小沙弥尽皆目光躲闪,于是笑道:“一会儿散了酒气之后再走,否则你们师父定要责罚,慧悟,能为你指点迷津的人来了,快快随我同去。”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道人賦 ptt-第一百五十二節 功行圓滿相伴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今天是个大日子,一众亲传弟子无论身在天南地北,全都放下了手中的修行与事务,早早地赶回了伏牛山,十年一大祭,这是闲云观的头等大事。
以道念感知了一下陈景云闭关炼宝的秘境,见内中已成一副五行混沌交织不清的奇异景象,纪烟岚不由目露期许之意,待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才带着众亲传行往灵猿子的陵寝。
陵寝处灵云流转、细雨如丝,纪烟岚挥手撤了守陵禁光,先将早已准备好的上品灵酒摆于祭台之上,这才行了三跪九叩大礼,而后遥祝一番,再命众亲传依次祭拜。
聂婉娘等人自然也有贡品献上,都知道老祖师是个爱贪嘴的,是以众人所献之物又多以各色精美的吃食和珍奇灵酒居多。
余骨是第一次参加师门大祭,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小心地随在柴斐身后亦步亦趋,哪里还有半点儿平日里的野性?
自从九年前被不良师父丢在了伏牛山后,余骨便在纪烟岚和聂婉娘等人的照拂下修行,也从众人口中得知了不少闲云观当年之事。
她此时最大的念想就是能够早日见到那位一直在灵峰中炼宝的闲云师叔,想要亲眼看看连师父舜易都赞不绝口外加自叹弗如的人物是何等的风采绝世。
今日乃是大礼仪,因此一直被“关”在青灵峰上的涂山轻歌终于短暂摆脱了暮如雪和苏凝碧等人的照顾,原本她也想要随着众人一同大礼祭拜师祖,却被纪烟岚严词喝止,此时依偎在聂凤鸣身侧,眼中满是幸福之意。
虽然名为大祭祀,但也只进行了小半个时辰,原因无它,只因有资格立在灵猿子陵前之人依旧只有这么几位。
见此情形,身为宗主的聂婉娘又自叹息,闲云观本就人丁不旺,师父又闭关多年,就连道器分身也是许久不曾现身,他老人家不出,即便放眼处皆为仙家景致,但却终究少了一些味道。
场中与她同样心思的不在少数,陈景云即便并不理会宗门事务,但是只需那道懒散的身影不时出现在山中,众人便会浑身轻松,即便是被打骂教训时,皮肉虽然受苦,心中却仍舒畅。
“唉!师父他老人家自从闭关炼宝,至今已有三十余载,随身秘境虽然妙用无穷,但也不值得为此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吧?”季灵幽幽叹道。
季灵的话立时引起了聂凤鸣等人的共鸣,他们的神念无法探入灵峰秘境,因此不知内中情形,于是都把目光投向纪烟岚和聂婉娘。
见师娘含笑不语,聂婉娘轻咳一声,言道:“修行到了师父如今的境界,早已经无需似咱们这般练气吐纳,所悟者乃是道途之上的造化至理。
是以师父此番说是炼宝,实则是在整理平生所学,一旦功成,修为便可追平那些踏足通天之路的上古大能,虽然不是前无来者,但是当今世上想必再无敌手!”
闻听此言,众亲传无不目露欣喜向往之色,闲云观亲传一脉历来得天独厚,就连破境之时都不曾有劫数降下,因此若要论起信心,众人恐怕要比陈景云本人还要充足。
“好了,大祭祀已了,你等各归本位,婉娘,且随我到供奉堂中走上一遭,你苦月师叔祖每年今日都会感慨伤怀,还需好生劝慰才行。”
得了纪烟岚的吩咐,聂婉娘立时面露苦相,放眼伏牛山上下,连她这个宗主都惹不起的人物也就那么几个,而苦月大师恰好是其中最难“对付”的那一位。
老僧这些年虽然修为日深,但是脾性上却也越发的像个老小孩儿,凡事都得哄着来,不然就要发火,且还不与旁人计较,而是专找纪烟岚和聂婉娘的麻烦。
……
辰翠灵峰山腹秘境之中,陈景云一心专注之下,早已不知今夕何夕。
随身秘境的炼制可不是寻常的须弥纳芥之法可以达成,所求的乃是自成阴阳五行,进而独立于天地之外,说是成就一方小世界亦不为过。
这便不同于各大顶级宗门依托灵石法阵强行扩展的秘境空间,其中涉及的道理博大而精微,即便是已经明悟了几分造化妙理的陈景云都觉得举步维艰,有几次险些中途放弃。
好在他有得自那场百年大梦的种种奇思妙想,以及《黄庭经》作为依托,还有曾经翻阅过的海量修行界典籍用以参考,而他本身又是个执拗之人,这才能在重重阻隔之下依旧坚持。
再加上龙形纳戒本就是上古龙族在空间灵宝上的大成之作,其中所蕴至理即便今时来看亦是高屋建瓴,这才又让陈景云少走了不少弯路。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陈景云并非只知埋首悟道的呆子,在结合了佛家对空间本源的推测与想象之后,陈观主终于参透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精微妙理。
秘境中的景象瞬息万变,寻常修士即便见了,也绝难揣度其中的真意。
而纪烟岚与聂婉娘因为不敢过多搅扰、卫九幽和舜易又自重身份不肯窥探,因此似这般以五行之精为基石,重演地、水、风、火的惊世手段,居然就这么默默地进行着。
要是陈景云此时能够分出哪怕一丝心神,恐怕都要强令众人从旁观法,似这等关乎造化之道的天地至理,也只有在修士初通道理之时才会显露端倪,从而变得有迹可循,一旦错过,就算陈观主自己怕也再难表述清楚。
可叹呐!好好的一场可以观摩混元造化之道的机缘,就这么被纪烟岚等人白白错过,以后再想窥探一二时,怕是千难万难!
山中无岁月,转眼又是三载,其间闲云观与北荒各宗虽然时常会有小摩擦,但是因为有莲隐宗与禅音寺从中斡旋,倒是并未发生大的争端。
紫极魔宗遍寻曲炼裳多年未果,如今终于安分了下来,南北修行界中也似乎一切都与往日并无区别,倒是闲云观这边出了一件举宗欢庆的大喜事。
元月十六日,怀孕六载的涂山轻歌终于产下一子,此子出生之时紫气天降、地涌甘泉,虚空之中似有仙音和鸣,之后方圆百里的灵禽尽皆衔来献礼,一时间,整个伏牛山为之轰动!
邪魅宝宝:爹地,你老了 玉馑
而就在一众闲云观高层欢声笑语齐聚青灵峰寝殿之外时,被纪烟岚抱在怀中的小小婴孩却忽地冲着远处的辰翠灵峰方向“咯咯”而笑。
杀戮之中的盛宴 杨小远
众人发觉有异,连忙回头细看时,却见陈景云闭关的那座秘境门口,不知何时已经显露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乍现身时,非但身形佝偻、面容枯槁,就连气机也与死人无异,岂料一步踏出之后,一方天地竟然随之星旋斗移,就连只在大能境修士感知中的那条光阴长河似也再不能对他有所牵绊!

o947b精彩絕倫的小說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四十七節 劍走偏鋒鑒賞-1vn7u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又在妙莲峰上耽搁了两日,纪烟岚终于动了前往紫极魔宗的心思,于是便请三宗大能一同起身。
遮天莲台不入穹顶罡云,而是带着骇人的威压专往名山大川巡游,七位大能境修士气机稍显,所过之处沿途各宗尽皆大开山门,更有众多元婴境修士道左恭迎。
中州盛景绝不是贫瘠的天南之地可比,季灵等人霸占着莲台上的一座高亭,俯瞰着下方的如画河山,心中除了赞叹之外,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其中。
不愧是陈观主的徒子徒孙呀,一个个的都免不了有些小家子气,见到人家只几个元婴境修士就能占据一座上好的修行道场,皆不由打心底里往外泛酸水儿。
“弟子观这些北荒宗门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却因何每家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小师叔,您既然常年往来南北,想必知晓其中缘由。”姬倾城托着香腮,故作不解地问道。
柴斐心中好笑,胖脸上作出一副微怒的表情,哼道:“臭丫头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竟还敢来套我的话,真是皮痒了!”
孟不同此时也来凑趣,嬉笑着为季灵与柴斐斟上一盏灵酒,言道:“小师叔,我等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理出一些症结,只是在大势上还有些看不通透。”
一旁的彭逍正与彭遥一同观景,见柴斐笑而不语,于是接话道:“一株大树已经有了五条粗枝,荫盖之下,其余枝叶共生尚可,想要出头却难。”
“唉,就是这个道理,那个什么大化天魔道就是例子,它若是一个正道宗门,想必还有几分希望,只可惜生在了魔门的枝杈之下,自然难有善终。”彭遥轻叹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嘻嘻!好在师祖他老人家早有先见之明,将咱家这株幼树种在了北荒之外,虽说土地贫瘠了一些,却终究能够见到日头,免了被遮掩的命运。”姬倾城嬉笑着道。
“小师妹所言甚是,不过这还只在其次,我倒觉得……”
眼见着几个小的越说话越多,一直悠然品酒的季灵拿指头敲了敲案几,警告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全都老实呆着,再敢胡说八道就把皮给扒了!”
四个小的当年可没少在自家五师叔手底下吃苦头,闻言各自缩头,皆做一副用心赏景状。
遮天莲台上的另一片亭阁之中,诸位大能境修士品茗闲谈之余自然也把彭逍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只见文琛抚掌笑道:
“哈哈哈!小猢狲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句句切中要害,单就这份见微知著的本事,我妙莲峰上的那些小辈就差得远了!”
百里尘舒亦是心中艳羡,随声附和道:“师兄说的是,几位小友钟灵俊秀,皆为人中龙凤,烟岚妹妹,闲云观里有这样出众的弟子,也难怪你要将他们带出来增长见识。”
纪烟岚最喜旁人夸赞自己的弟子,闻言却故作愠怒道:“小辈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胡乱议论北荒大势,今次回去之后定要严加管束!”
昙鸾、巧鸳二人见她这般口是心非,皆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许究与林朝夕亦自莞尔,唯独释海禅师黯然一叹,他这一脉人才凋敝,后辈之中竟无一人能与彭逍等人比肩者。
遮天莲台行的虽缓,但也远超寻常座驾,如此又过了小半日,太虚山已然遥遥在望。
……
魔门圣地气象非常,自然不是沿途所见的宗门可比,随着遮天莲台的到来,离恨魔宫之中随之响起了苍凉的礼乐,待到守山法阵徐徐降下,玄悲子早带着一众魔宗修士迎了出来。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纪烟岚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以在众人相互见礼之时,她则立在莲台之上并未移步,还命孟不同把那个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宗修士提了过来。
一众紫极魔宗高层此时尽皆心惊,想不到莲隐宗今次居然出动了三位大能,其立场之坚不言自明,再算上昙鸾、释海与林朝夕,这阵势,实是多年未有。
犹在与林朝夕寒暄的玄成子一见那名魔宗修士,立时气的须发皆张,大骂一句:“好一个大化天魔道奸细!原来是你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魔宗与闲云观的争端!受死!”
眼见着一道魔影自玄成子的天灵处骤然跃出,直奔那名修士而来,纪烟岚冷哼一声,眉心处剑光一闪,那道魔影就已经被剖成了数段,随后湮灭于无形。
“好胆!玄成子,本尊面前你休想杀人灭口!”
网游之黑夜传说
通过刚才的道念交锋,玄成子已经知晓了纪烟岚的心剑锋锐,暗叹一声之后,目露悲愤之色,答道:“纪剑尊勿恼,此番大化天魔道设下奸计,目的就是让你我两家成为死敌。
虽然奸计最终并未得逞,但我魔宗修士也因此损失了数百精英,就连我这弟子也险些命丧曲炼裳之手!”
欣欣擒愛記 韓景何
众人见玄成子说的凄凉,都把目光转向了他所指的杀千幻,见杀千幻虽然表面无碍,但却神魂萎靡,显然已经伤了本源。
场中之人哪个不是经年老鬼,不用想也知道紫极魔宗已有低头之意,否则也不用演上这么一出无用的苦肉计。
瞥了一眼立在玄成子身后的杀千幻,纪烟岚脸上寒意更浓,周身气机也随之节节攀升,好半晌似才强压怒火,指着玄成子道:
重生英國當文豪
“你当本尊是三岁的孩童,还是觉得我闲云观没有搜魂之法?事实摆在这里,岂容你来狡辩?”
“纪烟岚,休要欺人太甚!紫极魔宗若是真想对你天南不利,就不会只派出这样一个小角色,若非我魔宗今次确有失察之责,又岂会容你在此放肆!”
玄坤子此言一出,场中气氛立时一僵,文琛、许究面色阴沉,昙鸾、释海压后一步,林朝夕古井无波,百里尘舒目光闪烁。
“锵!”的一声,纪烟岚执剑在手,三尺青锋直指玄坤子,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言道:
總裁的鉆石婚約
“玄坤子,你在我家那位眼中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如你我战上一场,且此战无论输赢,我都扭头就走如何?”
最強紅包皇帝
此言一出,文琛与昙鸾、许究尽皆心下一突,他们三人对纪烟岚知之甚深,知她已然起了杀念,心中皆道:
“不想刚刚几句话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不过事已至此,就看玄坤子的反应了。”
而玄悲子等人此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到纪烟岚居然剑走偏锋、不再纠结,莫非早就打了息事宁人的主意?
魔宗众人之中,只有杀千幻在纪烟岚话音未落之时就已经寒毛乍起,且还惊出了一身冷汗!
眼见着玄坤子就要张口答应,连忙传讯玄悲子道:“掌教师伯,此女已经动了杀心!切莫忘了闲云子的道器分身!”
玄悲子闻言面色大变,知道纪烟岚若与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合力,玄坤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哈哈哈!纪烟岚,旁人敬你,那是在给闲云子脸面,本尊今日就让你知道何为——”
“玄坤!退下!”
原本将要御空而起的玄坤子乍闻自家师兄的这声断喝,不由心头一紧,他们师兄弟感情甚笃,玄悲子等闲不会对他疾言厉色!
恰在此时,远天处忽地飞来两道遁光,众人以道念察之,却是遁世仙府的齐道痴与另一位元神境修士联袂而至。